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025章 往日情怀
    祝贺接电话的语气把我吓了一大跳,她本来红扑扑的小脸蛋接完电话后就变的苍白无力了,我心想是不是林薇在火车上出什么事情了?我有些担心的拉住祝贺的小手,关心的问道:“祝贺姐,怎么了?刚才是谁的电话啊?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的不好看呢?”

    “不好了,不好了,苏淑住院了,我们要马上回去照顾她,听说特别危险!”

    祝贺的小脸蛋变的特别的严肃和认真,我一听是苏淑住院了,想她也就是得什么一般的病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我轻声的安慰祝贺:“没事的,祝贺姐,你不用担心,苏淑可能是感冒了,停会儿我们回去看她就行了。”祝贺的小手紧张的抓住我,担心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我不由自主的把娇弱的祝贺搂在怀里。等祝贺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原来今天早上苏淑在操场跑步锻炼身体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旁边飞过来的一颗铅球砸中脑袋,铅球是在操场上练习推铅球的同学推过来的,说来也巧,偏偏砸中苏淑的脑袋,这可不得了啊!苏淑马上被同学们送到了中日友好医院里进行治疗,现在听说她的情况十分的危险,医生正在紧张的进行着抢救手术呢。学校领导为了学校的声誉着想,现在暂时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公开,连苏淑的父母都没有通知,仅有少数的几个老师和同学知道。刚才就是她们的导师打过来的电话,导师希望祝贺能去医院照顾一下苏淑,祝贺和苏淑不仅是一个宿舍的姐妹,而且关系还十分要好,去医院照顾她找祝贺最合适不过了。

    听完祝贺的话,我的心情也很沉重的,是啊!被一颗铅球砸中脑袋,估计生命都会有危险啊!苏淑毕竟是我来北京的第一个亲密接触的美女,再说了她对我也很不错,尤其是在床上,我也得去医院看看她。

    就在我们心情都很沉重的时候,祝贺的手机又响了,平常听起来很悦耳动听的音乐今天听起来竟然有些恐怖,祝贺听到她的手机响声竟然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我关爱的扶助她,平静的说:“别害怕,没事的,接吧,看看医院怎么说,你就说我们马上回去。”

    祝贺白皙的小手颤微微的打开手机,接通了。

    “喂,祝贺,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啊?是不是不欢迎我来北京啊?”

    祝贺一听是林薇的声音,她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我还认为是——你到哪里了,什么时候到北京?”

    两个人在电话里简单的聊了几句废话,就挂了电话。等祝贺把手机放到她的小包里,她告诉我林薇坐的火车马上就要到北京了,于是我们两个人手拉手的走出小饭店,向北京西客站出站口走去。林薇马上就下火车了,先把她接到,然后在去医院看苏淑吧!

    早上七点二十八分整,从河西市到北京西的特快1688次火车正点到站,我和祝贺伸长了脖子在人群中急切的寻找着林薇。老远我就看到她了,无论穿不穿衣服,对于她的身体我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熟悉的。林薇今天穿了一件十分漂亮的风衣,配上她那性感高挑的身材,的确特别好看。如果换了以前估计我的小弟弟一定会不安分的蠢蠢欲动了,但是今天我的心中却感到酸溜溜的,这样漂亮的一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竟然晚上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郑向前哪会受这样的窝囊气啊!别看她大老远的跑来,我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的,哼!

    祝贺因为苏淑的事情,一直心神不定的。她站在我的前面,还焦急的问我:“向前,你看到林薇了吗?我怎么看不到她啊?”

    我理解祝贺的心情,就伸出胳膊来向前方指去:“看到了吗?穿风衣的哪个就是林薇——姐姐。”

    本来我不想在叫她姐姐了,但是想到现在祝贺的坏心情,我还是看着祝贺的面子按以前的称呼吧,我可不想让真正关心疼爱我的祝贺现在因为我的事情心情更加的不好了,现在她的心情就够坏的了,心疼一个人就要考虑她的感受,这是谁说的啊?反正是我向前今天做到了。

    祝贺顺着我的手指看去,她也看到林薇了。祝贺高兴的挥动着她的小手大叫道:“林薇,林薇,我们在这儿!”

    这个时候林薇也看到我们了,她也高兴的向我们打着招呼。我又看到了那张熟悉而俊俏的小脸蛋,可能因为当老师时间比较久的原因吧,林薇的脸蛋看起来给人一种比较严肃的感觉,当然这种严肃丝毫不会影响她动人的美丽,反而增添了她作为知识女性的魅力和性感。平常在学校她的穿着也很朴素。老师嘛,就是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在学校里教书还穿着那么时尚性感干什么啊?大家是来学校教书育人的,又不是来拉客的。对于她的这一点我的确很是佩服的,原来我也认为她不是很爱打扮,但是等和她有过亲密接触以后我才明白那是我对她的一种误解,其实她是一个十分爱美爱打扮的漂亮时尚女人,只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不得不穿着正统一些,就象她严肃的知识分子的外表给人一种高雅文儒的感觉,但是她在床上的风骚劲也丝毫不比那些五星级大酒店的小姐们差多少。尤其是后来,每当我们在床上亲密接触完以后,她知道我这个时候爱抽一只事后烟,她就穿上迷人的超短群去给我拿烟,有时候就只穿那件几乎把她那整个诱人的屁股蛋儿都露出来的真丝小三角裤衩去给我拿烟。有一次我问她是不是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她也穿这样性感的露着屁股蛋儿和茂密的深林的小裤衩,其实我问这样的问题是故意逗她玩的,谁知道她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林薇用她修长的手指梳理了一下被我刚才搞的乱糟糟的头发,俏皮的说:“你个小傻瓜啊!我穿不穿裤衩你们又看不出来,有时候天气热了,我就不穿裤衩,呵呵,没想到吧?”

    我的确没想到,外面穿着十分朴素的老师里面会故意没有穿内裤,我的天啊!我笑呵呵的说:“林姐,你作为人民教师未免也太浪了吧,这样的话会把我们这些天真无邪的少年教坏的啊!”

    “教你个大头!你还是天真无邪啊!我看是个天生的大色狼还差不多!”

    林薇还告诉我一件我根本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一天午休后她想穿裙子去上课,因为上午是穿牛仔裤上的课,天气特别的热,所以她就没有穿内裤,下午换上裙子的时候一下子忘记穿内裤了,当讲起课来以后她才发觉没有穿内裤,那一节课她没有讲好,总是担心万一来一阵大风把裙子刮起来,可就是在全班同学面前春光大泻了,那她老师的颜面还不丢尽了啊!

    我却十分懊悔的说:“唉,你也不告诉我,如果我知道的话,呵呵,在课堂上看看你没有穿内裤的大腿该多好啊!真是可惜啊可惜!”

    她柔情万分的打了我的头一下:“你个小色狼,在床上还没有看够啊?非得想在讲台上看人家没有穿内裤!”看我烟抽完了,就粉臀一撅一撅的下床去给我拿烟。她走路的姿势特别好看,尤其现在两个诱人白嫩的大屁股在我的面前扭来扭去。取烟回来,她的前面神秘的幽谷时隐时现,那一丝窄窄的小布条根本遮挡不住什么,反而更加的增添了女性的性吸引,我那刚刚奋力工作完的大东西禁不住的又蠢蠢欲动了。

    林薇帮住我点着香烟,我把还拿着打火机的林薇的玉手猛的拉到我的跨下,笑呵呵的说:“林姐,你害人不浅啊!刚才看你走路性感迷人的样子,现在的我又抬头挺胸了!”林薇的小手一下子碰到我刚刚发硬的东西,她温柔的握住他,轻轻的抚摩着。

    “人家还没有让你享受够啊!这么快又想要了。刚才我走路的样子你喜欢吗?”

    她认为我是夸奖她走路好看呢,其实我是看到她走路的时候,因为她穿的小三角根本遮掩不住她诱人的神秘地带,迷人的桃花园若隐若现的样子才把我勾引起来的。当然了她走路也是很好看的,不过现在谁还有时间观察她走路好不好看啊!我淫荡的笑了一下。

    “我的傻姐姐,我是说你刚才去给我取烟的时候,你的小妹妹若隐若现的样子实在是迷人啊!你看我现在都硬起来了!”

    “让你再说!你个小淫虫,整天光知道那事。”

    林薇的小手一下子紧紧的捏住我逐渐强大起来的雄壮,她徉装生气的样子伸出一只玉手来轻轻的打着我的:“叫你这个坏东西整天想那坏事!”

    看着娇羞可爱的林老师在我的怀里撒娇,我抽着香烟笑呵呵的说:“林姐,你也不能全怪我的小弟弟啊!如果不是你的小妹妹在他的面前走来走去的勾引他,他也不会硬的想找到你的小妹妹里面去享受啊!”

    被我取笑的林薇小手更加的用力了,她性感迷人的樱桃小嘴轻启道:“你这个坏东西,还怪我勾引你,你再硬我就给你咬掉!”

    说完,她还故意张开小嘴装着吓唬我的样子。我呵呵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还想帮我吹萧啊!既然你想吹,你又是我的老师,我怎么好拒绝你呢?你慢慢的吹吧,我抽着烟好好享受啊!”

    林薇的小脸蛋涨的绯红,她全然没有了在讲台上讲课时候的严肃,现在她就象一个完全陷入情网的小女生一样躺在我的怀里撒娇呢!一看说话她斗不过我,她也就不在和我斗嘴了。她一边用白皙的小手轻轻的套动着我的小弟弟,一边撒娇似的问我:“小色狼,你们男人把这个叫什么?叫小弟弟?”

    看着她一脸的好学神态,我也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这个小弟弟的名字全都告诉了她。我给她细细的讲解起来,一般的话呢,大家都叫他小弟弟,不太雅观的称呼叫老二,这是统称,各个地方也有各个地方的独特叫法,比如河南就叫他鸡巴,陕西呢就叫他锤子,也有的地方叫鸟。总而言之,这个家伙的名字特别的多。

    林薇听的特别的认真,她还可爱的的问我道:“陕西叫锤子啊?那在陕西如果用锤子的时候怎么说啊?”

    我在她秀气可爱的小鼻子上亲昵的捏了一下,夸奖似的说:“真不愧是我的老师,提问的问题就是深刻。”

    林薇温柔的把我的手打掉:“别用力摸我的鼻子,再摸就变大了,变的就不好看了,你快点告诉人家嘛,陕西人用锤子的时候怎么说啊?如果他们说‘把你的锤子给我用一下’不就相当于我们说‘把你的小弟弟给我用一下’吗?哈哈,那岂不是把人笑死啊!”

    我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林薇,不愧是老师,连怎么用都想到了。我告诉她在陕西人们一般不说锤子,而说榔头,如果说锤子的话呢,指的就是现在你正在爱抚的这个大家伙。“锤子,榔头,鸡巴,老二,呵呵,他的名字还真多啊!”

    “你知道为什么他的名字这么多吗?”

    林薇为难的摇摇头,我摸着她可爱的头说:“这是因为他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太重要的缘故,你想,人类的繁衍离不开他,他能不重要吗?就连你这个小傻瓜,不是每天也离不开他吗?”

    “讨厌拉,又取笑人家!”

    “向前,向前,林薇给你打招呼呢,你怎么了?”

    正沉浸在往日幸福的情怀当中的我,忽然被祝贺给叫醒了,我顿时清醒过来了,现在林薇已经到了我的身边了,还是以前哪个带有知识女性魅力的漂亮女人。

    林薇笑了笑:“怎么了,向前?见到老师也不向老师问个好啊?是不是怀里抱着美女就把我这个当老师的给忘记了啊?”

    现在祝贺才意思到她还在我的怀里呢,因为刚才我给她指林薇的方向时她正好站在我的前面。祝贺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挣脱出我的怀里,我故意把祝贺想挣扎的身体抱住,示威似的说:“怎么?尊敬的林老师刚来北京就想教训我这个学生吗?我好歹也是大清早就起来跑到火车站来接你了,不至于一下火车就大发师威吧?”

    林薇怔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话。她料想到我因为误解了她肯定会生气的,但是想不到我会这么生硬的回答她,虽然她知道我哪天打电话的时候误解了她,这次来北京就是想向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情的,当然了,暑假中她一个人在河西市呆着也很寂寞,也想和我在床上覆雨翻云的享受人生了,这也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祝贺听见我这样生硬的顶撞林薇,她猜想别是因为自己这些日子和向前走的太近,向前才有些冷落林薇了。林薇和自己是很好的姐妹,她们两个人都喜欢向前,以前也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发生过任何的矛盾,现在她也不想因为这个而发生矛盾。于是祝贺连忙打着圆场说:“林薇,我的一个舍友苏淑住院了,现在我们得先去医院看看她,回头我们姐妹在好好聊聊,好吧?现在我们先去医院吧!”

    祝贺拉起林薇走了,看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祝贺笑着说:“怎么,是不是看到什么美女了,我们现在要去医院看望苏淑呢,你不会不想去吧?”

    我自然要去的,谁说我不去了?我绷着脸跟着她们一起走了。现在苏淑在医院了,不知道伤势怎么样了?说实话我也很担心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