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色笑话  »  畸情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我自认为在这个村子里自己是一个最漂亮的女孩子,虽然我个子不高,才158
,而且皮肤也有些发黑,可我发现自己的眼睛很有神,黑黑的,大大的,亮亮的,
我的眼睫毛很长,往上翘着。

  我的眉毛也很美,又黑又长又齐整,从来不用描眉。我的嘴虽然大一点,但
是唇薄厚适度,非常性感,牙齿也特别的白,我经常自己一个人对着镜子微笑,
这笑容简直就是一个小美人。

  我的乳房很大,圆圆的鼓鼓的,像是要把我的衣服涨破,可是腰却很细,村
里人说我是大奶子马蜂腰。我的屁股也是圆圆的鼓鼓的,自己就能感觉到那是两
堆结实的肉,每当走路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和屁股是颤巍巍的。

  因为看过很多的电影、电视、和录像,我就经常学习那些明星的样子,挺胸
提臀,伸长脖子,下巴微翘,高傲举头,就像个傲慢的小公主。我的目的是为了
吸引那些男孩子。

  自从董事的时候起我就不爱学习,就希望哪一天,有一个男孩子能把我抱在
怀里,亲吻我的嘴唇,抚摸我的全身,我会把一切都给他,也好让我尝尝做女人
的滋味。

  我经常听那些做过那种事情的女人说,那感觉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最销
魂的时刻,那一瞬间胜过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东西。

  还有人说:黄泉路上没老少,今天晚上睡去,明天早上也许醒不过来了,人
活着就该享受一切,如果死去了,再想干什么都晚了。

  其实我知道这想法是不对的,可就是这种想法最容易让我接受。我喜欢吃好
的,穿好的,更喜欢玩,就是不爱学习,我最喜欢的,还就是那种男女之间的事
情。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越是在男孩子面前展示自己的姿态,那些男孩子就
越不敢接近我,他们说我太傲气,说我盛气凌人,就不敢来碰我。这下子可苦了
我了,自己现在都十八岁了,可以说这是女孩子最好的时光了,却没有一个男孩
子来碰我。真急死我了。

  在一个录像片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手淫,晚上我一个人躺在炕上,幻想着有一
个男孩子爬到我的身上,亲我的嘴,抚摸我的周身,我试探着把手伸进自己的两
腿间,抚摸着自己的阴核,摸着摸着,我周身麻木了,酸楚了,过电了。

  我索性把手1伸进自己的阴道里猛抠一阵子,顿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涌遍我的
周身,我自己把两腿伸直,屁股往起挺,胸部也往上挺,手用力的往里插,伴随
着一阵痉挛,我身子出汗了,虽然没有别的男人,可我还是找到了那种感觉,好
死了,做梦都没有想到像我这样美丽性感的小女孩子的第一次,竟然会是手淫。

  在我生活的道路上,在我空虚寂寞的岁月里,我终于能够“自给自足”了。

  现在我不缺吃,不愁穿,也得到了手淫对性苦闷的弥补,我知足了。我感觉
这段生活是美好的了。我只希望这种平静的生活能够进行下去,我是个没有目标
没有前途的女孩子,我别无所求了。

 ∩是生活是不能预测的,没有多长时间,这美好的一切都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爸爸去世了。四十多岁的妈妈一刻也离不开男人,她天天托人给自己介绍对象,
那情形就像一条发情的母狗。

  有人说妈妈“傻”,也有人说妈妈“骚”。我想,也许女人越大,对那种事
情的要求就越强烈吧,我真想告诉妈妈用“手淫”也能解除“饥渴”,可我听几
个老女人说,如果女人和男人干惯了那种事情,即使用胡罗卜也不管用的,非得
找个男人干一下子不可,所以我就没有去向妈妈传授手淫的经验。我知道那对她
们这个年龄的女人是不管用的了。

  没有多久,妈妈就和一个外村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好上了。我也不知道是别人
介绍的还是自己达格的,那个男人是个农民,他外号叫“闫大虎”。多少还有点
文化。他生活并不富裕,老婆死了。他的儿女不想让他再找老伴,可他说什么也
不听。因为他性欲非常强烈,人们都说他“虎”,都说他就是那种一天也离不开
女人的男人。他逢人就让给他介绍对象,说自己不能单独生活,关键是“有要求”

  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他,也都知道了这句话,人们经常用这句话互相调侃。

  “有要求”就成了人们的口头禅。

  不管大家怎么说,可他真的很能干,又种粮食,又种菜,有时候还赶着毛驴
车到城里卖菜、拉脚,天天还要喝点衅。才五十多岁,他的头发就全都白了。

 ∩脸上的皱纹不多,眼睛很有神,滴溜溜的总是不停的转。有人说那是“傻
气”,也有人说他很有心计。

  他身材高大,肌肉发达,胸肌很好,胳膊腿都很结实,而且脸也不怎么黑,
不但眼睛很大,而且是鼻直口方,是个很标准的庄稼汉。和妈妈接触没有几天,
他就张罗着要和妈妈结婚,问妈妈要多少财礼钱,妈妈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开口
只要了四千元钱,他一口答应给妈妈六千,妈妈很高兴,可有人背地里说这个叫
闫大虎的男人简直是有点傻。

  忘了给大家介绍了,我还有个哥哥已经十九岁了。他是个白面书生,就知道
念书,什么也不管,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不太关心。

  闫大虎用他的毛驴车分四次把我们全家连人带物运到了他们村子,运到了他
的家里。这些东西把他仅有的两间房塞的满满的了。

  由于他们家里所有的亲属都反对他和我妈妈结婚,所以他没有举办婚礼。他
的孩子也都结婚了,一直是孤身一人,现在把我们娘几个接过来就算[全本完结]婚了。他
家是两间房一铺炕,一进门就是外屋,土炕在里屋南侧靠窗户。

  晚上我们四个人睡在一铺炕上,而且是天刚黑,他就把被子捂好了。也不让
我们看电视,火急火燎的招呼大家上炕睡觉,我和哥哥很不情愿,可妈妈非常响
应他的号召,顺从的上炕了。

 』上一共捂了四床被子,妈妈和那个男人挨着,我和哥哥挨。我和哥哥刚刚
钻进被窝的时候,那个男人就把灯关了。

  哥哥真是个呆子,什么也不想,很快就睡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又不好弄
出响动来,只好装睡。我听见妈妈和闫大虎他们两个人在枕边轻轻的嘀咕了几句
然后就开始动作,我猜他们一定是在自己的被窝里都把背心和裤衩脱了。因为那
被子发出了嗦唆的响声。

  他们各自忙了一阵子,然后就停了下来听听我和哥哥有没有什么动静,接着,
妈妈就掀开那个男人的被子钻了进去,看得出来是两个光光的身子紧紧的搂在了
一起,他们两个人拼命的亲吻着,那嘴巴不停的吸吮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

  妈妈气喘吁吁的对闫大虎说:“你快上来吧,我实在受不了啦。”

  那男人翻身爬到了妈妈的身上,眼看着他的屁股把被子拱的高高的,然后用
力压了下去,就听妈妈“啊哟”一声,紧紧的搂住了那个男人。那男人一动不动
的紧紧的压在妈妈身上,轻声的说:“我已经全插到底了,你舒服吗”?

  妈妈说:“好,好死了,舒服极了,你比我那个死鬼强多了。比他硬多了,
也比他大多了。他那个人鸡巴不大还软达哈的,也不停时间,上来就放,一点也
不舒服。我这辈子跟着他,那是亏透了。从来就没有舒服过,今天能碰上你这样
的大鸡巴,那是我修来的福啊,我的身子就给你了,你就随便干吧。有多多大劲
使多大劲,我知道有人说你虎,可我也知道你干这事最有劲儿。”

  那个男人用两胳膊把上身支撑起来,屁股用力的一起一落的在妈妈身上冲击
的,感觉特别凶狠,妈妈不停的轻声呻吟着,我浑身像火烧一样难受,自己把手
指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了开始抠动。

  那男人在妈妈身上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开始动作
很轻,大概是怕我们醒了,可后来就忘记了我们的存在,估计他心里一定在想,
即使是我们哪个醒了,也不能声张。也许是到了关键时刻,男人是无法控制了,
那妈妈呢,大概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是不能控制自己了。

  那男人猛干了一阵子,最后发出了一声沉闷喘息,爬在妈妈身上不动了,妈
妈紧紧的搂着她的屁股,不停的喘息着,轻轻的说,“你可干死我了,好爽啊,
好舒服呀,碰上你,我这辈子算没有白活呀”

  我浑身哆嗦,热血沸腾,难道让一个强壮的男人干上一下子,对于一个女人
来说就那么幸福吗,我的手指在你自己的阴道里用力传动,我的里边一阵痉挛,
浪水流了出来。

  闫大虎体质真好,他躺在妈妈身边休息了没多久,就说“我又硬了,我还想
干你一次”。

  妈妈说:“你能行吗”?

  他说“行”。

  妈妈说:“那就上来吧”。

  他急忙又翻身上马和妈妈又干了一回。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夜他们一共干了四次。最后一次那男人说“我鸡巴很硬,
可身子有些不听使唤了,可我还想干,你看怎么办呢,”

  妈妈说“我把屁股递给你,咱们就这样侧身躺着,你就抱着我的屁股干吧。”

  他真的就侧身从妈妈的屁股后边插了进去,妈妈的屁股用力的往后撅,他就
抱着妈妈的屁股用力的干,我而且还发出了“趴趴”的响声。我真不明白,妈妈
屁股那么大,撅的又那么狠,他的鸡巴是怎能插到妈妈的阴道里边呢?能插进去
吗?那屁股不碍事吗?

  他们这么干,就不怕我们醒吗,就不怕我们看吗?也许这个男人真的是虎,
也许妈妈真的是骚,也许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我也听人说“做爱是最神圣的,
胜过一切……,我可知道农村的猪狗配种的时候用棒子打都拆不开,也许男人和
女人到了那个时候,也是忘乎所以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我醒来,天已经大亮了,炕上就我一个
人了,哥哥早已经上学去了。妈妈和那个男人下地干活了。地桌上摆着饭菜,我
冲忙的梳洗一番,开始吃饭,我一边吃着,一边想晚上的情景,男人和女人的事
情总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这一天,哥哥放假,妈妈让我和哥哥到自留地里除草,她就和闫大虎赶着毛
驴车到城里卖菜去了。他们说中午不回来了,让我和哥哥自己弄点吃的。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愿意干农活,哥哥也不爱干,我们就坐在茂密的庄家地
里唠嗑,干一会唠一会。我问哥哥在学校有没有女生追他,他说没有,

  我说:“就你这个样子,成天就知道念书,有人追你也不知道,男女之间的
事情难道你一点也不想?”

  哥哥说:“怎么不想,我也想,可我总在这方面控制自己,我想等考上了大
学,有了工作在考虑也不晚。

  我说“如果有个女孩子主动给你,你干不干呢?”

  哥哥说:“我也没有碰到,要是碰到了也得体味一下子。男人和女人就是这
样一种动物,天性是要往一起贴的。”

  我听了哥哥的话,感觉他是有些邪念了,就急忙又说“妈妈天天晚上和那个
男人干那种事你知道吗?”

  哥哥说:“我稀里糊涂,脑子里总是课程和将来的工作,没有太注意他们做
些什么”

  我说:,“你真是个傻冒,我可是天天晚上装睡,到半夜就偷偷的看他们做
那种事,那个男人一夜和妈妈能干好几次呢?”我说着话是,身子有些热了,喘
息都有些急促了。哥哥终于用眼睛盯着我这一起一浮的乳房,身子也有些躁动了。

  我望着哥哥瘦弱的身子,远不如那个男人的结实,哥哥的那个东西会是什么
样子呢,如果能硬起来,爬到我的身上,插到我的下边,总比我的手是指头舒服
吧?

  几声闷雷,天突然下起雨来,哥哥拉着我就往村子里跑,跑到家里,我们两
个全都湿透了,我望着哥哥,哥哥望着我,我们都笑了。

  哥哥的衣服全贴在了他的身上,把他显得更瘦长了,我的衣服也贴到了身上,
把我的乳房显得更高更大更丰满,我故意在哥哥的面前挺着胸,哥哥的眼神已经
是迷蒙的了。我故意把屁股翘起来,不停的拍着水说,你看我这屁股全都湿透了,
裤子都贴到屁股上了。

  哥哥呆呆的望着我,像傻了一样。我急忙说:“来吧我们都把衣裤脱下来洗
洗换换吧”。我当着哥哥的面就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都脱了。只剩下一个三角裤
衩和乳罩。哥哥望着我的身子惊呆了。

  他喃喃的说:你的个子不高可是体型真好。

  我急忙走过去说:“你怎么还不脱呢,来,让我给你脱吧,脱下来我好一块
洗洗。”我伸手就给哥哥脱衣服和裤子,我故意把自己的乳房和屁股往哥哥的身
上碰,哥哥的身子在发抖了。

  我拿了一个毛巾走到哥哥身边说:“来,我们先互相擦擦身子然后我再去洗
衣服,”我说着就给哥哥擦拭身体,擦到下边时,我说:“反正这屋子也没有别
人,妈妈他们中午也不能回来了,你就把它裤衩也脱了吧,我把下身也给你擦擦”

  哥哥不知所措,我硬是把他的裤衩也脱了下来,哥哥也没拒绝,我终于看到
了男人的那个东西,一个像胡罗卜一样的肉乎乎的小东西,有气无力的在哥哥的
两腿中间垂下了,我有些糊涂了。在录像里我看过男人的这个东西都是很大的,
像一根木棍子,能把那些女人给插的嗷嗷叫,可哥哥的这么小,能插到我的阴道
里吗?我看够呛。

  我故意在哥哥的那个地方反复的擦拭着,终于他的那个东西硬了起来,比原
来大多了。也长多了。

  我说:“哥哥,你也给我擦擦身子吧,”我索性把乳罩和三角裤衩都脱了让
哥哥给我擦身子,哥哥望着我的光溜溜的身体,他的手哆哆嗦嗦,脸上的表情也
极为复杂,汗也下来了,当他的毛巾挨到我的乳房时,他身子发抖了,手也不听
使唤了。

  我干脆把自己的全身都朝他贴了过去,他仍掉毛巾,一把搂住了我,我也紧
紧的抱住了他,我们也开始接吻了。这一吻,他的那个东西更大了更硬了,暴涨
了。他摸摸我的乳房,摸摸我的小腹,又摸摸我的细腰,然然就把手伸到了我的
阴部抚摸着我那浓密的阴毛。

  我的下身开始流水了,里边已经是如同泉涌了哥哥的手在我的阴部摸了一会,
又去摸我那圆圆的屁股,不停的夸奖我的屁股形状好看,我发现他的鸡巴已经是
青色的了。那上边就像鱼网一样有许多青色的血管,

  哥哥的那个东西像一个小香蕉,弯着,往上翘着,我知道他们是想要做什么
了。我急忙说:“咱们也像那个男人和妈妈那样做吧,”

  哥哥声音颤抖的说:“那行吗?我怕……”

  我急忙说“怕什么,快来吧”我急忙上炕,躺到了那里,分开两腿,迫不及
待的用我的双手把我的阴唇扒开了。那里边已经不停的往外流水了。哥哥急忙上
炕,跪在我的两腿间,拿着他那个细长的东西对准我的阴道就插了进来。

  结果他的那个那东西刚刚挨到我的阴毛上就哧哧的往外射精了,哥哥啊了一
声急忙爬到我的身上紧紧的搂着我的身子不动了。他搂着我的身子气喘吁吁的说
“太好了小妹,太好了。好死了,好极了,我幸福死了,这我就足够了。我就满
足了。我第一次尝到女人了。我这就算没有白活呀”

  我万没想到哥哥一个大小伙子会是这个样子,我非常生气的说,你满足了,
我没有满足啊,哥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你应该插进来,让我真正的舒服一回,
这样子我难受啊,你能再来一次吗?往里插,插的越狠越好。

  哥哥上来又开始往里插,还着急的说着:“我这个东西也不硬啊,这可怎么
办啊,”他一边捣鼓着那东西,一边不停的摆弄着,可怎么也不硬,我心里急的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哥哥说:“你把腿分开点,把你的那里用力扒开,让我在试试。

  我急忙分开双腿,用手在一次分开阴唇,浑身冒火的盯着他的鸡巴,他爬到
我的身上,然后把那个软弱的东西一次一次的往我的阴道里边塞,可怎么也进不
来,他就用两只手来塞,前边失去了支撑,他的瘦瘦的胸部把我压的喘不过气了。

 ∩还是不行,我突然想起录像的镜头。我急忙说:“来吧。我把屁股移动到
炕沿边,然后把腿分开,你站在地下,对准了往里边插,”

  他说“那就试试吧”

  我急忙把屁股移动到炕沿边,他急忙下地,正好他的鸡巴的高度对准我的阴
部,我用力把自己的阴唇分开,他那个软弱的东西急忙对准我的洞穴就塞了进来,
东西到是塞了进来,可还是软软的一点也不硬,他开始像那个男人那样动作,可
就是一点硬度也没有,只是用耻骨来撞击我的阴唇,

  最后他啊哟一声又放了。放的我好难受,我用力把他推到一边说“你真没用,
什么也不是,还不如我自己呢”因为到了这个时候。我非常迫切的想来一次高潮,
可他却不能给我,我只好把身子重新移动回到炕上,然后自己用手开始抠,

  我自己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身子在炕上不停的蠕动着,可怎么也不来高
潮,浑身非常难受。哥哥看到我这个样子急忙说,、”让我用手给你扣吧“,说
着躺在我身边,把手伸了进来,他的手指头很长,一下子插到了我的阴部深处,

  我感觉舒服多了。就高声喊叫起来,“哥哥,哥哥你用力啊,用力啊”

  他就用手拼命的在我的阴部扣动着,我呼吸急促了,不停的喊叫“啊啊,哥
哥哥哥快快快的啊,越快越好……啊,我要死了。我来了我来了,我身子在发烫,
在冒火,在燃烧,就像是一群战马从我身上踏了过来,我嚎叫着,蠕动着,挣扎
着,我的手紧紧的掐着他的身子,

  他“啊”了一声说:“妹妹你掐死我了。我好痛啊”

 ⊥在与此同时,我一阵疯狂,达到了高潮,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非常
的爽快,舒服极了。

  哥哥终于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闫大虎也很仗义,把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
来给哥哥交学费,尽管他的亲属都反对,都当面叫他“闫大虎逼”,可他却说:
“愿意,就这么虎,咋地。”

  妈妈送哥哥上学去了,一个来回就得十多天,本来“闫大虎”也想去,可路
费不够了。就能去一个人护送,只好让妈妈送哥哥去了。

  在家里,闫大虎对我很好,他知道我不爱干活,他每天早早把饭菜做好,放
在锅里,然后就自己出去干活了。晚上,我们两个人炕头一个炕稍一个,翻来覆
去谁也睡不着,我看着他在炕上不停的翻滚着,手在两腿间不停的摸索着,我呢,
受他的感染,把手不停的在阴部里扣动着。

  一声炸雷,惊天动地,像是要把房子给震塌,大雨倾盆而下,窗外电闪雷鸣,
我吓的惊叫起来,蜷缩在炕的角落里,浑身发抖。闫大虎急忙跳过了把我抱在了
怀里,我这娇小的身子和他那庞大的身躯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坐在他的怀里感觉很安逸,很舒适,我不时的用后背去触摸他那肌肉发达
的胸部,感觉那是硬硬的,他的大胳膊很有劲,把我给搂的喘不过气了。可我感
觉是特别的舒服。我调换了一下姿势,我那圆鼓鼓的屁股便在他的怀里移动了一
下。我碰到了一个又大又硬的东西。

  那是录像看过的,一定是和那个东西一边大,一样硬,我能感觉到,就是这
个东西,天天晚上让妈妈呻吟不止,就是这个东西给妈妈带来了无限的幸福,如
果他的这大东西,插到我的小身子里能会是什么样呢,能不能把我的阴道给涨破
呢,我这里能不能装下他这个东西呢?如果他那魁梧的身躯压到我的身上,我会
窒息吗?

  我的身子开始发热了,开始蠕动了。开始焦躁不安了。

  雷阵雨,一会就过去了。外边除了蛙鸣和蝈蝈叫,其他就没有什么声音了。

  我不想离开他的怀抱,她也不想放开我的身子,我们就这样坐了好久,谁也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突然感觉有尿了。就说“我想要尿尿”

  他说:尿桶就在外屋,

  我说“我不敢去外屋,你陪我去好吗?

  他急忙说:好吧,我陪你去。

  来的外屋,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急忙说“你把灯打开吧”

  他说“你不怕我看吗”

  我说:不怕,你想看就尽管看好了。看来也不会少块肉

  他真的就把灯打着了。我来到尿桶边,脱下短裤就蹲了下去,我知道我的屁
股已经让他给看到了。我浑身都在发热,我一边尿尿,心在不停的跳,感觉就像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感觉那事情一定会发生,

  我尿[全本完结]了,站起身子慢慢提上短裤,我知道我的最保密的地方也让他给看到
了。

  他急忙说,“你先等一回,我也尿一泼”

  我急忙说:你尿吧,我等你

  他来到尿桶边,也没有脱短裤,就从短裤的裤管里把那个东西拉了出来,啊,
好大啊,好粗啊,好硬啊,像一门小钢炮,

  他尿[全本完结]了尿,用手把那个东西抖动了一下然后就送了回去,他回头发现我正
盯着他的那个东西,就说:“你,你不怕吗”

  我说:“我不知道”

  他从尿桶那里走到我的身边,顺手就把灯闭,然后就用那低沉的声音说“让
我抱你进屋吧”

  我急忙说“行”

  他伸出两只大手就把我抱了起来,我急忙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我感觉到了
他的心跳,我听到了他喘息的声音。他把我放到炕上,然后就紧贴着我躺下了,
把我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我知道这一切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我也紧紧了搂
住了他。

  我下意识地用我的小脚去往下登他的裤衩,他非常配合的自己就脱了下去,
然后就伸手来脱我的短裤,我也没有拒绝,自己索性把乳罩也解掉了。这回我们
两个全身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

  我用我那丰满的乳房去贴他的胸脯,他用手不停的抓捏着我的屁股,我大胆
的用手去摸他的阴茎,这是我第一次去主动摸一个大男人的阴茎,那东西好大好
硬好光滑啊,我的心不停的跳动,我知道马上就要发生的一切,我真担心这么大
的东西能放进我的身子里吗?

 ∩是一种强烈的欲望支配着我,控制了我,我还是把他的那个东西紧紧的抓
在手里不放

  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爬起来,压到了我的身上,

  我是个丰满的小女孩,他是个强壮的大男人,当他翻身上来的时候,我想起
了农村人说的一句话“两头出稍,中间对齐”,我额头顶在他的胸扣,我的小脚
也就到达他的膝盖,我下意识的分开了双腿,然后自然用手分开了自己的阴唇,
他捏着那根硬硬的东西对准了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已经流水了。已经是水流不止
了。

  我的心跳的非常厉害,不知道这一瞬间会是什么样子,这难道就是一个女孩
子盼望已久的事情吗,这难道就是女人最幸福的时刻吗,我真的要尝试一下是什
么滋味,哪怕是让他把我给插坏了我也要试试,我声音颤抖的说:来吧,你就往
里插吧。我能挺住。

  他把那个圆圆大大的蘑菇头在我的阴唇口磨蹭了几下,然后开始慢慢的往里
送,我不敢喘气,不敢说话,静静的忍受着,感受着,一点,又一点,一段,又
一段,终于插到底了。终于他全身的爬到我的身上,

  我吃惊的问:“你都插进来了吗”

  他说:“是的,插到根了,你痛吗,”

  我说:“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点也不痛,倒是非常的舒服呢,你感觉怎么样”

  他说:“很紧的,真的很紧,我怕你疼,没敢用力,现在看来没问题了。我
要动了。

  他的话让我想起了录像片里的男人在女人身上起伏的动作,想起了女人在男
人身下奇怪的表情,现在我就要体味了。我想那表请一定是奇特的,我急忙说:
你随便把,我真没想到我们女孩子这个地方有这么好的弹性,如同橡皮筋一样能
伸缩啊,我真没有想到你那个东西那么大也能放进来?

  他说:你这个傻孩子,你知道女人生孩子吧,那孩子脑袋那么大都能从这个
动里钻出来,。我们男人这个东西才多大呀,只要是一个女人,就能禁得住男人
干的,

  我急忙说:“我以为我这小的女孩子不能承受呢”

  他说,你不知道啊,侏儒女孩的逼和正常女人一边大呢?

  我急忙说“那你就放心干吧”

  他慢慢的把那个又粗有大的东西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就在快要拔掉的时
候,突然猛地插了进来,这一插让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舒服,我急忙说“好,好”

  他突然加速上上下下不停的抽插,不停的输送,每一下都插到底,我越来越
舒服,越来越快活。我就想要喊叫,我开始呻吟,我这一呻吟,他更来劲儿了更
猛烈了。他用他魁梧的身子不停的撞击着我,我感觉自己的乳房在不停的跳动,、
不停的晃动,

  他非常猛烈,近乎疯狂,我从没有想到我竟然能经得住他强力的冲击,我也
不知道自己身体里那里来的这股力量能挺起他的重压,我会拼命的往上挺去迎合
着他。他向下压,我就像上挺,让他的阴茎插的更深,那东西已经插到底,已经
不能再深了,我们两个还在用力的往一起贴,

  这是为什么,谁也说不清,就是感觉舒服,感觉爽快,感觉幸福,感觉人生
唯一的乐趣,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不管是老少,不管是什么关系,不管
是什么环境,只要那个东西插在这里边,就是世界上最神圣的结合了。上帝啊,
你为什么要造男人,就是为了让他们这样做的啊。

  管他那么用力,我感觉还不够,我开始用手搬动他的屁股,

  他的动作更快了更猛了,更强了,更狂了,他开始出汗了,开始呻吟了。我
也已经疯狂了。我们一起喊叫着到达了高潮,他大吼一声,用尽最后的力气插了
进来,然后就爬在我身上不动了。我紧紧的搂住这个庞然大物,我感觉我的小穴
在不停的收缩着,我每收缩一下,他就幸福的哼一声,

  我这时才感觉自己让他给压的喘不过气了。他急忙翻身躺到了一边,我想去
摸摸他那软绵绵的东西是什么感觉,我知道男人这会儿都会软的,我伸手抓了一
把,大吃一惊,发现他的那个东西一点也没有软,我急忙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没有软呢”

  他说:、“有一种男人很特殊,他的这个东西总是这个样子,软的时候和硬
的时候一个样子,一边的大,我就是这样的,他会给女人带来最大的快乐,女人
什么时候用都行,

  我突然想起录像里边的情节,我急忙说,我上你身上去行吗,?

  他说:没有问题,你、上来好了。我急忙翻身骑到他那庞大的身体上,学着
录像的动作把他的鸡巴竖起来然后对准我的阴道口,我就用力坐了下去,他啊哟
一声就抱住了我的屁股,我就像坐椅子一样上下不停的动着,我感觉自己阴道里
的水不停的往下流着,淌到了他的肚皮上。

  我一边动着一边说“你如果和我好上了,不会看不上我妈妈吧,我听说你们
男人一旦干上了小姑娘,就会嫌弃那些老娘们了,是吗?

  :他说:我可不会的,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现在和你干了,可我照样会喜欢
你妈妈,你们两个是不同的滋味,你是个小女人,你妈是大女人,你这里非常紧,
你妈妈那里很松,可紧有的感觉,松有松的滋味,你们小姑娘身体每个地方都非
常紧,让我们感觉舒服,可大女人身上有很多功夫,脸上有很多表情,这些也会
让男人舒服的,你们小孩子是不会的,所以你们娘两个我都喜欢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搬动着我的屁股上下帮助我用力:“我还就拍你找到了
好小伙,结了婚,结婚后就把我给忘了。

  我说:不能忘,像你这样的感觉,我们在小伙身上也是找不到的,你讲话了,
大人和小孩子感觉不同。今天我就和你玩个够吧,

  我说着又想起了录像里的镜头。我从他的身下下来,跪在炕上把屁股翘了起
来说:,你来吧,从我的屁股后边往里插,我看看是什么滋味,

  他爬起身子,跪倒我身后,怎么也对不上我的阴道,我个子小,他个子高,
我跪他也跪,中间对不上,他急得满头大汗,我急忙说:“这么办吧,我爬到炕
沿上,把屁股翘起来,你下地站着试试看行不行,”

  我说着就爬到了炕沿上,把屁股翘了起来,他下地往我屁股后边一站,高度
正好,他用手扒开我的屁股扒开我的阴唇,他肚子往前一挺,那个鸡巴往前一顶,
嗖的一下就干到底了。这一插真是别有洞天,感觉非常不一样,舒服极了,他抱
着我的屁股,用力的干着,我一个劲的往起翘,给他行方便,他一边干着我,一
边夸我的屁股好看,干着舒服,感觉好,他说“我这一辈子能干上你这样的小屁
股,明天就是死了也行了。”

  我急忙说“你可别死,你要是死了我妈怎么办,我哥哥谁供学费啊”

  他一边用力干着我的屁股一边说“你这一说我真的有点想你妈了,如果现在
她也在场,我把鸡巴从你的这紧紧的小逼里拔出来再插到你妈妈那松松的大逼里,
那感觉更好呢,我说这话你不生气吧

  我急忙说:我不生气,我到也想体味一下三个人一起干的感觉呢,可就不知
道我妈能不能同意,

  闫大虎一边干着我的屁股一边说:“那要看机会了,现在的人可不好说,只
要是享受就被不住能干这人那,能活着就好,舒服就好,享受就好,男人的鸡巴
总能有个小逼插插就好啊。”

  他的话真的就刺激了我,我开始用力的把屁股往他的怀里拱,他的鸡巴也用
力的往我的小逼里插,我们一起到了高潮,他最后一次把鸡巴狠很的插到了底,
然后抱住我的屁股不1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