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色笑话  »  老婆的闺蜜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微微,你是我老婆的闺蜜,最要好的小姐妹,当然,你也非常漂亮。一直来我家玩,我的色心趋使我总是想入非非,不过我不敢,老婆要发现还不得扒了我皮啊。
老婆今天生日,我要好好为她过一下,买了好多菜,她把你也叫来了。晚饭前你来了,进门后甜甜地叫了我一声“姐夫”,然后你们躲进卧室叽叽喳喳说起了悄悄话,还关上了门。而我在厨房忙着烧菜。过了一会,老婆到厨房来,问我“要帮忙吗?”“不用,你们聊吧。”又问:“说什么悄悄话呢,那么神秘。”“嘿嘿,女人当然有自己的秘密啦。”她刚要离开,又折回来,“告诉你吧,我告诉她你喜欢用什么姿势和我做爱呢,嘻嘻。”“啊?这么隐私的事你也和别人说。”我责怪她,“那有什么呀,她也告诉我她男友的鸡鸡有多粗多长的呀,嘿嘿嘿…”我只好摇摇头,这些女人……
“吃饭啦。”我叫你们,老婆去卫生间了,你对我笑了笑(啊,你笑的模样太迷人了),“姐夫真是好男人啊,我每次来都见你在做家务。”“你的男友呢?”“他呀,懒得要命,真不应该找这样的。”“那你找我呀。”老婆不在身边,我终于说了一句调笑的话,“那不是被姐姐捷足先登了嘛,呵呵…”啊,你也喜欢这样调笑呢,我刚想继续说,老婆出来了……
吃饭时,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你不停地给我老婆劝酒,却不劝我,反正到最后老婆醉意很浓了。夜也深了,老婆带着醉意拉你不要回家,就睡在我家里,有房间,床褥都是干净的。我以为你会坚持回家,没想到你没有推辞,留下了。
我们先洗澡,然后对你说随意吧,看电视、玩电脑、洗澡睡觉随你,我们就回卧室了。老婆带着醉意的脸蛋娇艳如花,勾起了我的性欲,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就和她爱爱了。当然,只要我鸡巴进入老婆身体,她就会热烈回应的,这次性爱还是很圆满的,都高潮了两次。爱后,疲劳、醉酒,加上做爱后的兴奋,老婆很快沉沉地睡熟过去。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老是出现你的倩影,老婆叫你留下来,岂不是给了我机会吗?想着想着,刚射过精的鸡巴又翘了起来,这次可是为你而翘啊。就这样,思绪折磨着我,时间却一点一点消磨,已经到了半夜了,我干脆下了床,披上睡衣,悄悄开了门出去。
我发现浴室门缝下有灯光,就走过去贴着门听,传出哗哗的水声,是你在洗澡,此时,我再也控制不住欲望了,老婆正睡得熟熟的,这不是天赐良机吗。我轻轻开了门走进去看浴间,水花淋洒在磨砂玻璃上,朦朦胧胧,玻璃上映出了你的婀娜身材,前凸后翘,奶子好挺啊,我的鸡巴腾的一下抬头了,我要行动了。
我脱掉睡衣睡裤,轻轻拉开玻璃门,“啊!”浴间里传出惊叫声,我把门拉向一边,你一下子双手捂住乳房,吃惊地望着我,“姐…姐夫……你…你怎么……”“嘻嘻,我来陪微微洗澡啊。”我跨了进去,“不…不行的呀……姐姐…姐姐她……”“她睡得很熟的,不会知道的。”“不…不要……姐夫…我不敢……姐姐以后…知道……了…怎么办呀……”但是,你的反应不是那种很害怕很恐怖的,要不然肯定会尖声惊叫的。
“姐夫……你…你出去呀……”我就当你是在说“姐夫,你过来呀”,朝前一迈步,水花中紧紧抱住了你,“啊!…姐夫…不可以的呀……”没等你说下去,嘴唇已贴住你嘴吻了起来,你的两团肉肉都被我胸脯压扁了,“唔…唔……”你在挣扎,但我感觉你的反抗不是十分强烈。我美美地亲着你,舌头顶开你的嘴唇伸进去,在你口腔里到处舔滑,然后含住你舌尖吮吸。在我强有力地环抱下,你无路可退,只好任由我轻薄。在我的亲吻下,你被诱发了心底的欲望,那一丝丝的抵抗也不存在了……
见你不反抗了,我身体稍稍离开,低头含住一个乳房亲着,你扭了一下,“嗯…姐夫…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啊……我……”我不管不顾,两个乳房轮流亲吻、舔吸,手往下摸去,摸到你的私处,“啊!姐夫…那里…那里不可以的……”“可以的。”我站直起来,用嘴唇再次堵住你的嘴不让你说话,手指拨开阴唇,中指滑了了进去。水流中,你的阴道里滑溜溜的,手指在里面恣意地摸、捻、抠、伸缩,没多久就挑动了你的欲望,“唔…嗯……哼哼……”你轻声呻吟起来……
你抱住了我,开始亲我了,舌头也钻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缠绕着,我知道,我已经不会受到任何抵挡了,下面又伸进一个手指,两个手指在你穴里快意挑逗,撩拨你的神经,激发你的性欲,“啊…啊……姐夫…我…我要……”你的手握住了我的似铁肉棍,“嗯…姐夫……你…的…好粗……”“微微要吗?”“嗯…要…要……”到时候了,我抬起你一条腿,龟头找到你的穴口,慢慢朝里插进去,你的下体朝前顶,迎接我的侵入,穴里湿润滑溜,我顺利地把鸡巴全部插进去,腹部紧贴住你臀部……
舌头还在纠缠,手在你肉体上抚摩,我开始抽插鸡巴,肉体相交,水花四溅,“哼…哼…哼……”随着我的冲击,你吐出一连串轻叫声,抱得我更紧了……水柱从我们头上淋下,冲刷着两具火热的肉体,冲刷着正在交媾的性器,我闷声不响,只管奋勇进击、冲锋,鸡巴进去出来,进去出来,你的哼声变成了压抑的叫声,“啊…姐夫…啊…啊……好舒服…啊…啊……喔……亲爱的……你好厉害呀……”
抽插了好长时间了,我越战越勇,你站立的一条腿已经酥麻,有点撑不住了,我紧紧地揽住你,你的爱液不停地往外流出,被身上流淌的浴水冲掉,雪白嫩软的玉臂紧紧的搂着我的颈项,媚眼似丝地半睁半闭,小嘴里不断吐出“哎哟!哎哟!”的叫唤,我的鸡巴插得越狠,你的反应也就越剧烈,每当我的鸡巴顶向你阴道深处时,你都摇动着娇躯,挺起自己的肥圆的粉臀迎凑上来,并用你阴道内的壁肉将我的龟头用力挟握,你的粉臀不断地扭动,淫水也不断地向外涌着,嘴里不停地“喔……姐夫……喔……宝贝儿……”浅吟轻唤着,只把我听得心花怒放!
我只觉得心里甜甜的,底下更加用力,没头没脑的抽插起来,那两片花瓣一样又温暖、又软腻的阴唇紧紧地含着肉棍,不歇地一吞一吐……又弄了好一会儿,只见你腰肢用力,密密地将丰臀往前颠,迎凑那插插不停的鸡巴,口里连连娇唤莺啼:“好……姐夫,快……别……停呀!用力……点……喔……唉呦!真好……啊……我快不行了……”突然,你混身颤抖,阴户一阵紧缩,阴道肌肉剧烈有力而令人愉快的收缩,随着一股火热热的淫水直泻而出,一股暖流从龟头通向我全身,浇得我鸡巴全根发烫,刺激得我像触电一样,龟头发麻,止不住一冲一冲,马眼喷出了一股股精液,和你的淫水对射,在阴道内搅和……
……擦干身体,把你抱到你睡的床上,你绻在我怀里,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姐夫,你好坏呀,就这样玩弄人家,屄屄都被你干疼了呢。”我抱着你,嘿嘿笑着不说话,你忽然狡黠地一笑,还拧了我一下,“姐夫,为什么不早点勾引我?”“啊?!你……”你的头埋在我胸前,轻声地说:“其实我早就暗恋姐夫了,你那么帅,听姐姐说你还会玩不少花样,每次都让姐姐很爽的,我心里痒得不得了,真想让姐夫也和我玩一次……”“哈哈,你刚刚是装的呀。”我挠你胳肢窝,你咯咯咯笑着在我怀里乱扭……
“姐夫,今天我太高兴了,以后微微的小屄除了男友,只属于姐夫,姐夫可要一直爱我,一直肏我骚屄啊……”我兴奋极了,“微微这么爱我,我怎么会不满足微微呢,嘻嘻。”你喜欢地攥住我鸡巴,“姐夫,大鸡巴以后除了给姐姐,也只给微微一个人,不要再找其他女人了好吗?”“啊呀,本来我就没找过其他女人嘛,以后更不会啦。”
我看看时间,已经下半夜2点多了,担心老婆醒来,“微微,我要回去了,老婆醒来可不得了。”你很不舍,但也没办法,被老婆发现可是闯大祸了,“姐夫,告诉我微博名,我回去关注你。”我告诉了你……
我有个计划,和老婆去黄山游玩,已在网上订了大巴车票。我没和老婆说,打算明天告诉她,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第二天上班时接到她电话,领导派她跟科长出差,机票已买好,晚上就走。我有点失望,也幸亏没告诉她,否则她要遗憾死了。下班我回到家,老婆已回来,匆忙吃了点东西就打的走了。
晚上我打开微博,果然有粉丝加我,点击回应,看到了新的粉丝:“凡俗的人世”,嘿嘿,一定是你,没等我发私信,已经跳出“姐夫,这个微博是为你开的,只对姐夫一个人。”紧跟着发来一张照片:正在淌着乳白色淫液的屄屄,两瓣美丽的阴唇泛着光泽,“姐夫,今天想你一天了,发一张刚刚自慰后的照片,好看吗?”啊,又在刺激我神经了,“好看,微微的小穴太美了。”“嘻嘻……”我忽然想起,老婆走了,不是可以和你去黄山吗,这个主意太好了。
“微微,老婆出差了,刚刚走,原想和她去1黄山玩的,既然她不能去,微微愿意和我去吗?”“啊!太好啦,愿意愿意啊,姐夫什么时候呀?”我告诉你后天早上7点,“青年伴侣散客游”,旅游集散中心发车,别迟到。你马上在私信里给我送上一串香吻,“姐夫,真想现在到你那里去,让姐夫抱着我睡觉,可我男友在呢……后天见,想你,大鸡巴姐夫!”……
秋风送爽,游黄山的最佳季节。早上7点,旅游大巴从上海出发,车上都是一对对的年轻夫妻、情侣。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的,开车不久,车上已满是亲热景色,搂的抱的摸的亲的,大家都一样,也就毫不顾忌了。导游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只顾闭目养神。车到了平望,休息一次大家解手,然后继续行驶,已进入安徽境内。我们亲吻了一会,你拉开我裤子拉链,手伸进短裤抓住鸡巴玩了起来,撸了一会后鸡巴已硬邦邦的了。外衣遮掩,我享受着你的爱抚,“姐夫舒服吗?”我刮你鼻子,“这种场合你还叫我姐夫啊。”“那有什么呀,谁都知道的,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嘛,嘻嘻嘻…”
到广德吃的午饭,下一个休息地点是宁国,已进入皖南地区了。你咬着我耳朵,“姐夫,摸我。”我四下一看,每一对两口子都沉浸于二人世界,谁还注意别人呀。你把小内内拉下,紧紧依偎在我怀里,我的手从裙底伸进去,一个手指从湿润的小穴口伸进去,旋转着伸缩、揉玩,在阴蒂上捏捏,再退回到穴口磨磨阴唇,不一会就把你弄得扭着身体轻声呻吟起来,“哼…哦……真好……姐夫…我好舒服……”头靠着我肩膀,你闭上双眼,哼哼着,“嗯…唔……姐夫,好好摸我…让我兴奋……”我捏着你的小豆豆研磨一会,又伸进一根手指,两个手指像鸡巴一样抽插起来,滑润的阴道里,我的手指如鱼得水,时深时浅,插的深了你就抖一下,屁股也在座位上往前顶着……
“啊……哼……”你的声音有点响,前座是一对新婚夫妻,听到后面的哼声,女的朝后看了一眼,我咬着你的耳朵,“微微轻点。”“唔…姐夫…我忍不住……啊……”你更紧地朝我怀里拱,身体微微颤抖,手指感觉到热热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粘极了……这么快你就来了高潮……
“大家注意了,”大半天快过去了,导游第一次开口说话,“现在进入山区了,车子要开始盘山了,道路很宽,边上有防护栏,大家不要紧张,可以观赏美丽的景色了。”车子开始翻山越岭,缓慢地盘旋而上,你紧张的钻在我怀里,不敢朝窗外看。抵达峰顶后,休息一下,下车观赏,站在峰顶,举目四望,天高气爽,山脚下那一间间房舍,好似甲壳虫一般,深感天地之广大,万物之渺小,映山红一片片一丛丛遍布山野,迎着阳光,犹如青春似火红,我们搂抱着,心中无限甜蜜……
盘旋下山后继续前行,你嘻嘻坏笑着,又把我鸡巴掏了出来,然后居然坐到了我腿上,“微微干什么,别人要看到的。”“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姐夫。”你扭动屁股(内裤还没穿上呢),摩擦着鸡巴,不一会就让它蠢动了,一点点硬了起来。你胆子也太大了呀,脚掂着地抬高臀部,一只手握住勃起的鸡巴扶正,把小屄眼对准了慢慢坐了下去,屁股贴到了大腿,粗长的鸡巴已[全本完结]全被你的阴道包裹了,“姐夫抱我。”事已如此,我还能怎样呢,我揽住你,双手罩住你的双乳揉磨着……
就这样结合了一会,你开始运动了,脚尖点地,一起一落,屄屄套弄着鸡巴。我打量一下四周,哈哈,车厢里仿佛在开一场性派对,各个座位上风流景色各异,好几个女的都坐到了男的身上,导游又开始闭目养神……我配合你的套弄,屁股在座椅上一颠一颠,龟头一次次与子宫亲密接触,鸡巴表皮与阴壁的摩擦让我感到下腹麻痒,浑身躁热……你像一只小兔子在我身上跃动,轻声呻吟起来,“呵…哦……嗯嗯……喔……”“微微爽吗?”“嗯嗯…姐夫……好舒服……”
你的呻吟声压抑不住,前座的一对搂抱着手在动着,女的扭头看一眼又转过去偷笑。座椅上的肉体交接让你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你毫不顾忌地更大幅度升降,我抱住你的双手也在用力压,穴穴里流出的水水已经弄得我大腿粘糊糊的……大约有十多分钟了吧,你再怎么压抑也控制不住哼叫起来,“啊…啊…呵……”此时车厢里各处喘息声、呻吟声、哼哼声此起彼伏,美妙悦耳,我鸡巴里好象汇集了全身的热流急欲喷射,你的阴道深处抽搐起来,“Oye!啊……”一股淫水涌出,冲向龟头,浇得它一激灵,大量的精液狂喷而出,与你的淫液对撞、翻腾……
……车子经过宁国,折向黄山市,逛了屯溪老街,然后经过太平,向黄山开去。天色已近黄昏,大巴停在了黄山脚下一个叫陈村的村庄里。导游说:“大家自己找农家乐住下,明早有短途班车把大家接往黄山。”
黄山现在旅游业越来越繁荣了,农民收入增加很多。找了一家农舍,很安静,也很干净,床褥一尘不染。在小溪边洗脸,小鱼儿在手掌里游来游去,真有趣。
吃饭了,一个黄山妹子端上了菜,好漂亮的黄山妹呀,清秀脱俗,声音甜美,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你嘟着嘴不让了,“姐夫看见漂亮女孩子就挪不开眼了,有微微陪你还不够啊。”哈哈,你醋意还蛮浓的嘛,“嘻嘻,漂亮妹子看几眼还不行啊,”见女孩出了门,“姐夫的鸡巴可只能给微微哟,姐夫给别人我可不答应。”“怎么,老婆也不能给吗?哈哈。”“除了姐姐。”你扑到我身上在我脸上狠狠嘬了几口。
山鸡、石蛙、小鱼、尖笋,这顿农家菜太鲜太好吃了,每上一个菜都吃得精光。
夜幕笼罩下的黄山,凉爽、宁静、安祥。吃[全本完结]饭后,坐在石桥边,山涧旁,溪水跌落,松涛入耳,宛如置身仙境。农舍后竹林散发出阵阵幽香1;四周山坡上、竹林中,散布的农家乐点点灯火调皮地眨着眼睛。此时,我和你忘了自身的存在,早已融入大自然的和谐之中,尚未登山,我们已陶醉了。
该休息了,干净的床上,我亲吻着你,你也热烈回吻我,“姐夫,我今天太高兴了,感觉那么好。”“明天要爬山了,早点休息吧。”“不,不要!”你强烈反对,“我要姐夫爱爱我,就要就要。”你急迫地为我脱衣服,其实我是担心你今天累了,既然你要,我当然会满足你的,我也脱去了你的衣服,不一会,两人赤条条地搂抱着在床上翻滚起来……
你坐了起来,抚摸着我充满男性气息的肌肤,把玩着冲天的大鸡巴,“姐夫,你太强壮了,好喜欢好喜欢姐夫的大鸡巴,真的,为什么不早点给我呀。”我只是呵呵笑着看你,“姐夫一定迷死许多女孩吧,和几个女孩爱爱过呀。”“哪里啊,”我坚决否认,“除了老婆就只和你了。”“嘻嘻,就算相信姐夫啦。”你躺了下来,“姐夫快给我,我要了呀。”呈现在我面前的赤裸酮体是如此鲜美迷人,温软平坦的小腹和倒扣玉碗般的乳房,再加上那隐藏在绿草茵茵深处的一抹暗红,配上那迷醉动人的火红面庞,无法不让人抓狂。我把你两腿弯曲,柔软的阴毛遮掩的幽洞诱惑着我,吸引着我,粉嫩的阴唇已经向我张开……
我握着硬度十足的鸡巴,对准穴口,伴随着下腹强劲有力的一挺,荡人心魄的“咕吱”一声,你禁不住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湿滑肉褶顿时淹没了我的肉棒,那份蜜汁浆液浸润的感觉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性为之癫狂,我沉迷其中,此时只想尽情地享受性爱的欢乐,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已无暇他顾……
我伏下身子,亲着你微张的汹,揉着你的小乳,交合的性器官开始了剧烈的运动,抽插、旋转、冲撞、扭动、翻腾,你的手指掐住我背部肌肉,乳房被我的胸脯紧紧压着,大腿伸直了又弯曲,头左右摇摆,你用强烈的肢体语言来迎合我一波一波的进攻……离开了大都市,没有了外界的喧闹,我们[全本完结]全释放情欲,享受只属于我们的两人世界,“啊……啊……啊……啊……”你毫不掩饰的叫喊声使我的荷尔蒙性素猛增,性欲愈加强盛,我不知道抽插了多少下,只顾着进去出来,进去出来……
这样的抽插使我鸡巴坚挺的凸端被你花心上的小肉芽挤压,产生了舒麻的快感,插入后小肉芽就像卡榫的扣端紧紧地扣住龟头,两人的性器官竟像榫般地牢固吻合,我们着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我禁不住轻声哼叫起来,太紧了,连鸡巴要抽出都很困难,龟头底部拉扯着小肉芽向后退,强大的磨擦快感让我们都忍不出大声地呻吟出来……
蚀体消魂的滋味让我想追求更大的快感,于是我抱紧你的腰从床上退到地上,整个人站了起来,让你的臀部悬在半空中因没有支撑而微微下垂,更加刺激双方的契合点,你如水蛇般的腰身也因为飘浮的不安感而不断地扭动,连带不断变化着我的插入角度,坚硬的鸡巴被紧缚的花心搅得扭曲变形,强烈的快感催促着我的本能,不断地加速抽插,你像八爪鱼一样吊在我身上,修长双腿牢牢地盘在我的腰间,背部高高拱起只用双手勾住我头颈支持着上半身……
我将你缠绕在我身上的双腿舒展开,把你顶到墙上,上半身压住你全力冲刺,一连串的快速抽插,两人的密合处传出“噗噗”的撞击声,我乘胜追击,以千钧之势继续凶猛冲锋,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激烈,“啊……噢……天那……我要死了……”强劲地做爱,你的浪叫声传遍整个农舍,你已渐渐被我推向了绚丽的云端,而我也高度兴奋,到了顶点……开始最后地冲刺,我狠命捣了几十下,龟头一震,火力全开,机关枪子弹急速射出,你吊在我身上浑身战栗,雨打花心,花瓣颤抖,吐出大量的淫液,一缕缕的淋在我的枪口上……
欲仙欲死,消魂荡魄,我抱不住你了,放回床上,你大口地喘气,“噢……哼……姐夫…你太强悍了…我魂都没有了……”我也爽得不得了,躺在你边上喘息……我心里想,还好没在床上高潮,不然床单还不被弄得一塌糊涂了啊……
相拥着,一觉睡的好舒坦,直到黄山妹子来叫我们。开了门,黄山妹脸红红的,眼睛不敢直视看我们,呵呵,一定是昨晚房间里传出的高分贝淫声浪叫让她受尽折磨了,你俏脸上的红云也蔓延到了耳根。
吃好早饭,乘车到了黄山宾馆,开始登山。黄山,大自然奉献的瑰宝,历代文人骚客,留下无数华丽辞藻,当代,似乎只有名人,才有资格留下笔墨,黄山入口牌楼上“黄山”二字,即为陈毅所题。宾馆左首,过温泉浴室,登山伊始,路旁山崖上刻有四个大大的楷体:“大好河山”,那是胡志明的留笔。
开始拾级而上,未几,便是人字瀑,瀑布经凸石相阻,分流直泻而下,形成一大大的“人”字。山涧对岸,建有红色两层小楼,名曰“观瀑楼”,据说是董必武题的楼名。八时多才开始登山的,清晨时只见细雨蒙蒙,烟雾茫茫,无法登山,众人心中懊恼、焦急。八时多雨停了,众人欢呼雀跃,争先恐后竞相上行。三里,经慈光阁,又七里,到半山寺,此地抬头仰望,导游图上的“金鸡叫天门”并不形似。半山寺寺匾居然为刘伯承所题。再一想,刘帅不是少林和尚吗?
我没有游过名山,但是我听到过登山的诀窍:不怕慢,只怕站。于是关照你,累了慢慢走,尽量不要停。过了半山寺,景象奇异,开始进入佳境。导游图上标明的景点,我们一一驻足端详,名符其实,果然妙不可言。我牵着你走着,看着,欣赏着奇松怪石,逐渐人流疏了,走快的上前面去了,走慢的拉在后面。黄山天气多变,黑压压飘来一大片黑云,不好,要下大雨了,身前身后已不见人影,前面快到“一线天”了,拉着你快走,钻进一线天山缝里。
刚进去,暴雨倾盆而至,哗哗哗的声响,头顶天际一丝缝隙,雨水顺着一侧崖石往下淌,山缝里还算宽敞,雨水淋不到我们,坐在大石头上休息,过了一会,雨似乎没有停的迹象,“姐夫,什么时候雨会停啊?”你站了起来,走到山缝口手扶着崖壁弯腰朝外张望,我看着你翘翘的圆滑臀部,不知怎的心里腾升起了欲望,走到你身后,摸向你的屁股,“我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等着吧,不是正好可以亲热了吗。”你扭头甜甜地一笑,“姐夫现在要爱爱我?”“愿意吗?”“当然啦,愿意愿意,姐夫真好。”你要转过身来,“就这样吧。”我撩起你的裙子,把你内内拉下从脚跟褪出塞进我裤子口袋。
我干脆脱掉了裤子,下面凉嗖嗖的,毫无遮挡,我已经感觉到鸡巴在不断弹跳着,欲望好像也特别强烈,突然,感觉到你的芊芊玉手已伸到后面握住了鸡巴,很轻柔,很温暖,也很舒服,一种酥麻如触电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被美女握着绝对比自己握着爽,我的脚绷直,身上肌肉绷紧,你的手轻柔地在动,把鸡巴朝你屄屄处拽,哪能要你主动啊,我弯腰抱住你腰部,龟头顶到阴唇研磨一会,腹部一挺,粗大的鸡巴吱溜一下就钻进了阴道,立刻感觉到了穴里的温暖,你的屁股翘的更高,鸡巴直直地全根深入……
“哦…噢……姐夫快插,微微好想要……”毫不迟疑,我猛力地在你小穴里抽送,你摇晃着臀部往后顶,两片嫩嫩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鸡巴的根部……担心雨停游客上来,我抽插的频率极快,用力更大,龟头撞击花心,把你干得很快兴奋了,“哦……啊……好姐夫……哦……老公……肏死微微屄屄了……啊……真舒服……啊……啊……”阴道里出水了,鸡巴退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进入时鸡巴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壁裹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不停吸龟头的小穴深处弹跳着……
如注大雨是背景,哗哗雨声是配乐,我们演绎着性爱,一直干了近二百下,我血脉贲张,“啊┅嗯┅对┅┅就是那儿┅┅姐夫真会肏屄,顶得真准……啊……微微也快来了……”你的每一声呻吟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咬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抽插而流出屄口,沾湿了我的大腿,一对小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前后涌动,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你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情动已极,你激动的迎合着我,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销魂的的淫声从你小嘴中不断泄出:“啊啊……姐夫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啊……”
天啊,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对肉体的迷恋,抽插与被抽插的快感,喷薄欲出的欲望笼罩了我们,刹那间,绞合在一起的躯体震撼地颤抖,我射了,你喷了,“啊…………”悠长兴奋的爽叫声盖没了雨声,幽洞里淫水泛滥,填满了阴道,淹没了鸡巴,从结合部硬挤出来,顺着我们的大腿下淌……
雨停了,放晴了,你勾住我头颈,已经没力气了,“姐夫,太刺激了……”。石阶下方有人声,游客上来了,我匆忙套上裤子,“姐夫,帮我穿上内内。”“呵呵,要穿吗,要是还有机会呢?”“啊?还要下雨吗,嗯…那就不穿吧。”
天都峰,鲫鱼背,“不上天都峰,游(黄)山一痴”,前人冒着坠谷的危险,在如此陡峭的山脊上凿出一级级台阶,你看着陡峭的山崖,有点害怕,“姐夫,我怕,不要上去了好吗?”有些遗憾,但你不愿上去,就算了吧。过了天都峰继续前行,到玉屏楼午餐,楼前迎客松已显老态,一根粗木棍似拐杖,支撑着年迈的身躯。卸边石壁上刻有一首“与抗日诸老同志同游黄山”,谁写的,好象是刘帅?还是朱德?还是董老?我只记住诗中一句,“大旱之日望云霓”,回首望天都,“松鼠跳天都”跃然在目。
离开玉屏楼,下行至谷底,开始攀登八百级莲花沟,我挽着你登石阶,很吃力,太高了,我记着数,距八百级尚差一、二十级。终于爬上沟顶,左为莲蕊峰,右为莲花峰,小路通向莲花峰顶。登上莲花峰顶,这里已是黄山的最高点,海拔是一千八百多米吧?我壮胆站在挂铁链的石柱上,大喊了几声,现在,我成了黄山地区最“高”的人了。
奇松、怪石、云海、日出,黄山四奇。奇松看到了,怪石欣赏了,在莲花峰顶,我们见到了云海。不知何时,云雾像一张大网,把我们罩住了,浓浓的雾,极浓,浓极,不知如何形容,摸摸头发,已往下淌水。我们相距不过尺余,根本见不到人影,动也不敢动,不知脚边是深渊还是平地。紧紧搂抱在一起,还没察觉呢,你的小手已经拉开了我裤子拉链,把鸡巴掏了出来。“啊,微微不老实啦。”“嘻嘻,都看不清姐夫了,像夜里一样……”
你捏着龟头,撸着鸡巴,我身体发热了,“姐夫,怎么又硬了啊,又想要微微了呀。”“哼,是你想要还是我想要啊。”我狠狠吮几下你的舌头,“嗯……微微想要了……”反正你内裤没穿,我把你一条腿抬起,硬硬的肉棒再次插进你屄屄,浓雾中,仅靠肉体的触觉,我们结合了,上身紧搂,下身分合、分合,由慢至快,由轻至重,每次深入,下腹就敲击一下,朦胧中的抽插,感觉奇妙,随着次数的增加,频率的加快,逐渐来了小高潮,你开始呻吟了,“…呵…唔……大鸡巴姐夫……哼…嗯……骚屄美……美死了……唔…麻…痒……又舒服……姐夫…你的鸡巴……好粗……唔……屄屄…哼……”
抱着你娇嫩的身子,吻着你的娇唇,啄着你滑嫩的嘴唇,大舌又滑进了你的嘴里,追逐着你四处躲闪的滑腻香舌,下体冲得更厉害了,你的一条腿站在地上,虽然右腿被我抬着,但是这个姿势,使得阴道壁的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开,所以你那个娇嫩的骚穴就显得更加紧窄,窄小的穴洞被壮硬的鸡巴抽插摩擦,阴道壁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你感到异常的舒服,情不自禁地屁股也轻轻的扭着。
抽插了一阵后,鸡巴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你嘴里的哼叫声也渐渐的高昂了,很快,高潮来临,“啊……啊……啊……”几声呼喊,你死命地抱紧我,阴道一阵紧缩、抖动,淫水又喷出来了……我没到顶点,鸡巴依然硬邦邦地插在你屄里,但是我很满意,能让心爱的“小姨子”消魂,我很有成就感的。
过了片刻,浓雾突然消失了,艳阳高照,啊!我们站在孤岛上,眼前是广阔的大海。这是真正的大海,无边无垠,波腾,浪翻,汹涌澎湃。置身于浩瀚的大海,引来无尽遐想,眼前,水是白的,浪是白的;远处,水天一线,水天换了位置。不远处,光明顶上的电视差转塔塔尖露出海面,似一叶扁舟;对面,“螯鱼驮金龟”正浮出水面,向我们游来。你兴奋过后,看到我们的性器官还亲密交合着,兴趣盎然,“姐夫,摄下我们的结合好吗,我想回去好好欣赏。”我欣然同意,弯腰从包里取出摄象机放在石柱上,摁动快门,再次重复刚才的抽插过程……
光明顶、北海,一路心旷神怡,奇松怪石美不胜收;后山卸至松谷庵,树藤蔽日,青苔铺路,黄山猴偶露踪迹,松鼠掠上树梢;始信峰小巧玲珑,俨然一座盆景,到此“始信黄山天下奇”;傍晚西海排云亭看晚霞,云峰交错,诡异万端; “猴子观海”、“仙人指路”、“梦笔生花”、“喜鹊登梅”……,景美,取名亦美,大自然造物之美,鬼斧神工。
北海宾馆客满,四周散布着一间间小竹屋,别有风味。北海宾馆餐厅吃[全本完结]晚饭,简单洗漱后,就借宿一间小竹屋。晚上,依偎在竹床上,聆听外面松涛阵阵,甜蜜回味着今天的情爱,忽然,手机响了,啊,老婆来的,“嘘”,示意你噤声,“喂,老公,在哪啊?”“和朋友到浙江来玩两天,刚回到宾馆休息呢。”“什么,我不在你就出去啦,好快活呀,是男朋友女朋友?”“什么呀,我怎么会呢,和同事,男的。”“没找小姐吧?”“哎呀,我怎么敢啊,有老婆了我怎么还去……”你差点笑出声来,马上掩住嘴,“哼,谁知道你花花肠子动什么歪脑筋。哎,微微给你打过电话吗,怎么她关机啦?”“没打过呀。”“噢,我后天就回家了,再见。”“我明天回家,再见,嘬!”电话里亲了老婆一下。
“扑哧”,你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花花肠子姐夫,把小姨子勾搭上了还骗姐姐,嘻嘻嘻嘻……”“给你打过电话啦,快看看吧。”“哎呀,和姐夫出来玩我不想有别人打扰嘛。”你开了机,“呀,三个电话啊。”你摁了键,“姐姐,什么事啊?”该我听你们说话了,“你怎么关机了呀,”“嗯…姐姐,不好意思,我男友在呢。”“哈哈,爱爱了吧,他干了你几次呀?”“哎呀,姐姐真坏…嗯…他很要呢,干…干了我两次……”“喔唷,他很能干的嘛,微微很爽吧,嘻嘻。”“呵呵,姐姐笑话我……他哪有姐夫那么厉害呀,听你说的我都羡慕死了呀……”“哈哈哈,哪天见了他我要教训他,别对你太狠了,悠着点,微微身体要紧啊,别把微微的小屄捣烂了,哈哈哈哈……好了,不多说了,再见。”
你一关机,我也笑了,“哈哈,干了你两次……微微也会骗人嘛。”你拱到我怀里,“我说什么呀…嘻嘻……姐夫…姐姐会发现吗?”“以后来我家说话注意点噢,呵呵。”“嗯…我以后有话就在私信里和姐夫说。”你仰起头,“姐夫,明天要回家了,今晚再好好爱爱我。”那还用说吗。
我开始温柔地爱你,温柔地脱去你衣服,温柔地把你放平在床上,像面对一个小处女的娇嫩肉体,我不想粗暴,不想摧残,只想好好爱你。我亲上了你的小嘴,大手在你的乳房上揉搓,渐渐的,感觉到你的两个乳头像两个小钉子一样,硬硬地立起来。你的乳房非常坚挺,特别有弹性,摸着摸着,我听到你的喘息急促了,连忙低下头,把头从你的嘴唇移到了乳房,一口把你的乳头含在了嘴里。在我舌尖接触到乳头的一刹那,感觉到你的身体猛地一震,两只手无意识地抓紧床单。我像一个饥饿的小孩,贪婪地吮吸你的两个小樱桃……
我的嘴贪婪地在你的两个乳头间来回吮吸,此时,真希望自己有两张嘴,可以同时享用两个乳房。慢慢的,你抓住床单的手越来越松,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于是,我的嘴离开乳房,一路舔下去,来到女人的禁地,用手将你的双腿分开竖起成为一个M 字型,低下头向里看,一片茂密的阴毛盖住了一条鲜红的肉缝,用手指轻轻触碰一下,然后温柔地分开你那洁白丰腴的花房上的两片大花瓣,露出里面微皱的小花瓣及粉红色的花房肉壁……
我低下头,用舌尖在你被分开的大小花瓣、花房口上划圈、舔舐、吸吮,用牙齿轻咬,你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前戏已经让你产生了快感,憋不不住地哼了出来,甜美的低吟自你的嘴里发出。我卖力地舔着,你越来越激烈地发出了娇吟喘息,花房也在我舌头的挑逗下,很快的充血肿胀起来,里面变得无比湿润。舔了好一阵子,我忽然将你花房整个含在嘴中,接二连三地用力吸吮了好几下,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你浑身一颤,“唉唷”大叫一声,竟然很快来了第一次高潮,淫水都流到了我嘴里……
你下身的三岔路口已经洪水泛滥了,我看到时机已经成熟,腾出一只手把大鸡巴扶正,紫红色的龟头顶在你的桃源洞口,腰部猛一用力,把龟头挤进了你的身体,很顺利就插到了底部,“哦…啊……好充实啊……哦…姐夫…啊……姐夫的大鸡巴就是好……爱死我了……姐夫插啊……”你发出了深情的呼唤,双腿夹住我的后腰,下体向上挺动……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在我的活塞运动中,感到抽插越来越顺畅,你下面的小洞就像一张小嘴,越来越烫,越来越湿滑,时不时还收缩几下,像是在吮吸我的阴茎。
随着我动作的加速,你从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撩人的呻吟声,紧闭着双眼,任由我采撷鲜花,你的身体是那么的娇媚无暇,动人心魄。我们的结合渐入佳境,我开始放肆地抽动起来,你喉咙之间持续哼唱出了动人的呻吟叫喊声……感觉我已经抽插了有几百下了吧,竹床也发出了“吱扭吱扭”的声音,你不断摆动着腰部,一耸一耸地用力套弄我,小脸儿红红的仰得高高的,张着性感小嘴,舌尖在唇上撩舔着,双手握着嫩乳又搓又磨,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着左右甩着,猛然,“啊…啊……”你尖叫了,腰部抖颤,一大股淫水狂泄出来,你到达了第二次高潮,与此同时,我感觉腰间一阵发麻,滚烫的岩浆猛烈地射入了你的花房里……
……夜已深了,你从瘫软如泥中苏醒过来,无力地喘息着,我已经恢复了,爱怜地看着你,“微微,休息吧。”“嗯…等…等我……喘口气……”我抚摸着你,“姐夫…我……我还要…哦…今天…就是被姐夫干死……我…我也愿意……”我含住你小巧玲珑的耳垂,轻轻吮咬舔舐,手掌揉着你的乳房,等你的喘息平息……
我吻着你的耳垂,鸡巴又移向你私处,龟头在幽洞口缓缓揉碾,你的性欲又慢慢被挑动起来,觉得湿嫩小蜜洞再度传来一阵空虚感,“呵……姐夫……再来吧……”你喃喃叫唤着,粉臀向上抬起,我顺势一顶,“扑哧”,鸡巴直达花芯,插得你忍不住“啊……”的一声销魂的舒畅叹息。
我轻插慢送,几十下后再猛地深深一顶,插得你哼啊直叫,待三、四下深深的抽插后,又复回到桃源洞口轻轻挑逗,把你逗得叫喊起来,“姐夫…不要这样啊……快点嘛…狠一点……再插,再插……”正迷恋于挑逗性趣的我,耳中传来你阵阵急迫的呼唤,闻着你胴体上散发出来独特的肉香,兴奋得胯下鸡巴暴涨,两手紧抓着你的纤腰,开始一连串的猛抽急送,只听一阵阵“啪啪……”急响,登时插得你浑身急抖,汹吐出淫声不断,阴道嫩肉一阵强力收缩,紧紧箍住我胯下肉茎,一道热滚滚的洪流浇在龟头上,一股说不出的舒适熨藉感直冲我脑海,精关守不住了,畅快地哼了一声,龟头跳动着痛痛快快地射出了急流……
凌晨,看着疲劳以极的你恬睡得正香,真不忍心叫醒你,但天都峰已经没上去了,再错过看黄山日出岂不是留下更大的遗憾了吗,只好一狠心叫醒了你……
裹着北海宾馆借来的大衣,依偎在狮子峰观云台看日出,先是小半个球浮上朝霞云层,红中略显黄。随后上升速度加快,眨眼间,已见大半个球,颜色更红。时间停顿了,红球停住了,朝霞舍不得让太阳这么快就离开,硬拽住了它的衣角。猛地一跳,太阳,终于挣脱了束缚,跃上空中,火红火红,霞光万道,气势磅礴,映红天边,映红群山,也映红了仍然依依不舍的朝霞——多么美丽,多么壮观的黄山日出。此时,我们的心中只有甜蜜,只有幸福。
黄山,不虚此行。我相信了徐霞客的“黄山归来不看岳”。传说中华山的险,这里有了;庐山的秀,这里有了;泰山的雄伟,这里有了;嵩山的宝像庄严,这里有了……。下山,十五里台阶至云古寺,沿途依然是奇松秀石,百丈泉下,瀑布冲脚,洗去疲劳。我想,有黄山足矣,其它名胜对我已失去了吸引力。
云古寺停满了去各地的返程大巴,找到了贴有“青年伴侣散客游”标签的大巴,我们回家了。一路上,经历了两天来数度消魂的你已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又靠在我怀里甜睡着,我也不想说话,短暂的两天时间,欣赏了黄山美景,享受了性爱的欢乐,这是我迄今以来最快乐最幸福的一次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