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激情暗涌的同学会 (1)
版主留言
艾尔梅瑞(2015-4-24 23:28): 欢迎发文,请按照【色城◇收集&藏书馆】总版规要求于三日内修改格式并pm版主审核评分,谢谢 1 激情暗涌的同学会 作者:逸铭 (1)

「下次人只会更少,」若欣一进房间就慵懒地倒在床上,忍不住嘴里抱怨了一句。

杜飞把拉杆箱放到壁橱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说道,「这也正常啊,现在大家都拖家带口的,生活压力又那么大,人家肯来已经不错了。」

「可毕竟是毕业十周年聚会啊,又正好赶上黄金周,而且我们还特地帮着联系了这么好的一个度假村。」

杜飞见若欣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只好劝解道,「你尽了力就行了,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实在气不过的话,我看你这次连这个会长也辞了算了。」

「别忘了我们班上那时有四十多人,可这次算上我才来了四个女生,你们男生也才六个,刚够凑一桌的,」若欣越说越生气,「你不知道有的人甚至连个微信都懒得回,搞得好像是我在求他们来。」

「哎呀,你也要理解人家嘛。其实这种聚会也就是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天,唱唱歌,上次八周年那次就住过度假村了。很多同学平时穷于应付的各种应酬也基本都是这种形式,所以缺乏吸引力也可以理解嘛。」

「同学聚会不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定期交流的平台,怎么能说是一种应酬。再说了人际交往不就是这些形式吗?」

「会长息怒,算我多嘴,」杜飞一看若欣不但没消气,反而越说越激动,只好想办法结束这个话题。

若欣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手中的手机响了一下,提示进来了一条微信。

「莺萍和张梅等我一起去做SPA呢,」若欣一跃而起,让杜飞帮着把拉杆箱提到床上。

杜飞看着若欣三下五除二脱得精光,从箱子里拿出各式各样的性感内衣,对着写字台上方的镜子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去做个SPA,有必要特地换上那么性感的内衣吗?」

「你个呆子一点也不懂生意经,同学之间可爱攀比了,我今天这么一亮,估计能卖出去好几套呢。」

若欣是一所幼儿园的舞蹈老师,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从去年起在淘宝上开了一个小店,专卖女式性感内衣。而杜飞则和这个小城市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参加工作后先是进了一家国营企业。可后来这家单位越来越不景气,前两年经朋友介绍,跳槽到了一家民营房地产公司,名义上顶着一个经理的头衔,其实不过是跑跑政府审批的办事员。

杜飞看着这个当年高中的校花,和自己结婚五年了,反而还比姑娘时还要诱人,心想要不是自己相貌俊朗,身材魁伟,恐怕要配不上她了。

若欣长着一张瓜子脸,现在比上学时略显丰满,平添了成熟的韵味。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又大又黑的明眸,每次长长的睫毛一忽扇,就象是在说话。挺直的鼻梁配着娇俏玲珑的鼻头,鼻尖还微微上翘。丰润的小嘴一笑起来,白里透红的脸颊上就飞起两个浅浅的酒窝。若欣的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隐现着蓝色静脉的那对乳房丰盈而浑圆,此刻正随着她手中的比划乱颤。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中间是一个圆润的肚脐长得非常好看,往下饱满的阴阜上阴毛被修剪得很得体。她纤细的腰肢往下扩张出一个丰腴的臀部,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梨形。杜飞最喜欢的是若欣那双长腿,匀称的大腿之下是圆润的小腿肚,配上今天这双6寸高跟鞋,让她1米65的身材显得格外挺拔。

早上临出门前,杜飞还忙着帮若欣拍了几张产品展示照放上网店。厂家提供的照片往往很单调,所用的模特儿有时也不理想,身材还比不上若欣。特别当好多网店同时销售相同产品时,如果都使用由厂家提供的广告照,会让若欣这种新商家很难和高级别的店竞争。所以若欣必须拍一些别出心裁的照片,来吸引顾客的眼球。

杜飞为此特地买了一个单反。若欣记得第一次拍摄时,有一条开裆渔网裤袜,若欣的想法是把阴毛全部剃掉,用大腿根把女性正面的裂缝夹住,可杜飞却非让她在裤袜下面穿一条内裤。若欣很不高兴地说,「顾客看到这张照片根本搞不清是卖裤袜,还是卖内裤呢。」

杜飞却反驳说,「你可以在产品描述里写清楚啊。」

「如果照片不能吸引顾客,谁会再花时间去看文字描述啊。」

「这种照片说不定会让女性顾客反感,不是人人都想这么大的尺度吧。」

「哎呀,你这个老古板,女人买这种裤袜不就是勾引男人的嘛。再说了,不少都是男顾客买了送给老婆,或者女朋友的。」

「我看你是更想吸引男顾客吧,万一被认识的人看见多不好。」

「怎么你还吃起醋了?照片又不拍脸,这张照片只拍肚子以下,谁知道是我啊。」

最后杜飞拗不过若欣,只好按照若欣的想法拍摄。接着又拍了几张丁字裤的照片,虽然每次都觉得若欣的尺度太大,可杜飞最后都妥协了。拍完最后一条时,若欣顾不上换衣服,裸着上身,下面还穿着那条丁字裤,开始往网店上新产品。

杜飞站在若欣身后,眼前苗条的后背配上那丰腴的臀部,一片雪白的肌肤被腰上和臀缝间那一横一纵两根细带分割开,显得格外性感。一想到若欣的身体马上就要被无数不知名的人观赏,杜飞竟然产生了一冲难以遏制的冲动。他褪下裤子,伸手把还忙着操作鼠标和键盘的若欣扶了起来,把她臀缝中的细带勾到一边,伸了两根手指扣进了若欣的下体搅动起来,没想到这里早已春潮涌动。若欣马上扭着屁股忙不迭地喊道,「等等,我马上好。」

杜飞才不管那么多,嘴里说着,「你忙你的,不耽误我。」简单地撸了几下自己已经半勃起的阴茎,对准若欣的阴户插了进去。若欣一边挺动屁股配合着杜飞的抽插,一边完成了最后几步操作。呻吟着的若欣更新了一下页面,她各种姿态的照片依次出现在屏幕上,杜飞不由得加大了冲击的力度。

杜飞和若欣的性生活原来一向保持着高频率和高品质,直到杜飞原先的国营单位开始不景气,对未来的焦虑明显影响到了他们的房事。跳槽到新单位后,杜飞的工作压力变得很大,所以性生活一直恢复不到以前的状态。虽然若欣心里颇有微词,可她知道这种事情如果抱怨出来的话,徒增男人的压力,还于事无补,也只好深埋在心里。

令若欣吃惊的是, 这次交欢持续了很长时间,杜飞还和她复习了不少被荒废了很久的体位。直到两人酣畅淋漓同时达到高潮,还紧紧搂在一起舍不得分开,不停交换着一轮又一轮缠绵的湿吻。

没想到这批产品在若欣的网店里大卖,连着向厂家补了几次货都不够发的,不停地收到新客户留言询问补货的时间。

从那以后,杜飞给若欣拍照时,索性也脱得精赤条条,任由阴茎在若欣的眼前勃起。杜飞那具充满情欲的裸体给若欣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刺激,她的姿势也越来越大胆。杜飞从不同角度拍摄这具勉强蔽体的雌肉,表现着青春肌体之下的种种饥渴。实在忍受不了了,两人就马上大干一场,完事后若欣体内带着精液继续拍摄,最后两人再从这些照片中挑选出可以当产品照的。

后来杜飞成了若欣的导演,他设计的种种充满性感和情欲的姿态,常常让若欣瞠目结舌于杜飞对细节的观察力和想象力。

若欣很快积累了一批老顾客,正如杜飞一早担心的,买这种内衣的确实有不少是男性。男顾客很舍得花钱,也不象女顾客那么挑剔,留好评时也不遗余力地夸赞。她和杜飞讨论下来,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专门用小视频给VIP顾客展示情趣内衣的独特魅力。

做为男人,杜飞知道这种群里的人想从若欣身上得到的不止是内衣那么简单,所以内心一直很挣扎,担心照这样下去若欣会变坏。

群里的顾客果然很快纷纷提出要看情趣内衣如何展示隐私部位,本来用照片的形式,可以在乳头和阴部用花和珍珠的图案做处理,这也是淘宝的要求。最早的视频里,若欣是用乳贴和手遮掩重要部位。可是群里的顾客没几天就开始起哄说看不出效果来。虽然不用露脸,可被人看见自己的隐私部位,而且还是视频,若欣一时无法接受。几个购买金额很大的顾客马上吵着要退群,无计可施的若欣征得杜飞的同意后,只好再把尺度加大。

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有的人要看薄纱胸罩下乳头的特写,有的人要看渔网连身衣网丝勒阴唇的样子,若欣也只好一一照办。为了避免被杜飞猜疑,若欣每次拍摄时都让杜飞在场,但不出镜,一些刁钻的角度索性让杜飞来拍摄。有一次杜飞一不小心在视频里咳嗽了一声。

「谁在咳嗽?![惊讶]」发完视频后一个顾客立刻追问。

「我自己咳的啊。[龇牙]」

「不对!如果是你咳嗽,刚才屄屄旁边的菊花为何没收缩?![阴险]」

「呵呵,是我的男朋友。[偷笑]」

「哦,你男朋友在边上啊。[龇牙]」

「请问你男盆友在干嘛?[调皮]」

「再不说,我就给你发我宇宙无敌如意大肉棒的照片了![发怒][偷笑]」

若欣赶紧回头问杜飞怎么说。杜飞坏笑着说,「你就告诉他们我在打飞机。」

「他在打飞机[流汗][偷笑][嘘]」

「刚才那个视频是他拍的吧,那个角度。。[偷笑]」

「那又怎么样[右哼哼]」

「他好幸福啊![色]」

「我们只有羡慕嫉妒恨。。[流泪]」

「等他忙完,代问他好![偷笑]」

「我男盆友老说你们肯定也在打飞机[偷笑]」

「我靠,刚才屄屄那段我刚射撸出来,他都知道![惊恐]」

「你男盆友还没射的话,让他留着,等会儿代表我们射到你屄屄里,拜托拜托。。[抱拳][抱拳]」

「呵呵,他说今天想射我嘴里,怎么办[偷笑]」

「横的那张嘴,还是竖的那张,要讲清楚![偷笑]」

「对啊,必须讲清楚,我撸的时候想象一下。[色]」

「反正都是嘴,哪张也无所谓了。。[悠闲]」

看着一片乱哄哄的对话,杜飞隐隐有点担心,特别是若欣最后发的那几句,都是她自己临时编的。杜飞心想看来女人真的个个都是打情骂俏的高手,这样下去若欣不会犯什么错误吧,要那样的话可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可那晚最后战绩不俗,到聊天结束时,营业流水已经有两万多了。光那个一直以来总是每款每色都要买齐的顾客,一个人就买了将近四千。若欣给专供微信群的产品定价本来就偏高,这一晚的利润让她和杜飞都非常满意。

看着若欣算钱的高兴样,杜飞动手剥掉她的底裤。这最后一条给顾客展示的丁字裤,裤裆处勒进阴户的细绳被扯离肉体时带出了透明的丝。每次若欣的下面都是这么湿,想是刚做了一场爱,杜飞心里默想着那个请他代表群成员射到若欣屄里的家伙,把早已硬得不得了 的阴茎对准若欣最泥泞的地方插了进(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