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民国乳妇【完】(作者:不详)

湘西自古就山清水秀,优美的环境美育的众多美丽的湘女。

  湘西有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里自古就是出美女的地方,当地的女人都是些丰乳的尤物。

  小村里有一个名叫小珍的少女,今年刚满十六岁,长得花容月貌,被当地的小伙子背后称为当地的村花,她虽然只有十六岁,但胸部却像哺乳少妇一样的硕大,颤巍巍的高耸在胸前,经常遭到村里不三不四的男人调戏。

  时值夏日,小珍闲着没事,到村后偏僻的小河边去洗了把澡,然后躺在一处幽静的树荫下乘凉。

  突然看见村里一个叫小丛的女人急急忙忙得正在往这边走来,小丛是村里货郎小成的媳妇,小成为人特别老实,在村中经常被那些坏男人欺负。

  小丛是一个哺乳期少妇,孩子刚三个多月,她的乳房很大,奶水很多,长得也挺标致,但是为人特别风骚,胸前的衣服从来都是潮湿的,两只大枣似的奶头不停在胸部耸动。

  小珍曾经听说过小丛的奶水虽然很多但从来不喂小孩,而是把自己的奶水都喂给村里的男人吃的传闻,她还听过村里几个男人在一起旁若无人地谈论着小丛双乳的绵软和她奶水甜蜜,甚至当着小成的面也毫不在意,但她一直都不相信,她一直认为奶水是给娃娃吃的,哪有大男人吃女人奶的?她刚想从树荫下出来和小丛说话,发现小丛急匆匆地,便决定先看看她在干什么,然后再和她开玩笑。

  这时她看见村里的恶霸李二正在往这边走来,李二是军阀刘三的小舅子,仗着刘三的权势平日里无恶不作,村里标致的姑娘、少妇大都被他调戏过,有几个长得漂亮女人还被迫做他的性奴隶,晚上轮流去他家里陪床让他奸污。

  他一直对小珍虎视眈眈,有几次剩她不注意时还曾抓过她的乳房,只因小珍反抗特别强烈,所以那一直没有上手。

  小珍看见李二来了,吓得躲在了树后面,又想要叫小丛,让她也赶紧躲起来,免得被李二欺负。

  刚想要出声提醒,却发现小丛看见李二过来不但没有躲避,反而向他迎了过去,胸部那对饱胀奶水的大乳房随着步伐夸张的抖动。

  她走到了李二的身边一把便抱住了李二,李二一边用自己的大嘴亲吻着小丛的樱唇,一边把她的衣服掀起来,将那对丰满的乳房完全袒露出来,便伸手捏摸起来,随着他双手的挤压,小丛的奶水被他一股一股的捏了出来,摸了一会后,他把小丛摁在草地上,一口便叼住了她的奶头,大口吮吸起来,「天啊,」小珍心想,「小丛真的给男人喂奶。] 而被压在地上的小丛,似乎被李二吃奶吃很舒服,呻吟着抱着他的头,双手在李二的裆部摸索,李二被她摸得性起,一把扯开了她的裤子,挺着自己长矛般的阴茎便一下子插入了她的阴道,捣了几下便把小丛捣得淫叫连连。小珍看着看着,不和不觉下体已经潮湿,她解开自己的衣服,一只手用力抓住自己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处女的阴蒂上抚摸,并不知不觉得发出了呻呤。

  正自慰得爽快,突然胸前一阵剧痛,猛地睁开眼,原来是李二蹲在自己旁边,双手正握着自己的乳房捏弄,而他的嘴里仍然叼着小丛的奶头。小珍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突然觉得李二的手摸得自己的乳房特别的舒服,自己娇柔的粉红色的奶头已经勃起,李二俯下头去不失时机地一只叼住便吮吸起来,小丛把手伸到小珍的阴部,轻轻地摸弄她的阴蒂,刺激地她浑身发抖,接着小丛又趴到她的身上,把自己饱含乳汁的乳房低垂到她的嘴角,把奶头塞进她的嘴里,奶头刚一入嘴,一大股汹涌的炙热的略带甜味的奶水便射了小珍满口,小珍大口吮吸着,品味着奶水的滋味(小珍的妈妈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双乳也十分饱满,但小珍还依稀记得妈妈的奶水也很多,但她好像很少给自己喂奶。)突然,下体一阵剧痛,原来趁她品味乳汁的滋味时,李二挺着自己的阴茎插入了自己阴道,虽然很痛,但也伴随着阵阵快感使她不忍停止,她便下意识地咬紧了小丛的奶头,更加大口地吮吸。

  小丛的乳房被她咬得好疼,为了平衡,她咬看牙忍受着,并把那只空闲的乳头塞进了李二的嘴里,李二由於下身在用劲,所以咬得更重了。

  终於,李二身体猛烈地抽动了一阵,在小珍的体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三个人都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李二浑身大汗,小珍下体红肿并不断渗出处女血,而小丛的乳房上满是牙印,青一块紫一块的,只得自己在那里揉。

  李二休息了不到五分钟便又来了精神,他一边抓着小珍的乳房一边又趴到了小珍的身上,挺着阴茎便又插了进去,如果说第一次性交小珍还是快感和疼痛各半的话,这一次则剩下的全是快感了,她紧紧地抱着李二,惟恐他会停下来,小丛只得托着自己的乳房又塞给李二,并央求他捣自己几下,李二含着奶头答应了,他在小珍窄小的阴道里抽插得快要射精才拔出来塞进小丛的阴道,插了没有几下便又射了。

  从此后,小珍便也成了李二的性奴隶,经常被李二叫去陪睡,一对本已十分丰满的乳房被李二越摸越大,虽还不曾有奶,但尺寸却早已超过了小丛,有了小珍后,李二也很少和小丛性交,只是每天若干次吸乾她的奶水并含着她的奶头睡觉。二个月以后,小珍便有了身孕,丰满的双峰比从前又大了近一倍,原先娇小粉红的乳头也便成了暗红色的大奶头,并且开始分泌起了乳汁,李二十分高兴,每天都要数次吸乾小珍尚不算太多的奶水。

  后来,小珍的母亲发现了小珍怀孕,便责问她是谁干的,小珍见瞒不过去,只得如实说了,这一说,使母亲悲痛万分。

  二十年前,小珍的母亲—小芳,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她生活在河南,迫於生计,被自已的父母典卖给了村里的大地主—王一。

  虽然从小就家境贫困,但小芳仍长得花容月貌,不仅皮肤白嫩,胸前还长了一对小山似的乳房。

  王一是一个色鬼,有七八个老婆,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断过人奶,家中还给自己养了四五个奶妈专供自己吸奶。

  小芳一进他家便被他盯上了,尤其是那对饱满的双乳更令他神往,於是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作贴身丫环,时常跟她动手动脚,并经常当着她的面和老婆、情妇、奶妈性交、吃奶。

  久而久之,小芳一切都已习惯了,并听信了王一要娶自己作妾的谎言,终於将自己处女的身体和饱满的乳房奉献给了王一。

  临村有一个地主名叫张五,与王一交好,也是一个离不开人奶的男人,他有一个美女奶妈,名叫小睛,人靓乳大奶水足,王一早已对其垂涎三尺。

  她以前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侍妾,被老爷玩弄并产下一个孩子,孩子出生没多久,老爷便死了,孩子被送给了别人,而她则挺着一对正哺育孩子的巨乳被大太太卖到了妓院,妓院的妓女虽多,但乳房中能分泌奶水的却一个也没有,很快她便成为了妓院的红牌,每天登门索求吃奶的客人络绎不绝,从早到晚,她的乳?

  傆腥嗽谖埼迨羌嗽旱某?停惶焖麃淼郊嗽海蚶哮d询问有什么新货,老鸨就将张五带进小晴的房间,掀开了小睛的衣服便出了那一对正流溢着浓浓的奶水的大木瓜般的双乳给张五看,张五虽吃过很多女人的奶水,但还从未看过哺乳的妓女,因为妓女是不会停止接客而生孩子的,他让老鸨出去,一把便抓住那对绵软巨大的双乳,并叼住奶头使劲吮吸起来,一夜快活后,第二天便给她赎了身,带回家做自己的专职奶妈。

  他和张五常在一起鬼混,并时常打一些下作的赌。

  他们两个因为都爱人奶,所以便以自己奶妈的奶水作为赌博的工具。

  他们两人每半个月进行一次射乳比赛,所谓射乳比赛,就是每人派出一名奶妈,双手挤奶,滋得远的为胜方,胜方可拥有对方该奶妈三天的所有权。

  原本双方均各有胜负,二个月前张五有了小睛后,王一便从没赢过。小睛的奶水极足,每次都可毫不费力地轻轻一挤,奶水便滋出去一米开外。

  每次王一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奶妈被张五搂着上了轿子,张五有时候还故意在他面前摸着他奶妈的乳房吸吮奶头。三天后,当这名可怜的奶妈回来时,肯定是被张五摸得乳房红肿,奶水干干的回来。

  王一并不是心痛自己的奶妈,在他的眼中,这些女人和畜生没什么区别,当这个奶妈的乳房再次胀鼓起来的时候,他仍会像饿狗一样扑上去叼住她的乳头暴吸一通,他所遗憾的只是自己总也吃不到小睛的奶水。

  为此他不断的令自己的手下四处为自己寻找奶妈,当时兵荒马乱的找一个哺乳少妇作奶妈很容易,但总也找不到可以赢小睛的女人。

  占有了小芳后,他对小芳丰满的乳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觉得这个女人没准能够赢小睛,他便使她怀了身孕,并专门派一个奶妈给她喂奶以使她产后能大量分泌乳汁,终於十个月后,小芳分娩了,生下了一个孩子。

  小芳一分娩,奶水就多得像泉涌一样,整天淌个不停,他不让小芳给孩子喂奶,把小孩交给别的奶妈带,自己每天就叼着小芳的奶头不松口,就连晚上睡觉时都得含着小芳的奶头。有几次晚上,小芳奶涨了,想给孩子喂几口奶,刚把孩子抱过来,轻轻地把自己的奶头从王一嘴里拨出来想塞进小珍的嘴里,王一便醒了,他一把便抢过孩子放在一边,将小芳摁在床上,又将她的乳头含在自己嘴里,大口大口地吞咽她的乳汁。

  这样过了半个月,这一天又到了射乳比赛的日期,小芳的乳头经他一刻不停地吮吸变得极为丰盈,乳房胀得极大,奶水也极为丰足,只要一刻不吸奶水便会从奶头里淌出来,手握乳房轻轻一挤,奶水毫不费力便会滋出去一米多远。天刚一亮,张五便带着小睛来了,一年多来,由於小睛的原因,张五已经陆续吃王一几十个奶妈的奶水,以为今天自己仍然必胜;小睛则极其骄傲的挺着巨乳,故意半敞着怀,两颗被张五吮吸了一年多而变得极大的乳头有一寸多长勃起在乳峰顶端,流淌的乳汁浸湿了胸衣。

  王一带着小芳出来了,小芳穿了一件宽松的小褂,但胸前仍绷得紧紧地,一对巨乳随着乳汁的喷涌不停地颤抖,胸前已经完全湿透了。

  王一来到张五面前,一把掀起小芳的小褂,张五看得待了,他一直认为小睛的双乳是人间无双的尤物,但现在这对乳房显然比小睛的双乳还要大一号。

  他告诉小睛,一定要赢得今天的比赛,他很想尝试一下捏着这一对乳房吃奶的感觉。小睛妒忌得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乳房,第一次感觉到了压力。

  张五扯开她的上衣,轻轻地揉了两下她的乳房,她便手捧双乳,走到了射乳线上,双手握紧乳房,使劲一挤,两条乳线从乳头中激射出来,足有一米五远,然后揉着自己的乳房骄傲地走了回去。

  小睛射完乳后,小芳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也走到的射乳线上,她捏住双乳使劲一挤,两股喷泉似的奶水直射了有两米开外,她赢了。

  张五铁青着脸,贪婪地看着小芳仍在流淌奶水的大奶,咽了口唾沫便转身走了。

  王一大喜,奖励般的揉了几下小芳的乳房,就来到小睛身边,一把便捏住了自己梦寐以求了一年的滑腻柔软的大奶,捏了几下后,一口便叼住了小睛硕大的奶头吮吸起来,他吸得无比激动,毕竟这是自己用了二十多个女人才赢来的。

  吸着吸着,他觉得自己的阴茎已高高地勃起了,便搂着小睛便往自己的卧室走,一边走着一边还是舍不得离开她的乳房,仍是吃着一只捏着一只。进了卧室后,他将小睛扒得精光,手一摸,发现小睛的阴道已经湿透了,於是挺着自己的长矛便插了进去,下面抽送着,嘴和手仍然一刻也不闲着,仍在她的双峰上使劲。

  小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妇,她的性交技巧极高,全身配合着他的动作不停地运动,令他欲仙欲死,最后他一边吮吸着小睛的乳汁一边在她的体内射出了精液。

  再说小芳,眼看着王一吮着小睛的奶进了房间,而自己的乳房也因胀满了奶水而非常的胀痛,王一怕小芳给小珍喂奶把小珍藏了起来,自己的奶水无法发泄,无奈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过一个盆便把自己的乳汁往盆里挤。她一边挤着自己的奶水,一边想念小珍,自己的奶水胀得要挤掉,而自己的孩子说不定正在什么地方嗷嗷待哺。

  突然从背后伸出一双手来,一把便将自己的双乳抓住,她猛然回头,发现抓住自己双乳的原来是王一的独生子—王二。

  这王二是一个花花公子,今年还不满二十岁,仗着自己老子有钱,整日在外眠娼宿柳,同时他也是一个离不开人奶的家伙,王一所有的奶妈除了小芳以外,其他人的奶水经常被他吮吸,就连他自己前些日子刚刚生育的姐姐都要每天几次把奶头塞进他嘴里让他饱餐几顿奶水。

  府里的女人除了王一的奶妈,还有几个丫环被他强奸后生育并做了他的奶牛。

  他早已对小芳乳汁极为丰富的巨乳垂涎三尺,但王一整日都和小芳在一起,使他一直没有接近小芳的机会,如今天赐良机,他怎能错过?小芳说:「少爷,你放了我吧,给老爷看见了不好。] 王二一边手上毫不停顿地搓揉着她的双乳,一边淫笑着说:「宝贝,不用怕,我爹今天刚得到小睛,三天之内他是绝对不会离开房间的,你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说完话,低下头来,一口便将她的乳头叼在嘴里,轻轻一裹,一大股激流般的琼浆便直射喉咙,使小芳的乳房顿觉放松。

  小芳本想推开他,但那种随着乳汁的流淌而带来的轻快、酥痒的感受又令她欲罢不能,她呻吟着,把王二的头紧紧抱在怀里。「舒服吗?宝贝。」王二含着她的奶头问。

  「舒服多了,来,吃吃这个。] 小芳说完,把他嘴里的奶头轻轻拨出来,又把另一只奶头塞进了他的嘴里。吃着吃着,王二的阴茎已翘翘得老高,他一把抱起小芳,扒光了她全部的衣服,把她丢到床上,一边继续吮吸着她的奶水,一边把阴茎慢慢插入她早已洪水泛滥的阴道。

  王二阴茎在用力,吸吮乳头的嘴所用的力量也逐渐加大,小芳上下同时受到攻击,使得她兴奋异常,奶头虽然被他吸得有一点痛,但这种滋味是她从未有过的,毕竟,王一虽然依* 女人乳汁的滋补而不显老态,但毕竟不能和王二这二十岁的小伙子比,小芳直到此才真正体会到了性交的乐趣,和这种享受比起来,奶头的疼痛实在已不算什么了。

  王二在她体内足足抽插了半个多小时才射精,灼热的激流一下一下射在她的子宫壁上,使她抽搐了半天。

  射完精以后,他趴在她的身止,阴茎仍然停留在她体内,小芳从兴奋中逐渐苏醒过来,抱着他,托着自己的双乳送到他的嘴边,说「少爷,你累了,再吃一点奶水吧!」王二也不客气,双手接过她送来的双乳,推到一起,张嘴同时叼住了她两只乳头,他轻轻吸吮着,并让两只乳头相互纠缠在一起,用舌尖轮流舔着她两只乳头上的乳孔,一口一口吞咽着她的奶水。

  吃了一阵后,停留在小芳体内的阴茎又一次勃起,他又再次抽插,再次射精。

  射完这次以后,他把阴茎从她体内拨了出来,起来穿上衣服便要离开,小芳此时已经离不开他了,问他什么时候再来,王二穿好衣服后,又坐在床边玩弄了一阵她丰满、柔软又不失弹性的大乳房,说晚上过来,然后便离开了。

  王二出了小芳的屋子,迳直来到了自己的姐姐—小芝的房间。小芝是一个被王一强奸了的丫环所生,这个丫环长得很漂亮,又长着一对硕大的乳房,被王一看中想拿来作奶妈,便强奸了她,生下小芝后,这个丫环果然成了一个乳汁充足的大奶牛,从早到晚,奶头几乎都被王一叼在嘴里,这样持续了近半年,半年后,王一由於又有了别的奶妈,所以不是每天都叼着她的奶头不放了。

  她有了自由后,因为正值青春年少,不久便和王府中一个管事先生勾搭上了,那个管事先生垂涎她丰满的身体和那对分泌乳汁的乳房,每当王一外出或在别的女人屋里寻欢时,他们俩便厮混在一起,而那个男人每次都要吸乾她的乳房,所以有时当王一吃她的奶时,总是已经吸不出什么东西,觉得很是纳闷。

  有一天,王一偷偷盯着她,看见她进了管事先生的房间,便带人闯了进去,进去一看,只见那个管事先生舒服地躺在床上,这个女人趴在他身上,双乳悬挂着,正好挂在他的嘴边,那男人双手捏着一对大白奶,正叼着奶头吃得起劲。

  王一命人抓起二人,看见那女人的一对白生生的大奶兀自向外不停地流淌着奶水,大怒,将管事先生沉了塘,又把那个女人赏给了自己的手下。

  他手下的这帮人跟随了王一多年,整天总见着王一吃女人的奶,但自己却从未吃过,突见王一赏给了一个哺乳的女人,均大喜,十几个人拥着她便进了屋,一拥而上,十几个人便抢着叼她的奶头,抢不到奶头就在她的身上乱啃乱咬,吃着奶头的也咬着奶头不松口,结果硬是把她的两只奶头给咬掉了,当天晚上便一命呜呼。

  所以小芝虽是小姐,但在家中却没有什么地位,只是继承了自己母亲的优良传统,长大后一对乳房长得极为丰满,王一常会在没人的时候抓摸她的乳房。

  又过了几年,小芝突然怀孕了,大家都知道这个种是小芝的亲爹—王一下的,生育后,王一给她的孩子另找了一个奶妈,自己则每天都要叼着自己亲生女儿的奶头叼吮几遍。

  这时,小芝正揉着乳房在房里急躁不安地走来走去,一看见王二,骂道:「小冤家,跑到哪里疯去了,是不是又在哪个骚女人的怀里讨奶吃了,老娘的奶都胀死了,可又不敢喂孩子,怕你又和上次一样,吃不出奶就使劲咬。」小芝是王二的亲姐姐,但两人却一直有着不正常的性关系,从小到大,两个人经常睡在一起,王二每天都要捏着小芝的双乳才睡得好觉。小芝这年22岁了,长得也很美,乳峰鼓胀。

  小芝知道弟弟也爱吃女人的奶水,当王一不吃自己的奶时,便经常把自己的奶水留给弟弟吸吮,可是有一次,小芝刚给王一哺完乳,双乳被吸乾了,王二又来了,吸不出奶来他便在小芝奶头上使劲咬,最后把小芝的血都给吸了出来。

  王二一把便抱住小芝,双手直接伸到她高耸的胸部,轻轻抚摸,刚摸了没两下,奶水便从浑圆的乳峰中流淌了出来浸湿了胸前的衣服,王二扯开她的上衣,露出了小芝那对大木爪似的饱满的大乳房,继续揉着她的乳房,看着一股一股奶水顺着奶头向下滴。

  小芝被胀得实在受不了了,笑骂道:「冤家,快点把我的奶头含到嘴里去吧,我胀死了,你爱怎么咬都行,只求你快点吃。] 王二笑着说:「我想躺在床上吃。

  「你还真会享受,算了算了,今天你想怎么样我都依着你。] 於是,两人上了床,王二躺在床上,小芝趴在他上面,两只雪白的大木爪垂下来挂在他的嘴边,小芝托起一只正滴着奶汁的乳房,把鲜红乳头连着乳晕整个的塞进了他嘴里,还唯恐不够,又把乳房往他嘴里塞进去一部分,因为王二吸奶不喜欢只吸奶头,而最喜欢含着乳房上的软肉,轻咬着把奶水往外嘬。

  王二含着小芝乳房上的嫩肉,并用手捏住挂在自己脸上的两只低垂着充满液体的大奶,他很喜欢女人趴在自己上面把乳房挂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因为这时女人的乳房完全自由垂挂,是最柔软的时候,一双手可以完全抓住它们捏玩,更不用说是哺乳期少妇本来便已绵柔无比的大奶了。

  王二在她的乳房上使劲嘬了一口,一股琼浆立刻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下肚,小芝随着抽了一口凉气。

  「太舒服了,再用力点。」小芝说。王二於是加大了嘴和手的力度,吸得小芝娇喘阵阵。

  小芝又把另一只尖尖的乳头递到他嘴边,「来吸两口这只,这只已经胀得不行了。] 王二吐出了嘴里的那只乳房,一口便把小芝送到自己嘴边的那只乳房吞了一大半含在嘴里,嘴里咬着一只乳房,一只手在她光滑的背上抚摸,眼睛紧盯另一只被紧攥在手里的大乳房,他的手深深陷入她的乳房,软绵绵的乳房从指缝里绽出肌肉,尖尖的奶头被揉得坚硬而耸立起来,雪白的奶汁从他的手指缝里浸出来,滴到他的脸上,他用小指轻轻捏住那只乳头,忽轻忽重,不忍释手。

  进而他又把那只乳房也塞进嘴里,把整个嘴里塞得满满的,他进一步加大了吸奶和捏乳房的力度,牙齿在乳峰上轻咬,双手把乳房里的奶水往嘴里挤,一时间,奶如泉涌,使小芝极为畅快。

  她把手伸到他的裆部,发现他早已是一柱擎天了,便解开了他的裤子,又脱掉自己的短裤,在他的阴茎上坐下来。

  她虽已生子,且经常被王一的阴茎在体内抽插,但令人销魂的阴道仍像处女一样紧绷,试了几次方才把他的粗壮的阴茎完全容纳在自己的阴道里。她坐在上面插动着,阴茎的畅快更加强了王二吸吮乳房的力量,他差不多已是在咬乳房了,小芝此时不仅不觉得痛,反而觉得特别舒服,阴道里的淫水往下不停地流淌,滴到他的身上,此时她体内全部的水份都已变成了他的。

  随着小芝一阵猛烈的抽动,王二的阴茎在她体内爆炸了,浓浓的精液留在她的体内,就在此时,小芝的双乳也刚好被他吸乾,精液换取了奶水,王二仍意犹未尽,仍含着她的乳峰轻咬,双手也不放弃地挤捏着的乳房,希望还能有一点剩余,发现乳房里已确实没有一滴奶水后,他放弃了努力,吐出了两颗奶头。小芝的乳房上已满是牙印和手指的捏痕,小芝这才觉得有点痛,她心痛地轻揉自己的玉乳,说:「冤家,看来我的奶头非得给你咬掉你才安心。] 「但是你刚才舒服吗?」王二问她。

  小芝娇媚地含着笑点点头。两人搂抱着躺在一起,王二的双手仍不舍地在小芝的丰乳上轻轻抚摸,摸着摸着,突然觉得一股炙热的液体滴在手上,推开手一看,是一堆奶白色的液体,并散发着阵阵奶香,原来是小芝又开始泌乳了,怎么会这么快呢?王二正在奇怪。

  「冤家,我看你每次吃奶都是意犹未尽的样子,每次都是吸乾了还叼着不肯松口,我就每天喝一大碗无盐猪油汤,这样可以加大奶水的分泌量,并能缩短奶水分泌周期,让我的小谗鬼能够吃吃饱。] 「宝贝,你真是太好了。] 王二又翻下来,让小芝躺到自己上面,这一次直接将两只乳房推到一起,塞进嘴里,大口吸吮起来。

  晚上,王二果然如约来到了小芳的房间,小芳早已等不及了,鼓胀的乳房已经要被里面所充满的奶水挤爆了,但她舍不得把它们挤出来,她坚信王二晚上会来,她要让王二含着自己的乳头把胀得自己疼痛的奶水吸乾。

  终於,她等来了王二,当他插上房门来到她床前时,她如同疯狂般地扒光了王二身上所有的衣服,把王二摁在床上,自己则趴在他的身上,正是王二所喜欢的姿势。

  他用焦灼的嘴唇拱动着她的前胸。

  她毫不犹豫地急切地撩起衣服,把那两只灌满浆汁的、像金黄色的哈密瓜一样的乳房一起低垂到他的脸上。

  他的嘴在寻找乳头,乳头也在寻找他的嘴。

  当他颤栗地含住她,她颤栗地进入他的嘴巴时,两个人都像被开水烫了一样,发出迷狂的呻吟。

  他感到有十几股细细的、但却强劲有力的乳汁的细流射击着口腔,在咽喉处汇合成一股甜蜜的热流,灌注进他的胃。

  三天很快便过去了,在这三天里,王一几乎没有离开过房间,小睛的双乳、下阴、奶水以及那出色的性爱技术使他极为沉醉。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王一刚吸完一次奶,正躺在小睛酥软的乳谷中,双手象捏着一团大绵花似的捏着她的巨乳,不停在抓、捏、推、荡,然后将双乳高高的推在一块,使得丰盈的奶头更显突出,见乳头逐渐潮湿,几滴晶莹的乳汁从乳头上泌出,香气袭人。

  他忍不住了,一口又叼住着奶头嘬了起来,一只乳房还没吃完,门口便有一个丫环来报,说张五来了。

  王一已经完全被小睛的双乳给吸引住了,他实在舍不得离开小睛的乳房,又使劲嘬了几口奶头,他才依依不舍地把小睛的奶头从嘴里吐出来,搂着小睛便进了客厅。

  张五在客厅里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总算看见小睛出来了,但还被王一抱着,并且王一的双手还一边一只地抓着小睛的双乳捏玩。

  张五于是想走,王一却舍不得这一对自己玩弄了三天的玉乳从此离自己而去,便提出是否可以用别的女人再交换几天。

  张五自从在挤乳大会上目睹了小芳的肥奶之后,心里就一直恋恋不忘她醉人的丰乳,幻想能有一天可以叼着她的乳头吮吸她能喷射出两米开外的乳汁。

  张五一时没有表态,王一急了,立刻让人叫来了小芳。

  小芳昨天晚上又给王二哺了一夜乳,但今天,她知道小睛要走了,她怕小睛一走后,王一立刻就要来向自己讨奶吃,所以王二虽然索奶,也没有给他,最后王二无法,只得去了小芝的房中去吃小芝的奶。

  当小芳出现在房中的时候,张五的眼睛都一下子直了,小芳身上仅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褂,小褂几乎兜不住那对丰满的乳房而被撑得老高,胸前的衣服被激涌的乳汁浸湿了一大块贴在胸前,一对褐色的奶头清晰可见。

  王一把小芳叫到自己身边,把手从小睛的乳房上抽出来,一把掀开了小芳的衣服,露出了那对大肥奶用双手托住便揉摸起来,很快,双手便满是小芳溢出的奶水。

  王一腾出了一只手,又伸进了小睛的怀里捏住了小睛的一只乳房。

  他的双手同时捏着二女的双乳,暗自比较,小芳的乳房无论从大小、弹性、柔软度以及奶水的数量和质量来说都比小睛强,小睛的乳房由于长期被男人玩弄,乳房变得极为柔软,但弹性已经不太明显了,只是小睛荡妇般的床上功夫实在让他迷恋。

  王一于是便对张五说,愿意用小芳和小睛交换一个月。

  张五心里虽极为愿意,但表面上却坚决不同意,他说小睛的床上功夫很好,自己不换,除非,另外再给自己一个乳妇。

  王一想了半天,家里的奶妈,除了小芝外,张五肯定都不会同意,此时他已不再顾及是自己的女儿了,又让人把小芝叫了出来。

  张五看见这个美貌的女人,来到她身边,一把扯开她的衣服掏出那对丰满的雪白的乳房,用手捏了几下,很软很有弹性,又用嘴叼住奶头吸了一口,甜甜的且奶水很充足,便答应了。

  王一大喜,立刻便送走了张五,拥着小睛便进了房间,扯开她的上衣,双手把乳房往中间一推将两只奶头挤在一起,嘴一张,同时叼住两只奶头便大口大口吸起奶来。

  再说张五,拥着两女上了轿子,两女一起坐一个,他一把便抓住了小芳的巨乳,这是他盼望了多天的宝物,他使劲地捏着,充分地体会着它们的巨大和柔软,并看着一股股奶水从奶头上溢出,终于他忍不住了,颤抖着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吃起她甘美的奶水,此时,腾出来的一只手就又爬上了小芝的乳峰。

  小芳见当着小芝的面被男人吸奶觉得很是难堪,她不知道为什么男人们都那么喜欢女人的奶水,但她看见小芝被捏住双乳并无什么反应,便也就不再抵抗了。

  吃了一会小芳的奶头后,握着小芝乳房的双手被她流淌的奶水给浸湿了,他舍不得浪费小芝的奶,便转过来了叼住了小芝的奶头,一样的味美,一样1的甘甜,一样的汹涌。

  就这样,一路上,张五都没有停止吸吮两女的奶头,往往刚吸了几口小芳的奶头,发现小芝的奶水正在往下滴,便又吃小芝的奶,可刚吃了几口,却发现小芳的奶水又在往外流淌,只得回过来再吃小芳,最后,他索性让二女* 在一起,同时含住了二女的各一只乳头,双手则分别抓住二女空闲的乳房,比较着二乳的大小和弹性,二女虽都长着一对傲人的大奶,但相比之下,小芳的更大却更有弹性,而小芝的奶头则比较大,硬硬的捏在手中也无比惬意。

  到了张府的大门口,那几名轿夫停下轿来敲敲门,门开了,出来几名仆妇,把轿子抬了进去,又到了一扇门,抬轿的换成了几名年轻女子,这才进了张府的内院。

  停下轿,当张五搂着小芳和小芝下轿时,发现有一大群女人迎了过来。

  这群女子足有二三十人,全都赤裸着身体,一丝不挂,胸前无不挂着两只巨大的奶子,随着走路的步伐,高耸的乳房晃晃悠悠地胸前抖动,小芳和小芝一看便知道,这群女子竟然都是乳房中有奶的哺乳期少妇。

  这群女子围住张五,也不管小芳和小芝在场,一个个莺声燕语,“爷,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人家的奶已经胀得受不了了。”然后,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托着乳房便要往张五嘴里塞,张五吃了一路小芳和小芝的奶,那里还吃得下这些个女人的奶,他避开这些送到嘴边的乳房,伸手在这些雪白的丰乳上安慰性的抚摸了一圈,说“爷现在不吃你们,爷要先去洗澡,你们一起来侍候吧。”

  这些女人仍不依不饶,说:“爷最坏了,又要让人家把奶都挤掉,人家可不愿意,人家要爷叼着人家的奶头,把奶吃到肚子里去。”见张五还是没有吃奶的意思,便只得跟着他一起进了浴室,小芳和小芝也跟了进去。

  进了浴室后,这些女人便围住浴盆,双手挤奶,顿时数十条奶线齐发,射入浴盆,有几个女人还在跟他撒娇,说:“爷,人家挤不动了,你来帮人家挤吧。”

  原来,张五为了保养,便每天用人奶洗一次澡。

  张五见这些女人不听指挥,说:“你们挤得好的,爷今天就让她来给爷擦澡,还吃谁的奶,挤得不好的,爷便停吃她奶三天。”

  这些女人一听,都不再胡闹了,纷纷认认真真地挤起自己的奶来。

  不一会儿,浴盆里竟然被挤了大半盆人奶,这时,张五由几个女人脱去了衣服,躺在了这盛满人奶的浴盆里,并叫了几个女人命令她们给自己洗澡。

  这几个女人非常高兴,立刻跨进了盆里,托起自己雪白的乳房,在他身上擦拭起来,其中给他擦脸的女人,故意将两只坚挺的乳头来回在他的嘴边掠过,希望他能一口叼住自己的奶头,还故意将乳房中尚存的奶水挤在他的嘴角;而给他洗下身的女人更是用双乳夹住他粗壮的阴茎来回套动,玩起了三明治;剩下没有被点到给自己洗澡的女人则都跪在一边,托着双乳放在浴盆边缘上,渴望他能在自己的乳房上抓一把,甚至吸一口自己的奶头。

  张五被这些女人等候得异常舒服,路上所的小芳和小芝的奶水也消化得差不多了,特别是那个女人挤在自己嘴角的奶汁散发出阵阵奶香,那不停磨擦自己嘴边的枣红色的大奶头把他的性子一下子又给激发了起来,他一口便裹住那女人的奶头使劲吸吮起来,一股极度的舒畅立刻传遍了女人全身,使她不住呻吟起来。

  其他女人一见别人的奶头被老爷宠幸,纷纷托着自己的乳房便奉献上去,霎那间,一对对丰满雪白、乳汁横溢的乳房凑到了他的嘴角,压到了他的脸上,一股股灼热的出自不同奶头的奶水在他的脸上流淌,模糊了他的眼眶,流进了他的眼里,叼在嘴里的奶头不断地被别的女人拉出而换上自己的,那每一只奶头仅吸了一两口,便会被别的奶头换掉,张五吃奶的欲望却始终得不到满足。

  他于是吐出了嘴里的奶头,命令众女全部到卧室里去,并组成肉床,给他享用。

  他让小芳和小芝洗一下澡,等他一会儿吃奶,就被那一大帮女人簇拥着进了卧室。

  进入卧室后,那些女人全部平躺在地上,组成一张肉床,只见到一对对高耸的乳房,他爬了上去,轮流吸吮那一只只被奶水胀得鼓鼓的奶头,双手在一对对软绵绵的乳房上摸捏。

  吸了一阵奶以后,他又将自己挺立了半天的阴茎插入了身下女人的阴道,女人在他身下扭动着,阴户紧紧吸住他的阴茎,随着身下女人扭动的频率,他吃奶的力度和速度也不断增快,阴茎在一个女人的阴道里插了一阵后,换了一个女人继续抽插,这样插了十几个女人后,他终于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他把阴茎从女人体内抽出,任凭精液随着身体的抽动而泼散,女人们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抢夺他射出的精液,离得近的,含住他的阴茎使劲吸吮将龟头上残留精液舔得干干净净,离得远的,就趴在地下,舔食射出的那一点残余。

  张五射完精后,平躺在地上不动了,那些女人抢食完精液后,又蜂拥过来,向他献上了自己饱满的双乳中的琼浆玉液,他轮流地吃着一只只奶头,不一会儿,阴茎又竖了起来,一个女人立刻便坐上去,一下子便将他的肉棒完全容纳在体内,她跳动着,满胀的乳汁随着她的跳动不断向外喷射,她跳了一会就被别的女人赶了下去,女人们轮流骑在他身上,用自己的阴户吸取他阴茎的养份,最后一个女人在他身上运动时,发现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被他吸奶的女人微微露出痛苦的神情,知道他吸奶的力量在加重,而被他的抓在手中的那几个女人的乳房则已完全变了形状,他的手深陷在乳肉里,知道他又要射精了,便从他身上下来,用嘴叼住他的阴茎加快速度,终于使精液在自己嘴里完全喷发,等到别人发现时,精液已被她一滴不剩地吃进了肚子里,别的女人无可奈何,只得又托着自己的大奶送到他的嘴里,给他补充营养。

  而有几个奶水已被吸干的女人,则在一旁轻揉自己红肿的乳头、青紫的乳房,并盼望自己的奶水快点胀满,从而继续加入这一争宠的行列。

  小芳和小芝于是也成为这些女人中的一份子,每日里托着双乳、张开大腿等待他的恩宠,张五也的确对这二女恩宠较多,毕竟这两个女人是别人的奶妈,用一些日子后是要归还的,他整天抱着她们二人的乳房吸吮不停,使其他的奶妈又妒又恨。

  民国乳妇2民国初年,曹锟在北京执政时期,山东临沂一带吃人乳之风盛行,当地官员、恶霸、富户家中无不有一两个供喂奶的奶妈,少数人家中竟有五六个甚至十几个奶妈。

  县里还特设了一个奶妈房,一些姿色平常的哺乳女人便在那里向普通男人奉献自己的乳汁。

  当地男人吃奶并不象有些地方由女人将乳汁挤在容器里,而是由男人们直接从女人的乳房中吸取,一时间,当地男人无不以日吸人奶为荣。还有些男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也不惜让自己的家人,也不管是妻子、媳妇还是女儿,一旦生育产奶后便强迫她们去奶妈房去做奶妈,而用她们在奶妈房给别的男人喂奶挣来的钱给自己去奶妈房吸吮别的女人的乳汁。

  一年,从陕西米脂搬来一家人家,丈夫叫大刚,妻子叫小全,他们还带着一个出生刚两三个月的婴儿。

  俗话说“米脂婆娘个个美”,小全的确是个极其出色的美人,她全身肌肤雪白,白得几乎能掐出水来,她的身材苗条,而那对正在哺育婴儿的乳房极为高耸坚挺,但由於实在太大,也几乎一直挂到脐部,她的一只乳房大盖有二十几斤重,那充足的乳汁不用掐也整日流淌不停。

  虽正时值盛夏,小全却不敢只穿单褂,一来自己的乳房实在太大,太招人;二来自己的奶水太多,每天必须用手巾护在胸前吸取溢出的奶水,就是这样,也几乎每个时辰都得换一块。大刚夫妻俩到了临沂后,用自己的积蓄租了一间房,开了一家豆腐店。

  很快,小全的到来便引起了当地一些“贵人”的注意,他们便开始打起了小全的主意。

  当地有一个恶霸,叫大多,他是曹锟的侄子,连山东省长都得畏他三分,他在当地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谁家嫁女娶妻,新娘子必须先由他开苞;谁家的媳妇生了孩子,第一个月的奶水必须由他享用。

  他手下有几十个打手,在当地气势熏天。

  他家中有二十个老婆,更有二十几个奶妈,这些奶妈的奶水除了供他吸吮外,每天还得供他洗浴,他躺在大盆里,几十个奶妈围在周围,一起手捧双乳往盆里滋,一股一股炽热的乳汁流过他的嘴角,流进盆里,最后这些奶妈还需要手托自己肥硕的乳峰为他洗净全身,他舒适地躺在大盆里,享受着一对对柔软的乳房按摩自己全身的快感,嘴里还时不时地叼住一只低垂在自己面前的乳头吸吮,双手也不停地在那一对对丰满的乳房上轮流抓捏。

  他听说了小全的事后,便命自己手下的一个奶妈—小双去说服小全,他这次想让这个巨乳女人自己臣服在自己脚下。

  那天县城正逢集,大刚一大早就出去了。

  小全挺着一对胀鼓的巨乳进了磨房,不一会儿,小双来了,这几天两人已经很熟悉,正说着闲话,孩子忽然哭起来。

  小双就忙停了手,撩起衣襟手托着一只乳房便给孩子喂奶,她怕呛着孩子,只能很费力地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托着乳房,只能让孩子吸住乳头,因为否则的话,她的巨乳完全能把孩子给闷死。

  而另一只空闲的巨乳鼓胀,一滴滴晶莹的乳汁从粉嫩的勃起了一寸多高的乳头涌出,后来竟变成了一条线流淌在地上。

  孩子喂过了,两个乳房却仍然憋胀得不行,小全就又撩起衣襟,捋着乳头一下一下地挤奶水。

  奶水很旺,水枪一样射出去,地下很快就弄湿了一片。

  挤了半天,小全的双乳还是胀得跟球似的,一点没有瘪下去的意思,小双瞪着她的双乳,妒忌地咽了一口唾沫,她知道自己的乳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排泄一定早已空瘪了。

  小双心里一动,立刻就笑了,说是村里的大老爷—大多得了一种古怪病,大夫说要用奶水做药引才行,末了就问小全能不能帮帮忙。

  “人家老爷说了,要多少钱都行。”小双说。“那你干嘛不给他挤一点呢?”

  小全知道小双也是一个哺乳的女人,但她不知道小双和大多的关系以及当地吃人奶的情况。“这还用说,我早就挤过了,但后来大夫说,因为我的奶不是头胎奶,所以不行,现在不知有多少喂奶的女人盯着这个差事呢!”

  “还要啥钱呀?”小全说,“只要给他挤一点就是了,反正妮子也吃不了……”

  “咦,不要钱可不行。”小双说,“人家大老爷有的是钱……再说他也不是用一次两次,他见天都得用奶水哩。”

  小全笑笑没再吭,没再吭就算应允了。

  第二天小双就拿着碗来挤了一次奶水。

  隔了一天,小双又来了。

  小全见小双空着手,以为大多的病好了,谁知一打听,说是病又加重了,大夫说要用热奶水才行。

  “咋了,俺那奶水还不热吗?”小全问。

  小双就笑了:“傻妹子,你那奶水热是热,可一端到家就不热了。”“那……放火上热热不就行了吗?”“那咋行?放火上一热就不鲜了。”事实上这是一个很笨拙的圈套,但是小全丝毫没有察觉。后来小双就跟小全商量,说是再加几个钱,让小全每天到大多那里去一趟,也好现挤现用,最后问小全行不行。

  “你看行不行?”小双问。

  “你是说在他那里挤呀?”“那有啥呀?又不是当着大多的面……”小全仍有些犹豫,后来摇了摇头。“这怕是不行。”她说,“前天你来挤奶,俺外头人听说后就有些不允意,只是看了你的面子,他才没埋怨我。

  如今要是见天往大多那儿跑,俺外头人怕是不会答应的……“小双问:”他为啥就不答应?“小全说:”我起初也不知为啥,后来才知道他怕我象有些女人一样给有钱的男人做奶妈。“小双说,”我说别憨了吧大妹子,干啥不是图挣俩钱哩?大多的这病怕是年儿半载也好不了,只要他肯出钱,咱何必死心眼?真是的,莫非你嫌钱扎手呀?“”其实俺也没啥,只是怕俺外头人不允意……“小全说。小双就笑了:”你看妹子你多死心眼!他不允意,你就不会瞒着他吗?“小全笑笑没再吭。

  应该说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失误。因为这个失误后来不仅导致了一个女人的堕落和沈沦,同时也给一个家族带来了一场灾难性的后果。

  但是小全当时绝对不会想到这一点,当时这个女人只是想抓住一个挣钱机会,所以后来她终於很快答应了小双,第二天一早就匆匆地到大多家去了。

  后街有一座很气派的深宅大院,那便是大多置下的私宅。

  今天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大多让自己的老婆们和奶妈们全部呆在自己的屋里不许出来。

  小双领着小全进去见过大多以后,她推说有事就先出来了。

  不过小双并没有走远,后来她一直在门口等候着小全。

  事实上小全在里面也没有停留太久,仅仅过了一会儿工夫,小双就看见小全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小全跑出来的时候气色很难看,眼里好像还汪着泪水。

  小双很吃惊。“大妹子,你这是咋了?”她跑上前去问。

  小全又窘又气:“他,他不要脸!”“不要脸?他咋不要脸了?”小全红着脸直骂:“日他祖奶奶的,我正在解着怀挤奶哩,他从背后抱住了我,说是想抱住我的奶子吃,吃鲜奶水……”小双一听却笑了。

  “你没让他吃不是?”

  “我让他吃屁!日他先人我扇了他兔孙一耳光……”

  原来,大多把小全带进了一间屋子,假意给了她一个盆,让她把奶挤在盆里,便关上门出去了,小全看看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把门拴好了,便解了衣服,掏出那对胀满的巨乳对着盆挤起奶来。

  但这间屋子是有暗道的,正在小全专心挤奶的时候,大多从暗道钻了出来,贪婪地看着小全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如果用现在的标准的话,小全的胸围能达到将近七十寸,如果她戴上胸罩的话,那一定得是H罩杯。

  他注视着从小全一寸多长但却依然粉嫩的乳头中射出的激流,终於忍不住了,他从背后一把便抱住小全,双手一边一只抓住她的双乳,她的乳房实在太大了,自己的手仅仅能够罩住乳晕的一周,她的乳房极为柔软,捏在手上就象一对大面团。捏了几下后,激涌的乳汁早已将他的双手浸湿,他俯下头去,一口便叼住了小全一只硬挺的乳头使劲嘬起来。

  一时间,胀痛的双乳随着乳汁的快速排泄顿觉轻松,再加上从未经过如此场面,她的奶水虽多,但大刚却舍不得吸吮,大刚总感得乳汁是女人的精血,只有在小全的乳房实在胀痛难忍时,才会叼着乳头吸吮一番,就是吃奶也是非常轻柔,唯恐吮痛了小全的乳头,绝不会象大多这样使劲地吮,但大多吮得她很兴奋,一时间使她感到眩晕。

  等她惊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几分钟以后了,大多的肚子里已经灌满了自己的奶水,仍在不停地嘬着自己的奶头吸着,而另一只乳房被大多的手使劲抓捏着,不停地变幻着形状,使她感到羞愧和愤怒,她一把挣脱了,劈手打了大多一记耳光,掩上怀便冲了出去。

  因为羞愧,她没有向小双说自己已被大多吃了“鲜奶”一事。

  小双又笑起来,笑过了又搂住小全劝个没完:“哎呀妹子你可真不会事儿!

  都已经是领过娃子的人了,还有啥好在乎的?不就是抱住奶子吃几口吗?日他妈他硬是没来抱我,要是抱了我呀,吃就让他吃去!只要他肯出钱,别说是吃几口,就是让他搂住干一回又咋了?”“你算了吧嫂子!俺可不是那号女人……”小全一扭身子走了。

  不过回到磨坊以后,小全什么也没说,照样起早贪黑地开他们的磨坊。

  但是没过几天磨坊就开不下去了,因为所有的店铺很快就跟他们断了来往。

  隔了一天,学校、丝绸厂和几家商号老板也都来打了招呼,说是他们也不要磨坊的豆腐了。

  这样生意一下子冷落起来。

  冷落也就罢了,后来民团又来人号了磨坊的房子,说是有公事急用,限他们三天内腾房。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小全心里自然有数,大刚却纳闷得不行。

  后来想想不挪不行,就又赁了一处房子。

  谁知刚刚开张没几天,就又来了几个团丁,又把房子号下了。

  “挪走挪走,这房子我们号下了!”团丁们说。期限仍是三天,大刚发愁了。

  “日他妈这磨坊算是开不成了……”他说。他说着直叹气,后来就问小全怎么办。小全一直没凑腔。

  后来看看生意再做不下去,大刚就决定关门回老家。

  那天正在收拾家具,小全却忽然来了气,她忽地站起来说:“算了,咱不收摊子了!”大刚说:“不收摊子咋办?你看看这生意还咋做?”小全没好气地说:“你可真枉披了张男人皮!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日他妈我找小双去!”“你找小双干啥?她又帮不了忙……”“她咋帮不了忙?她帮不了忙我找她干啥!”

  小双还真能帮上忙。

  小全找了小双以后,号房子的团丁再也没有来找麻烦,磨坊的生意很快就又恢复了老样子。

  民团伙房、学校、丝绸厂以及那几家商号,很快又都找上了门。后来就连县党部、镖局和货栈的伙房也都纷纷找上门来,磨坊的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

  生意红火了,小全的心思却不在磨坊了。

  那段日子她差不多三天两头往街上跑。

  先是白天跑,后来晚上也往外跑,跑着跑着就让大刚起了疑心。

  大刚所以起疑心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后来他发觉小全越来越注意打扮了。

  从前小全一直不讲究穿戴,可是那阵子她却连着置了几身衣服,后来居然又穿上了耳环,戴上了手镯,清早梳洗时竟然还要搽柏油、扑白粉,身上一天到晚都弄得香喷喷的,很撩人。

  她还时常带回来一些小户人家不常见的稀罕玩艺儿,比如丝手绢、牙粉、闹钟和八音盒等。

  有一次看完夜戏回来,还带回一兜猪蹄和烧鸡。猪蹄和烧鸡算不上山珍海味,却也不是小户人家享用得起的,於是就让大刚疑惑得不行。

  “你从哪儿弄来的?”他问。

  “拿回来你就吃,打听恁多干啥?”小全显得很不耐烦。

  小全不耐烦,大刚就不敢再多问。

  不敢多问心里又直犯嘀咕,后来大刚就开始注意小全的行踪了。

  大刚真正发觉小全的秘密是半月后的一个晚上。

  那个晚上小全声称又要去看夜戏,结果后来大刚发觉她根本没去戏院,而是直接拐进了后街一座深宅大院。

  起初大刚弄不清那家主人是谁,后来才知道是大多的私宅。

  原来,那天晚上,小全约了小双出来跟她说了这事后,小双说肯定是小全不给大多喂奶,还打了他一个耳光,把大多惹恼了,才会如此。

  要想一切和从前一样,只需满足了大多的要求即可。

  事已至此,小全便答应了。

  於是,小全就在小双的家里(其实只是大多的一处别院)把自己洗浴乾净,又换上了小双为自己准备的新衣服,仔细地梳妆打扮了一下,便挺着一双大乳房跟着小双来到了大多家。

  大多早已得到了小双派人送来的消息,大多这几天也没有闲着,县里小商人刘成的媳妇和张木匠的女儿本周都刚刚生养,被给进他府里,供他吸吮乳汁,虽尚是头胎,却经过他几天的吸吮后,两个年青女人的奶水也都已极为充足,这时他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两个女人也光着身子伏在他上面,两对丰满的乳房刚好低垂在他的嘴边,他一口叼住张木匠女儿的乳头,双手使劲地在刘成媳妇的丰乳上抓摸,挤得那胀鼓的奶水直滴。

  他吸干了张木匠女儿的双乳,把乾瘪的奶头从嘴里吐出来,又叼住了刘成媳妇的奶头吸了没几口,小双便带着小全进了屋子。

  小全虽已有思想准备,但看见这淫荡的情景仍羞得满脸通红。大多虽吃了半天人奶,但阴茎一直低垂着,这时看见小全来了,阴茎猛地便坚硬了起来。

  他令刘成的媳妇和张木匠的女儿回房去休息,又让小全和小双坐在自己床前,他一把搂过小全,贪婪地看着她完美的容貌和怀里那对迷死人的巨乳,双手伸过去,一把便抓住了她的双乳轻轻抚摸起来,刚摸了没两下,乳房里溢出的乳汁便把胸衣给浸湿了,小全很害羞,不停地躲避着。

  小双看见后,一把掀起了自己的衣服,一对雪白的大奶一蹦而出,小双托起一只乳房便塞进了大多的嘴里,让大多将自己的奶水吞咽下肚,同时对小全说“咱们做女人的,就是为了要让爷们觉得舒服,咱们的奶水就是给爷们吃的。”

  小全见小双如此,逐渐也不再害羞了,静静地承受着大多的抚摸,并任凭大多脱掉自己的上衣,让他抓捏自己赤裸的乳房,任他的手指玩弄自己勃起的大奶头,任自己的奶水随大多手的运动流淌。

  过了一会儿,小双的一只乳房被大多吸空了,小双拔出了自己的奶头,对小全说:“你让爷躺下,你趴在爷身上,让爷好好吃吃你的鲜奶。”小全便依小双,趴到了大多的身上,两只巨乳挂在他的嘴边,大多一口便叼住,然后深深地吸了满嘴,大多吃了几口觉得不过瘾,把她的两只奶头同时叼住一起吮吸,双乳同时传来强烈的电流使小全全身颤抖,她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大多。

  大多这次真正的安静地吃到了小全的“鲜奶”,大多一生虽然吃过无数女人的奶水,但象小全的人间尤物的乳汁却是生平仅见,他叼着小全的双乳,不需吮吸,奶水便象小溪似的流入他的嘴中,无比的甘美芳香。

  起初小全还有一点害羞,但被他吸着吸着,从乳头传来的阵阵快感也使她舒畅起来,并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大多听见她的呻吟声,那本已勃起的阴茎更是翘得老高,也不觉哼了起来。

  小双见他的阴茎挺起来了,立刻便伸过自己白嫩的小手将它抓住,抓了几下之后,又用自己丰满的乳房将它夹住,把自己另一侧乳房的奶水挤出来涂满了阴茎,张开小嘴,把龟头含住,便在自己的乳沟中抽插起来。

  下体的快感使大多不由得加重了吸吮奶头的力度,同时他又抽出一只抓摸小全巨乳的手,伸进了她的裤子,在她的阴道处摸起来,只数下,便将小全摸得淫水直流。

  於是,他抱起小全,松开她仍不停流淌奶水的奶头,一把便将她压在身下奸淫起来,挺着自己的大鸡巴便插了进去,她虽已结婚生子,但阴道仍是极紧,温润湿渌令他插得极爽;而此时的小全已完全成了一个荡妇,她的奶头虽已被大多吸了半天,但乳房的胀痛仍未减轻,好在她的乳房实在巨大,她便又托起自己的双乳塞进了大多的嘴里,让大多一面奸淫自己,一面继续吸吮自己的乳汁。

  就这样,大多在她的体内几进几出,而嘴却丝毫没有离开她的奶头,他们俩都在对方身上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於是,小全便成了大多的情妇,整天往大多家里跑,向他奉献自己的乳汁和阴道,有时甚至整夜不归,让大多叼着自己的奶头睡觉。全城的人都知道小全已是大多的人,唯独大刚一人不知。

  再说这天大刚发现小全进了大多的宅中,便也跟着进去了,大多的家中守卫不严,因为根本没有人敢到他家来捣乱,再加上他的内宅全是些哺乳的女人,他怕其他人偷吃自己奶妈的奶水,所以内宅没有一个男人。

  大刚跟着小全,看着她进了一间屋子,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四周没人,便也来到了那间屋外,把窗户挑了一个洞往里看。

  这么一看,差一点把他给气炸了。

  原来,大多全身赤裸着,他躺在椅子上,头枕着小全的腿,自己的妻子—小全也是一丝不挂背* 着一张长椅坐着,用手托着一只巨乳塞在大多的嘴里,正在让他吸奶,而另一只还在大多勃起的阴茎上套弄,大多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小全的奶水,双手还捧着她另一只奶子,搓揉着。

  大刚於是便冲了进去,大多正躺在小全怀里享受着人间的美味,突然看见大刚冲进来,立刻松开了小全的奶头跳了起来。

  大多练过一点功夫,再加上常年人奶的滋补,瘦弱的大刚哪里是他的对手,几下便被他打倒在地。

  小全这时已彻底变成了一个淫妇,她对於大刚的被打无动於衷,似乎这是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大多故意又用手抓住小全的双乳,轻轻一挤,两条乳线射出来,刚好射在倒在地上的大刚的脸上,然后,又一口叼住小全的一只奶头,当着大刚的面吮起她的奶来,同时还伸出一只手在她的阴蒂上揉起来。

  大刚挣扎着起来,几下却又被大多给打倒了。

  大多高叫了几声,叫来了一个自己的奶妈,对大刚说自己愿用这个奶妈来换小全,大刚当然不会答应。

  大多向这个奶妈使了个眼色,这个奶妈便一把扯开了自己的上衣,把那对哺育大多的丰乳袒露出来,这个奶妈的双乳虽不像是小全那样天生异秉,但也确实又白又大。

  这个奶妈来到大刚身边,抱起大刚的头,便把自己的一只奶头塞进了大刚的嘴里,奶头一进大刚的嘴便自然喷射,立刻大刚的嘴里满是女人的奶水。

  而大刚一点也不被诱惑,他张嘴紧紧咬住这个女人的奶头,一使劲竟然将女人的奶头给咬了下来,顿时,血水混合着奶水便从女人的乳房上喷涌出来,这个奶妈被痛得昏死过去。

  大多大怒,一脚便踢在大刚的头上,大刚立刻便失去了知觉。大多把大刚给捆了个结实,让人把他押进了自己家的大牢。

  从此,他跟小全更是整天鬼混,淫乱不堪,而大刚则绝了食,没有几天便死在牢中。

  大刚死了,小全一点都没有难过,她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毕竟现在除了每天让大多叼着自己的奶头吃奶以及供他奸淫外,自己什么事都不用做,还整天好吃好喝,她把孩子送了人,索性就直接住到了大多家里,这样大多无论何时有吃奶的需要,自己立刻就能托着乳房把奶头递给他。

  大多因为常年不断奶,他有一种增加妇女泌奶的药物来使他的奶妈们能保持充足的奶水,所以他的奶妈被他的药物引得无不是波霸,而小全虽已是巨乳的奶妈了,但为了让大多高兴,她也开始服用这些药物,双乳被胀得和皮球一样,她的奶水也充足极了,这样半年过去了。

  有一天,城里突然来了两个年轻的女人,这两个女人长得很像,并且都长得特别美丽,要命的是两个女人都挺着一对胀鼓鼓的巨乳,浑身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奶香,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正处哺乳期的女人,而这两个女人的大乳房也实在太大了,每一个都和西瓜一样,就连小全的乳房都比不上这两个少妇。一问才知,这两个女人是从米脂来的,到临沂来投奔哥哥,这两个女人正是大刚的双胞胎妹妹—小冰和小洋。

  原来,在米脂也有一个恶霸李四,他和大多一样,对女人的丰满的乳房和甜蜜的奶水感兴趣,见小冰姐妹二人孤苦无依,且二人均极美貌,更要命的是两人都长了一对比自己手下的那些哺乳期奶妈还要肥硕的巨乳,便以大刚曾跟自己借过高利贷尚未归还为名强迫小冰姐妹二人到自己家里去做佣人。

  两姐妹到李四家的第一天晚上便被李四的迷药迷到,李四令自己的奶妈给姐妹二人洗净了身子,当晚便破了她二人的处女身,并抓着她们姐妹二人的巨乳揉了一夜。

  第二天当小冰姐妹二人醒来时一切都无可挽回,两个弱女子没有办法,只得顺从他做了他的玩物,只要李四愿意,他可以随时扯开她们的衣服拉出乳房便蹂躏她们肥美的巨乳,甚至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就压在身下奸淫。

  李四这么奸污她们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想把她二人弄得怀孕后看看她们的乳房到底能长得多大,更何况他很想叼着这两对巨大的乳房来吸吮她们的乳汁,因经常被奸淫,没有多久小冰她们果然怀孕了,生育后两人的双乳里立刻便充满了奶水,双双做了李四的奶妈,他自己每日数次吸干姐妹二人双乳中的奶水不算,有时还把她们作为礼物来招待一些达官贵人。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县里大官,席上李四命小冰姐妹二人作陪,小冰陪着自己,让小洋陪着那个大官,李四一边吃着饭,一边用另一只手不停地在小冰胸前的双乳上揉来揉支去,揉着揉着觉得很爽,索性将小冰的衣服一把扯开,掏出那对硕大饱满、乳汁充足的大奶子便直接抓上去,立刻女人柔软丰满的雪白的乳房便在他的手中不停地变换起了形状,他的手还不停地搓弄她本已勃起乳头,捏了没几下,小冰的双乳明显膨胀了起来,那勃起的奶头更是肥嘟嘟地挺起老高,小冰的喘吸声也越来越大,李四和小洋都知道,小冰开始胀奶了。

  李四不但不停止玩弄她的双乳,反而用两只手同时抓住她的乳房用力搓,小冰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突然她猛喘一声,只见两股强劲的乳汁同时从她的乳头中射出来,刚好射到那个官员的脸上,那官员用手捻了捻,并把沾了她奶水的指头放进嘴里品尝了一下,果然是优质好奶,又沾又甜。

  李四又让小冰坐到自己腿上,将头伏到小冰胸前一口叼住小冰的鼓胀的乳头便直接吸吮起来,小冰用手托着一只肥大的乳房用奶头就着他的嘴任他吸吮自己的奶水。

  那个大官一见,便也想过来吃小冰的奶头,李四没有让他,还把小洋推给了他,并告诉他,小洋也是一个充满乳汁的大奶妈。

  那大官大喜,一把拉过小洋,隔着衣服一把握住了小洋肥大的巨乳,这个大官家里虽也养着专供自己吃奶的奶妈,但他的奶妈们没有一个有这么漂亮的脸蛋和这个巨大柔软的乳房,揉了没几下,小洋的乳汁便从双乳中急速流出浸湿了前胸,大官便掀起了小洋的衣服,一口便将小洋的奶头含在嘴里并大口吸吮起来,小洋极为害羞,以前虽然每天都李四吸吮奶头吃自己的奶水,但毕竟自己已失身於他也就随他吃了,而这个陌生的男人此时也正叼着自己饱满的奶头吸吮自己的乳汁仍令她羞愧,她努力想挣扎,但她哪里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而途劳的挣扎只会使得她的乳汁更加剧烈地向下分泌。

  吃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