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裸奔


杨红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过往的轮胎。从她的后面看过去,薄薄的黑色纱裙下两个圆润的臀峰微微发抖。

「要么你脱光了围着扬州城跑一圈,要么你和我上床操屄。」阿德把玩着杨红的内裤,慢悠悠的说道。

杨红没有说话,她的右手紧紧的攥起拳头,起伏的前胸即将贴上窗玻璃。大街上轮胎如织,现在正是人们上班的时间。

「我最近很忙的,如果你今天不做决定,我们的交易就此结束,至于大明会判多长时间,那是法院的事。」阿德从床上站起来,与杨红并肩站在窗前,左手移到杨红的屁股上。

杨红厌烦的推开他的手,斥道:「你不是人!总有一天会有报应。」

「报不报应是我的事,现在是你求我,还有三十分钟,你想好了做什么。」阿德用力捏了一下杨红的屁股,吹着口哨走向浴室,「我先洗个澡,等会儿要么操你,要么看你在大街上手淫,哈哈哈哈……」

「操你妈!」杨红抄起床上的电视遥控,照着阿德扔过去。

「哈哈哈哈,只有三十分钟。」看着阿德走进浴室,杨红眼角的泪再也忍不住,顺着腮流下来。

*********

杨红与老公大明和阿德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更是学校公认的第一美女。阿德身材魁梧,为人圆滑,深得女同学的喜爱,只是家境贫寒;大明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英俊老实,被女生们称为书呆子。

阿德与大明是好朋友,私底下约好两人公平竞争,杨红选谁就是谁,永远都是好兄弟。

在两个男孩的真心追求下,杨红不偏不倚,享受着只有漂亮女孩才有资格感受的狂热,大学的四年时光,杨红是在欢快与刺激中度过的,但直到毕业,她也没有明确目标。

后来,阿德分到化工厂做设计,大明靠着关系到了税务局,一年后提升为科长。

杨红最后选择了大明。

在她们结婚的那天,阿德真诚的跑去祝贺,两个人笑盈盈的招待阿德,说大家还是好朋友,要他有时间常到家里串门。

但阿德从没有去过,他把所有时间用在研究上,一门心思想要赚大钱。

两年过去,大明做了税务分局长,搬到了豪华住宅区。阿德辞了工作,用借款办了个小型化工厂,生产他研制的催化剂。

大明走官运,阿德走财运,只五年时间,大明成了市税务局一把手,还被列为市委后备干部。阿德的厂子越办越大,买了奔驰,包了二奶……

二奶漂亮,床上工夫好,阿德很少回家也很少搭理老婆。但每次做爱后,阿德总想起杨红,想像她脱光衣服骑在大明身上的样子,甚至有时候做那事时呼喊杨红的名字,把二奶弄得兴致大减。

有时候,阿德会偷偷的把车开到杨红家附近,看着杨红骑摩托车送孩子、上班,看完了就回到二奶处脱光了就干。

阿德知道大明也有钱,也知道杨红活得挺滋润。

偷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某天,阿德开车去了税务局。

虽然几年没有联系,但老同学的感情依然还在,大明亲热的招待阿德,饭后坚持要让阿德到家里坐坐。

上学的时候杨红的身材就惹女生眼红,生活上的优越使她保养得极好,在家里又穿得比较惹人,从近距离看到杨红,阿德觉得二奶简直算不上女人,杨红身上散发出迷人的少妇风韵,弄得阿德有些不敢看她。

这一次同学聚会之后,阿德和大明的联络就多了起来,过了不久,阿德提出要和大明合伙做生意。

两人一人出一百万,在开发区建新厂,生产阿德新研制的反应剂。大明瞭解产品的行情,按保守估计,一年回本,三年每人就可赚到五百万。

但杨红不同意,尽管大明怎么解释,都通不过老婆这一关。

最后大明瞒着老婆,偷偷的从单位帐上挪用了一笔资金交给阿德,工厂很快就建成投产,产品供不应求,大明与阿德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再后来,杨红发现丈夫回家越来越晚,有时甚至整夜不归,大明开始说是工作忙,后来见厂子效益好,就全和老婆招了,说和阿德合资建了厂,每晚要到厂里看看,还说到年底本钱就可回来。

大明是每天晚上都和阿德在一起,但不是研究工作,而是赌钱,开始的两个月,大明逢赌必赢,虽然是小麻将,但两个月下来他就赢了3万。

接下来的日子,大明沉迷于牌桌之上,赌注逐渐升级,等到他想要抽身的时候,已经输了50万。

他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下决心戒了赌瘾,为了还欠下的赌债,向阿德提出厂1子盈利分红。阿德拿出厂里的财务报表让他看,没想到的是,表面上红红火火的厂子亏损严重,不仅分不了红,折抵银行贷款后还要欠一百多万。

摊牌的第二天,市政府就来了调查组,专门查大明挪用公款的问题,急得杨红两口子四处借款才把窟窿堵上。

大明知道是着了老同学的道,就拿着菜刀找阿德拚命,当时阿德正与几个朋友吃饭,尽管那几个人百般拦阻,阿德还是被大明砍了一刀。

阿德的朋友们作证,大明是杀人未遂。

按照法院的说法,大明至少要判十年。

杨红去找律师,在跑了几次之后,律师给他指了一条道:「找阿德,求他撤诉,只要阿德撤诉,再适当的活动一下,大明就不用坐牢。」

阿德倒也爽快,只提了两个要求要杨红选,做完马上撤诉。

一个是让杨红脱光了身子绕着扬州城跑一圈,一个是让阿德玩玩。

*********

阿德是在杨州饭店的包房里和杨红说这些话的:「从饭店门口开始向西绕,转一圈回来,我明天就撤诉。」

窗外的人越来越多了。

杨红两眼呆呆的注视着窗外,回想着刚进门时的情景。

「哟,局长夫人来了,真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哈哈。」阿德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

「你少来这套,说吧,你想怎么着?」杨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弄错了吧,不是我求你来的?是你主动联系我的。」阿德抽出一支烟,在手上戳着,「你要是这态度我可要走了,没什么好谈的。」说着,阿德点上香烟,闭上眼像要休息。

杨红怒视着阿德足有十分钟,阿德什么都不说,好像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你就撤诉吧。」杨红咬了咬牙,为了老公,只有把气压在肚子里。

「撤诉可以呀,你是我的初恋情人,我是一定会给你面子的」,阿德深吸了一口烟,毫不客气的喷到杨红脸上,「撤诉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杨红从牙缝里问道。

「在说出我的条件前,你把裤衩脱下来放到床上我才说。」阿德眼睛瞇着,掐灭了烟头。

「你他妈真不是人!」杨红甩下这句话,夺门而出。

在她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饭店大厅的日历牌,7月21,还有三天法院就要开庭了。

迟疑了半个小时,杨红又回到阿德的包房。

她连看也没看阿德,迳自走到卫生间,把内裤脱下来,「为了老公,我必须要坚强!」

「你不是想要吗?给你!」

阿德接住杨红扔过来的内裤,两手用力撑开,「这就是局长夫人的裤衩吗,哈哈,还穿黑色的,哈哈……」

「把你的条件说出来,只要你撤诉,什么我都答应!」

*********

阿德只穿着内裤从浴室里出来。

「我看看表?」阿德躺在床上,夸张的把下面朝上挺起,「还有十分钟,我的局长夫人想好了没有啊?」

「阿德……,你!!!!!!!!」杨红转过身,看到阿德的样子,气得手臂发抖。

「我怎么啦?」

「你放尊重点,脱裤子干什么?」杨红咬着牙,恨不得把阿德吃掉。

「真是外行,这是饭店,是我的私人包房,我嫌空调不够凉快,穿裤衩怎么了?」说着,他把手放在内裤上摸了两下,「再说了,你要是选择和我操屄,不省得再脱裤子了嘛,哈哈……」

「做你妈的梦!看到你我就恶心!」杨红扭过头。

「这么说你是选择裸奔了?我得给电视台打个电话。」说着阿德从床上面下来,「税务局长夫人在街上裸奔,这可是个好新……」

「我操你妈!操你全家!」

「那你就来操啊!」阿德从后面搂住杨红,用下身抵住她的屁股。「你的屁股真有弹性,比小姐……」

「你给我放开手!」杨红怒喝。

阿德不理她的吼叫,用下身摩擦杨红的美臀,「真舒服啊……让哥摩摩…」

「操你妈的!」杨红低下头,用力咬住阿德的胳膊。

「啊……」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杨红一面骂,一面飞快的脱掉裙子,把长发散落下来,冲出门去……

*********

夏日午后的杨州城大街上,匆匆而过的行人匆然看到一个连做梦也梦不到的场面。

一个女人长发遮脸,光着身子从杨州饭店出来,沿着马路朝西面跑去。

大家惊讶的注视着她的脚步,各自揣摩着这一现象的原因。

她身上只穿着凉鞋,还是那种细高跟的,平常走在大街上,都会引人注视她微翘的臀部,现在裸身跑起来,更显得臀部丰满,双腿修长。

屁股蛋随着脚步微微晃动,白嫩的椒乳上下弹动,若是在室内,相信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

「有人裸奔啦!」路人之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叫喊。

杨红垂着头,发狂的跑着。

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口中喃喃的说着:「大明不用坐牢了,大明不用坐牢了……」

「这女人的身材真棒,整个一丰乳肥臀。」

「是啊,这么好的身子可以去做小姐啊,怎么……」

杨红什么都没有听见,跑得更快了。

「这个……,老太太你说这社会这是怎么了,光着屁股在街上跑,什么世道啊。」

「老头子别瞎说,兴许是疯子吧。」

……

*********

杨红跑进了新城路,前面是新设的开发区,行人少了许多,她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7月的杨州骄阳似火,不用说是跑了,就是在烈日下走路的行人也都汗襟襟的。被汗水浸透的头发一绺一绺的贴在脸上,从头到脚都像刚刚洗过澡一样,就连腿间的阴毛,都结成了一绺。

此刻在高墙内的老公,想必也在烈日下干活吧,都是他当初不听自己劝,对阿德不小心。

「阿德,我操你妈!」杨红大声的骂了一句。

「呵呵,你跑得挺快的啊。」

不知何时,阿德开着车从后面赶了上来,正好听到杨红的叫骂。

「畜生!」杨红又垂下头,不再说话。

阿德在车里驾了自动录影机,拍着她的身体。

「说真的,你这线条比我老婆强多了。」

「可惜嫁给大明那个书呆子,要是我操上,管教你舒服上天,哈哈哈哈…」

「瞧着你跑起来的样子我就来劲,你那大屁股怎么长那么好啊,要是能插屁眼……」

杨红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话。

「上学的时候你不知我多想上你,睡觉前总是想着你的样子打枪!我心里曾经发过誓,如果你嫁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让你受苦,」阿德不断的用语言刺激杨红。「可惜我家里穷,可惜你选择了他!」

杨红喘着粗气转了个弯,这条路上人更少了。

阿德提速跑到前面,打开车门。

「好了,够了,你上车吧。」

杨红看也没看他,迳直的从车旁跑过去。

阿德慢速追上来,接着道:「你别不是喜欢暴露吧,让你上车都不肯。」

杨红低着头,步子慢下来。

一口气跑了半个多小时,突然一慢,就觉得有些支撑不住。她无力的扬起手指着阿德:「如果你还记得……我们是……同学的话,你……你就快点开走。」

「我刚才说了,你现在已经不用再跑了。」

见阿德并没有走的意思,杨红停下脚步,双目直视着他:「如果你还是人的话,就……就快点离开我!」

阿德从车上下来,走到杨红的旁边,「说真的,这事我不是冲你,上车吧,那边有人在往这边看。」不远处,几个学生样的少年正发了疯似的朝这边跑来。

杨红不说话,半信半疑的盯着阿德的脸。

「我说话算数,一定不会让大明坐牢了,上车好不好?」说着,他挽起杨红的胳膊,满身汗水的她再也支撑不住,就势倚在他的肩膀上。

把杨红半拖半抱的放在车上,阿德把油门一轰,弄得刚追过来的少年一阵大骂。

「刚看到屁股,就被王八蛋带走了,唉……」

*********

杨红瘫坐在椅子上,任由阿德把车开到郊区,直到停在一栋别墅前,她才警醒过来。

「这是哪,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你放心,我只是带你来换身衣服,」阿德走下车,为杨红打开车门,「你总不能光着身子回家吧。」

「我的衣服呢?」疲惫的杨红没有动。

「我已经把它扔到饭店的垃圾里了,」阿德伸出手,「来吧,我们到里面再说。」

杨红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她推开阿德伸过来的手,想要自己走下车来。

可两条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没有提起的力气。

阿德急忙抓住她的手,「你这是跑得太累了,我扶你进去。」

这是一座独立的乡间别墅,依山傍水,远远的有一个度假村。阿德左手架着杨红的胳膊,右手托在她的屁股上,一步一步的朝里走去。

杨红虽然厌恶阿德的轻薄,却也没有力气挣脱他的怀抱,到了屋里,杨红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找身衣服,我要回家。」

「你看你还是硬硬的脸,你身上的汗总得洗洗吧,还有我撤诉的细节也得征求你的意见啊。」

这一点他说得倒是真的,总不能白白的裸跑一回,再说自己的身上红一道黑一道的,是应该洗个澡,把今天的职辱冲洗一下,想到这,杨红问道:「浴室在哪?」

「浴室在这里。」阿德打开卧室的门,一张华丽的欧式大床正对着门口。

杨红迟疑着,她不想在阿德的卧室洗澡。

「我这个别墅就是这么设计的,整个楼内只有这一个洗澡间。」阿德走了进去,回过头,「再说了,你的身体我刚才已经看过了,还……」

杨红打断他的话,看也不再看他,打开浴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上。

阿德用最快速度脱光了衣服,坐在床沿,打开电视。

浴室很大,里面用得是意大利进口的冲浪浴缸,足以溶得下两个人在里面嬉戏。杨红跨进浴缸,把水开到最大。

沾上灰尘的汗水在身上一道一道的,杨红用力的搓揉,她要洗净这个下午的耻辱。

连着监控的电视上清晰的呈现出杨红的身子,晒得发红的奶子、修长的大腿一一呈现在阿德的眼前,这个日子他已准备了好久。

「该是谁的,早晚都是谁的。」阿德点起一支烟,等着她从里面出来。

杨红洗了一遍又一遍,一瓶浴液差不多已经用光,她的脸蛋已经出现红晕,手不由自主的在阴部搓洗。

她不知道,那瓶看似普通的浴液其实是印度进口的「春上春」,一般的女人只要一瓶盖就淫兴大炽,更何况她已经使了一瓶。

阴道里越发的痒了,好像有一群小蚂蚁在里面爬,杨红用手分开阴唇往里撩水,想把里面的脏物洗出来。

「老公这次不用坐牢了,等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复阿德,让他生不如死。」杨红一面暗下决心,一面不自觉的把手指深入小穴,藉着水往外面掏。

越往里抠,小穴就越痒。

弄着弄着,杨红渐渐的哼出声来。

看着杨红的表情,阿德知道差不多了,他敲了敲浴室的门,喊道:「杨红,你洗好了吗?」

「我……你……」听到阿德的声音,杨红的大脑有些清醒,我怎么这样,这是在阿德的别墅里呀。

「哦,没事,杨红你要想洗就洗吧,我在床上等你。」阿德挑逗的吹了声口哨。

「你把衣服递进来。」

「我这里女人的衣服好多,还是你自己出来挑吧。」

「什么样的……都行。」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真不知道,你自己挑吧,我真帮不了你。」说完,阿德立在门口。

「你……」

没有办法,杨红只好打开门,刚一迈腿,就被阿德抱住。

「你放开我!」满面通红的杨红一手护胸,一手挡着小穴。

这次的阿德就不再听话了,他把嘴贴着杨红的耳朵,轻轻的说道:「我们现在谈谈怎么救大明好不好?」

夹杂着烟气的雄性气息传递到身上,她的小穴更痒了。

「衣服在哪?我穿上衣服再说,你也……把……衣服穿上……。」自己的屁股正被阿德的鸡巴磨擦,杨红更觉得羞了。

「我就要这么和你谈,穿衣服谈的不算数。」阿德用鸡巴狠狠的顶着她的臀沟,继续向她耳朵吹气。

「不……行……」阿德搂得很紧,杨红用力的挣了两下也没有挣开,反倒让他的鸡巴抵到肛门上。

又麻又痒的感觉袭遍全身,杨红喘着气骂道:「阿德……我操你妈……操你妈……」

「你操我妈我也1不恨你,来吧,」说着,阿德搂抱着杨红倒在床上。

「我们来谈谈我撤诉的理由。」

「阿……德,求……求你放了大明……」杨红急剧的喘息,扭动屁股躲避他的鸡巴。

「可以呀,我冲着你的面子也会撤诉。」阿德抓住杨红捂着小穴的手,慢慢的说道,「我撤诉你拿什么补偿我?」

杨红想挣脱他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你……你别这样……」

「你拿什么补偿我呢?」

「你不要……说了不算,我刚才已经……裸……过了……」

「我说了当然算数,但你刚才裸奔的时候我又想要你了,」阿德拿着杨红的手指往小穴里探,她的手上已粘满了淫水。

「啊……我操你妈的……啊……」被手指挖弄的小穴传来阵阵快感,杨红无力的说道:「我操你……妈的……你真……无耻……啊!」

「就算我无耻,你让我操一回,行不行?」阿德摆正位置,把鸡巴插进杨红的大腿中间。

「不……行……啊……不行……」杨红拚命的扭动身体。

「不操也可以,你用手帮我放出来也行。」

「呼……呼……」

杨红不说话,只是大口的喘气。

阿德一抽身,拿起她的手放在鸡巴上套了起来。

「你……可得说话算……话」娇喘嘘嘘的杨红无柰的说道。

「算话,只要你帮我射了就行。」

「嗯……你别骗人……操你妈的……嗯嗯……」

杨红夹紧双腿,手指飞快的在阿德鸡巴上套动。

「杨红,你挺会摸的,给大明打过枪没有?」阿德一面享受杨红的搓弄,一面继续挑逗。

「别说话…嗯……嗯……」杨红两腿不住的移动,淫水顺着腿已流上床单。

看到杨红的淫样,阿德松开她的身体,转坐到她的脸旁,拉着她的手重新握住。

鸡巴距离自己的脸只有十厘米,杨红闭着眼睛,更用力的搓揉。

「你这里是不是挺难受的?」阿德不客气的把右手伸向她的小穴,杨红躲了两下,却被阿德把手指探到里头。

「不许你……摸我……」

「你摸我的鸡巴,为什么我就不能摸你呢?」阿德不理她的抗议,往里面伸得更多。

「嗯……嗯……」下身的感受实在无法抗拒,杨红夹紧他的手,配合着扭起来。

手里的鸡巴青筋暴露,下身又被阿德抠挖的杨红微睁着眼,身体的欲望渐渐的催发。

「嗯……嗯……你轻……一点……」

「这样舒不舒服,我的手指怎么样?」阿德从小穴里抽出来,用指头磨擦着阴核,下身又向前动了动,龟头碰了一下杨红的嘴唇。

「套了半天也不泄,你帮我含出来也可以」龟头又顶向她的嘴。

「不……不……不要……」

「你不含,那就接着用手打吧,什么时候泄,什么时候算完。」说着阿德抽离了手指,却被杨红的大腿夹住。

迷离的杨红不再拒绝,张嘴含住龟头,一下一下的套动,她的下身轻轻的扭摆,追寻阿德的手指,想要他插进去。

「这才对嘛!」阿德翻身跨在杨红的身上,把头伸向她的腿间,「你舔我,我舔你,咱俩都舒服。」

*********

阿德把杨红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两手扶着屁股蛋,舌头伸进小穴中上下舔着。

「嗯嗯……嗯嗯……」在阿德手指的操纵下,杨红扭着屁股,贪婪的吸吮龟头。

「坐到我的身上来,好不好」舔弄的间隙,阿德用手指揉着她的肛门,「你里流了好多水,让我鸡巴到里面吃吃好不好?」

「嗯……嗯……」杨红装作没有听到,更用力的吸吮着。

阿德忽然停下来,催促道:「我累了,你如果屄里面痒,就坐在我鸡巴上,我先抽根烟。」

失去刺激的小穴淫荡的挑逗自己,杨红移动屁股,朝阿德的脸靠过去。

「你……别这样……」

阿德喷了一口烟,看着杨红淫荡的屁股,红红的小穴微微张开,完全是一副欠操的样子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们的事别人不会知道的。」说完,阿德挺了一下,鸡巴在杨红的嘴里一阵乱顶。

「啊啊……啊啊……」杨红大声的呻吟,小穴疯狂的朝阿德的脸压过去。

阿德无情的推开,「我在抽烟,小心把你屁股烫了。」

「阿……德……,舔……舔……」满面绯红的杨红已是语无伦次。

「舔?舔什么?」阿德笑着又吸了一口烟。

「舔…我…的……」

「我现在不想舔了,只想操你,你如果也想,就自己坐上去。」

「我……我……」杨红一边我着,一边慢慢的吐出鸡巴,慢慢的移动屁股。

阿德把烟一手扔掉,扶着她的屁股,身子一缩,把鸡巴放在她的身下。

「我……我……」杨红用手抓住肉棒,身子一沉套坐下去。

「啊……啊……我操……」

「操吧……哦……操吧……」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阿德跟着激情的大叫。

「操……操……你……妈………啊!」杨红疯狂的扭腰摆臀,让大鸡巴次次顶到花心。

「对……对……」

丈夫在床上一直也没法满足,与阿德的又粗又硬是无法相比的,此刻的杨红暂时忘记了大明,享受在男欢女爱之中。

「操你妈的……阿德……我操……我操……」

「我的……杨红……你就使劲操……再使劲……」阿德扶着杨红的腰给她加油。

「啊……啊……德……」

「杨……红……哦……哦……」阿德叫喊着抓住她的手臂,杨红配合的转过身来。

「啊……啊……不要……」尚存羞耻的杨红再也无法抵抗肉体的刺激,趴在阿德身上呻吟。

「我操……啊……我操……」

……

*********

第二天的杨红是被阿德操醒的。

阿德扶着她的屁股老汉推车,「你陪我在这儿住上两天,我们一起去法院撤诉。」

「啊……啊……你可要……可要……说话算……数……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