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露营野趣


背包旅行近年来越来越火,从去年开始我也加入到这项活动中,并且从中得到不少的乐趣。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驴行,那条线路是我和女友都向往以久的,而且还有三晚的外宿……这更让人激动不已。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赶到集合地点。这次的队伍加领队共23人,15男8女。很意外的,我女友发现她关系很好的高中同学也在这个队中。我女友叫陈依,通过介绍知道她同学叫徐悠。我可是仔细的打量了徐悠一下,为什么呢?因为她长得挺象一个av女优,那个女优好像樱田什么的带着:“徐悠、徐悠,从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优有源。”这样无聊的想法,踏上了这次旅途。这天乘车、进山、扎营、就餐……通通略过。只是扎营时有个小插曲,我女友那个女优同学因为领队的失误,无帐可混,而我们的是160CM的大双人帐,勉强可以挤三人,于是……二人世界就这样没有了。

饭后本来该休息的,但因为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还比较旺盛,于是就开始搞那些传统的游戏,这些游戏本来就是让男女互相有机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灯瞎火的,我乘机对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对我还击,徐悠在游戏中也和我们靠得比较近,嘿嘿我当然乘机吃了点豆腐,手感还不错……终于玩累了,各自入帐很郁闷帐中多了一个人,强压下刚才游戏带来的兴奋,缓缓睡去,我女友睡中间……好像有个美女在帐中她也不自在哈。蒙蒙浓浓中感觉有只手在我小弟上来回抚摸,睁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女友已经悄悄拉开了我的睡袋拉链,现在正用手在给我的小弟打气。

看小依主动的要求,我也不由得兴奋起来。当然,仔细的听了听徐悠的呼吸,沉稳而深长,确实是睡着了。用已经涨大的阴茎在小依的桃源洞口和阴蒂上来回的磨着。小依的双腿已经紧紧的缠住了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感觉是时候了,我挺起我的武器狠狠的插了进去。旁边还睡着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干着我心爱的女友,真是一种莫名的兴奋,比平时刺激多了,驴行途中做起来真是爽啊。我用劲、我加快速度冲刺……小依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沉重,她马上要高潮了,我也要来了。正在这个紧要关头,我突然发现徐悠动了一下,好像是惊醒了。“拜托,不要是现在吧!”我暗暗祈求道。

下面虽然没有停下来,但射精的感觉却慢慢变淡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我紧紧的贴在小依身上,几乎全部抽出再一查到底,用耻骨磨擦阴蒂,用身体磨擦小依的身体,慢慢的兴奋的感觉又回来了,并且我也感觉到小依也到了高潮的边缘。突然,我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向徐悠,发现她睡袋中正轻轻的起伏着,她在动!她醒了!该死,这意外的发现把射精的感觉从我体内完全抽了出去,虽然身体没有停下来,但已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停止了抽动,慢慢的拔出仍然坚挺的老二。“老公,对不起,没让你尽兴,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补偿你。”又缠绵了一会儿,小依竟然沉沉睡去,还轻声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却没注意我和她换了位置,现在是我睡中间了。

我轻轻分开睡袋,让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小依悠长的呼吸声,想着徐悠到底睡没睡,过了好久才又迷糊起来。怎么又来了?我感觉又有手隔着睡袋在抚摸我还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我睁开眼却发现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你…你…你,你干什么!”没想到竟然是我有点慌。但老二已经不争气的硬了“我干什么?你们两个讨厌死了,有其他人还干得热火朝天的。还问我在干什么。”

“停,停,停,你的手不要再动了,小心我犯错误。”我可是男的,你再摸下“嘻嘻,就是要你犯错误,来吧,让我也好好满足一下,你不是刚才没射吗。”。 “不要开玩笑了,刚才的事算我们对不起好不好。”

“哼!你要是不做,我明天就告诉小依说你乘她睡着了非礼我……再说我和小依不是好朋友么,你就当帮帮好朋友的忙吧。” 徐悠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并开始亲吻我的耳垂,用舌头调皮的在我脖子耳朵来回的打着旋,手也不停的抚弄我下面。士可杀不可挑(逗),居然敢威胁我,我等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终于我拉开睡袋,双手如狼般恶狠狠的扑了过去。徐悠也把睡袋完全拉开,高兴的迎接我。

“同样的错误我可不想再犯,万一等会小依醒了,那可不得了,我可是真心爱她的,不想让她伤心,这样吧,先穿点衣服,然后拿上野餐垫和一个睡袋,我们走远点。”这本来是我想和小依一起做的,没想到居然和徐悠一起去了。“这是个好办法,快点走吧,人家忍不住了。”

我们离开营地走了100多米,找了个辟静的地方。刚铺好了垫子,徐悠就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坐在我身上扒掉我的裤子,扶着我的阴茎狠狠的坐了下去。她下身早就脱得光光并且水流成河,于是应声而入。

野外的晚上是很冷的,用野餐垫垫在地上再用睡袋把我俩紧紧的裹起来。徐悠坐在我怀里,双腿缠着我的腰,手死命搂着我,不知是冷还是沉静在被插入的性福中。徐悠的小穴包围着我的老二,热得象熔炉一样,这种全新的感受,让我感觉特别的刺激。 现在这种姿势,阴茎插入得特别的深,直接抵在子宫颈,也就是所谓的花心上,平时用这种姿势干女友时,她总1是才被插了十几下就不断唉声求饶,我也因为特别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现在,是用这种刺激的姿势干着可以说是一个陌生的美女,更让人high得不行。脑海中闪现着干死她的念头,手不断托起徐悠结实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觉老二不断钻入那一团火热,然后猛的击打着一团软肉,十下,二十下……无数下,兴奋的我仿佛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觉到有些泄意才停下,这几十下没有对女友时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完全是性欲发泄式的狠干,一种不同平日的莫名的兴奋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妈太爽了!比干女友爽多了。#刚才狂干时没注意,停下来才发现徐悠的向后仰着,一动不动。天哪,不会是真被我干死了吧!

‘“喂,徐悠……”我轻轻的摇了摇她。“啊…”几秒钟后,徐悠终于娇喘了一声。“你太狠了,你,刚才酸死我了,感觉象完全透不过来气了。”说着,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这好像是高潮的前兆我索性停了下来。“不要停啊,继续用力,用力啊……”这女人已经动情得胡言乱语了。“求我,不然我就停下,就此打住了。”我又用力的顶了一下,“说,快说!求我干你,求我干死你!”我也有点兴奋得发狂了。

由于刚才的那几十下,我的手也酸了,那个姿势征服感也不强,于是把徐悠仰放在垫上,把她的两条结实的玉腿架在肩上,分开,狠狠的一插到底,再磨上一磨,搅上一搅,再完全抽出,一插到底……心里疯狂的念叨着“干死你,干烂你…”一种虐待、强奸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兴奋……“啊~,啊~,哎呀,啊~……”徐悠歇斯底里的呻吟着,叫喊着,在静夜里显得格外的淫荡,野外的虫虫也吓得不敢吱声了,除了抽插的啪啪声和徐悠的呻吟,格外的“宁静”。

我也要射了。于是把她的双腿从肩上放下,分开两边,用我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双手从她背后用力搂着,这样每一次不仅插入得深,而且还能摩擦她的阴蒂、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体,我也会得到更大的刺激。用力做最后的冲刺,并用唇再次封住了徐悠的嘴,还是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声。正在这时,徐悠突然全身紧绷,阴道也缩得紧紧的,似乎在抽搐,似乎有数股热流喷射……她先高潮了,这更激起了我的暴虐,更发狂的冲刺……更紧的阴道,奸她,奸死她……终于,又十几下后,憋了许久的精液如潮的喷入她的秘穴,她的花房,液体灼热的温度加上冲击,极度的快感让徐悠白眼一翻,暂时失去了意识……我喘息着压在徐悠身上,用唇轻吻着她的颈侧,好半天她才幽幽回过神来。

回到帐篷,尽量最小心最轻声的睡下,好像女友没醒过。刚躺下调整好姿势准备睡觉(打完上下半场确实有点累了),女友突然探过身来缠在我身上,呓语道,“刚才你怎么不在呀,上哪去了?”

“我,哦,这个徐悠想出去piss,一个人怕,我陪她去的……”急中生智1啊!还好女友迷迷糊糊没有细问,趴在我身上沉沉睡去,我也渐渐入睡。一夜无梦,睡得很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