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和生病的团长


我是一个乡村女孩,自小家里就穷,所以大学是无望了,父母只想让我去参军,因为那样家里才不会有负担,并且复员后还能找到一份工作,如果命好的话能直接进入事业单位,所以在父母及朋友的强烈要求下07年我去应征军人去了。

本人自认为身高及体重及背景均符合军人的条件,所以在我非常自信的情况下,我被录取了。我是山东日照人。那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被分配到北京军区,北京总部。位置在北京的八大处,那里是一座军营连着一座军营。

做为一个新兵,尤其是一名女兵,好是非常苦的,因为前几个月的训练真的是让人有些吃不消。听老兵说过了这几个月就会好多了。并且说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不当义务兵,是可以拿到军饷(工资)的,但是那就要看是什么兵种了,哎。

三个月过的飞快我也慢慢适应了军旅生活,早晨的晨练声,晚上的练兵声,在一起唱歌的声音,能感觉到做为一名军人的骄傲。在我心中真想成为一名永不退伍的军人,因为我喜欢这种气氛,是那么的有活力,当然主要是因为部队里还是男战士多,20左右的小伙子看着就有活力,他们看我的眼神也是相当有活力的。

有一天早晨起床号照常的响起,照常的集合,照常的晨练,但1是口号喊完后没有让解散,说是有领导过来,也没有说是什么事,一会从总部大楼里走了几名身上挂星的人物,一看就是首长,在里面还有一名女首长,在我心里真是羡慕她啊。只听一位40岁的男首长说:“今天卫生部和装备部的同志来咱们新兵连选人,如果一会两位首长点哪位同志,哪位同志就上前,在此我先说一下,主要是从咱们新兵连里抽出一小部分人去卫生部和装备部,当然了,去装备部主要是给首长开车,而且先要先培训驾驶技术的,卫生部主要是护士,在咱们这部里的卫生室里工作。下面请大家欢迎。”我当然不想去开车,在说了也没女人去开车的在军队里,我只能去卫生室工作,在抬头一看那个女首长在看我,微一点头,指着我说:“第二排第三个女同志出列。”我一看是我,站出。我知道把我选中了。

在经过一番筛选后我跟着女首长走了,当然只有我自己。因为我是去做护士。

办完一些手续后我成了卫生部的人了。经过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后,我可以上岗了,可以为病人简单的治疗,比如打针,测血压,换药等等,只要不开刀的我基本上算是全学会了。

一天组织上让我去给一位团长打针,他发烧了。所以只能去他的家里(在军区团级以上干部是给分配楼房的)我就骑着自行车在军区大院里找到他的宿舍楼,直奔1层,因为他住一层。我敲门后,只听有人说:“请进。”我进屋后看到一位男同志躺在沙发上,看看了我,想要坐起,但双倒下了,说:“对不起,混身没力气,不好意思啊。”我上前一步说:“没关系,首长,听说您发烧了是吗?”他说:“是啊。”我拿出体温表一量,“都37。9度了,是得混身没劲,”我说:“我来时,刘大夫说让在您打一针。”他说:“哦,是吗,那就打一针吧。”说完我取出针头等吸出药水,我说:“首长,来给您打一针。”他说:“好的,打哪?是屁股吗?”我说:“呵呵,是啊,不打屁股你说打针打哪啊。”首长一听:“那多不好意思,那你给打。”我当时狂晕,我说:“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完上前一步就蹲了下来,说让他把裤子退下来,可是他混身没劲哪有力气。

我一看:“首长,我帮你把裤子退下来,给你打针。”他点了点头。我开始给他解腰带,别看给自己解腰带时好解,但给别人解是不好解,手笨手笨脚的,我用力一拉,右手一滑,碰到了一个鼓鼓的东西,他哎哟一声,我说:“首长怎么了。”他闭上了眼没说话,我当时一想才明白过来,原来碰上他的东西了,这一下可不好意思了,可是还得给人家打针啊,我俩就都没说话,我继续给他解腰带,解开后往下拉裤子,可是映入我眼帘的第一个东西就是他的内裤,内裤中间有一个鼓鼓的东西,看着肉肉的就是女人的乳房一样,1当时我有些愣了,盯了看了10秒钟,脸一红,说:“翻过身来吧。”他倒听话,一抬屁股让我给翻,一想哎,他没力气,就帮翻吧,可是我哪翻的动啊。好不容易推着他的屁股翻过来,让他侧着身时,当时怕他在给翻过来,一着急一拉内裤,拉多了,把内裤给拉到膝盖了,当时一傻,坏事,他的鸡鸡露出来了,我这一愣更坏事了,没扶着他,他又给平躺在沙发上了,这在一看真是吓了一跳,毕竟我只是看过小男孩的鸡鸡,哪见过成年人的,看着是那么的肥硕,在我看着他鸡鸡时,他在看着我的眼,慢慢的我发现他的鸡鸡在变大,在变变的膨胀,最后变得像一根大大的火腿,我当时真的是傻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以为是我刚才解腰带不小心碰上的,给他弄胀了。我忙说:“首长对不起。”他没说话,我说:“现在怎么弄?那肿了,要不把刘大夫叫来帮您看下吧?”他一脸惊讶:“不用了,打针吧。”我又蹲下,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男人的鸡鸡,那种感觉是心里痒痒的,我又推着他的屁股,拿过针头慢慢的扎进去,一下又拔了出来,暗说:“可打完这针了。”站起身又看了看首长那高高直立并且肥硕的鸡鸡,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傻傻的问了句:“首长,那个怎么弄啊?”他睁开眼说:“你是护士,你帮忙看下。”

        我当时真是内疚,真是的,就怪我,要不首长的鸡鸡也不会肿了。说完蹲下身,低下头,把手放在鸡鸡上,当时只感觉他机灵一下,似乎触电似的,我惊讶的说:“是很疼吗?”他说:“不太疼”可是在我手里也没看出哪破了,我说:“哪也没破啊?”他说:“你看看是不是皮里面破了?”我一听,对啊,就用我的小手慢慢的把他包在鸡鸡上面的皮罗下来,一看,哇,好紫的一个大头头,并且在我手里还一动一动的,握在手里的感觉相当好,我看傻了,只感觉我下体已经湿了,好像已经湿了一片,好像有小虫子在我心里爬,痒痒的可是又抓不到,这时,他突然一按我的头,把他的鸡鸡放到了我的嘴里里,啊,我哼哼着,一边按我的头又一边一上一下的他在动着,只能看到他的鸡鸡在我的嘴里进进出出的,这时,我感觉一只手在隔着裤子摸我的小逼,我也哼了一声,他说:“你湿了。”我当时一抬头不好意思的说了声:“嗯。”他说:“小妹,你把裤子脱下来让我在你看看也。”当时可能被这情景给迷住了,我非常听话的,把裤子脱了,而且自己也把内裤给脱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他又说过来,来蹲在我头上我在你看看,我过去了,蹲在他头上,突然一脱热流激遍我全身,我低头一看,他正用舌头弄我的小逼,当时我一扭一扭的,感觉异常的舒服,慢慢的我正个坐在他头上了,我前后的扭,他用手从后面搂着我的屁股,用力的用舌头给我弄着,我当时受不了了有些,往后一仰,用手握他他的大鸡吧,用手用力的套弄着,他和我同时在发出呻吟声,我闭着眼在弄,我感觉我下在的水好多,好湿。突然他说:“小妹,你坐上去吧!”我惊讶的睁开眼说:“坐哪?”他一指他的大鸡吧,那一根长长的粗粗的大鸡吧。我愣了,我自己用手摸着我的小逼,我愣了,我想这能进去吗?这不得疼死,在我正想时,他动了动我屁股,我回了回神,没说什么,走过去,扶着他的鸡吧,对着我那有些发粉的小逼口,没想什么就往下坐,可是我的小逼太紧(处女)怎么能进得去呢?只能用手握着他的大鸡吧在我的小逼口噌着我的大阴唇,好痒,慢慢的我感觉有个东西好像进来了,好涨,好大,在一用力,我猛的一疼,好疼,流血了,他愣了!!!他说:“小妹,你还没和男人做过?”我嗯了一声,这时,他闭上了眼,好像在享受,慢慢的,疼痛的感觉慢慢轻了,在一看,妈呀,他整个的大鸡吧已经进入我的体内,被我的小逼给包住了,我身体里有种充实的感觉,感觉他的鸡吧头热热的,并且还一动一动的,我开始蠕动起来,慢慢的,动作越来越大,他只是在咬着嘴唇,这时,只感觉一股猛烈的热热的东西射进我的体内。他说:“不好意思,小妹你的太紧了,有点受不了。”我一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继续动着,可能是因为我继续动的原因吧,他的鸡吧没有软还是像刚才那样硬,他已经射过一次了,可能他知道他在射就不那快了,所以这回他主动了,他拉着我的手,让我平扒在他身上,只感觉他的屁股在动在一上一下的猛烈的冲撞我的小逼,速度极快,我也是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高潮,我射了,我大声的“啊,啊,啊”的喊着。但是他没有停,他而是更有力的抽插,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把我抱了起来,让我跪在沙发上,他自己刚站了起来,站在我的后面,只看他一手扶着他那肥大的鸡吧,一手摸着我的小逼,一扶,我啊的一声,他的大鸡吧又进来了,这紧我感觉他的鸡吧更大了,更有力了,感觉像是一把枪,不会软的枪,在进进出出,我低下头看我逼下面那两个蹦蹦跳跳的大蛋蛋在冲打我的屁股,我心里又是一激,又一股阴精包住他的鸡吧,他可能也感觉到了,一边一手握着我那不大的乳房,在清清的捏着,我感觉体内的热流在游走,突然他加快了速度,好像在冲刺,我也一样,被他的大鸡吧给插的啊啊的直叫,突然他不动了,只感觉,一股热热的东西在冲撞我小逼里面,同时我也机灵一下,我体内也冲出一股阴精又把他的大鸡吧给包住,他慢慢的把大鸡吧从后面拔出来,我也站了起来,在往地下一看,一摊一摊白白的东西。我沉默了。

        我走了,我和他也没互问姓名,因为我怕。我怕在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