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陈胜


深夜两点钟左右,陈胜的小巴收工後,和未婚妻吴佩芳在石梨贝水塘一处烧烤地点谈心。过多几天,就是两人结婚的大日子。微弱的街灯照射着他们,当空的月亮是又大又圆。突然间,闪出两名持刀男人出来,劫去他们的财物。 

高个子的劫匪将陈胜两手反绑,迫他坐在地上,以利刀架颈。矮个子的劫匪则推倒阿芳,将刀插在草地上,动手剥她的衣服。在她的挣扎中,衣服仍然一件件地被脱光,陈胜想反抗,却被劫匪在颈上轻划上一刀,他终于不敢再动了。 

阿芳很有几分姿色,身材高大,矮劫匪伏在她身上,口正好对正她的大奶子。阿芳的大奶子在她的挣扎中摇动不已,更使矮的劫匪大为兴奋,他用口吸吮着、轻咬着。突然,他大力咬下去,使她惨叫一声。而他也同时分开她的腿,将粗硬的大阳具全力塞了进去,阿芳发出处女的惨叫,像半夜被宰的猪叫那麽凄厉!矮劫匪大喜,仰起身,看着她恐惧的挣扎,一对硕大的豪乳乱摇,他兴奋极了! 

矮劫匪要射精了,急忙两手死抓住两只大豪乳大笑着叫道:“捏爆你!捏爆你!” 

灼热的精液冲进阿芳体内,直至劫匪手软。他放手时,两只雪白的大奶已经留下十只手指印,她奄奄一息,下体倒流出贼人的精液。 

当高劫匪也想来享受时,陈胜再也忍受不住,他狂叫起来,两贼只好慌忙逃走。 

阿芳泪流满面,她穿回衣服。替陈胜松了绑,两人像世界末日一样,很久也没有说一句话。最後,他默然扶她走去停车场,上了小巴。 

开车时她只是哭,陈胜烦燥地呼喝她。阿芳怨恨地看了他一眼,主动的提出解除婚约,陈胜想了很久,才说他不介意,又说这件事反正也没人知道。 

直至两人结婚之前,陈胜都闷闷不乐,有几次险些撞车。摆酒那一晚,酒楼内挤满人,大家都很高兴。陈胜也有讲有笑,而且不停喝酒,阿芳不时偷看着他,内心十分不安! 

酒席散後,两个人回到新居。那是一层旧楼中的一间房,是他们预先租下的。两人都洗了澡,换上睡衣。阿芳躺下床,却暗中留意丈夫的动静。 

半醉的陈胜,点上一支烟。他做梦也想不到太太会被人强奸,以至他得回来的太太的是二手货!而且,还是他亲眼看见。 

他仍肯1和她结婚,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想对他无力护花的补偿。况且,如不带她去那种地方,就不会出事,所以他应该要负责! 

想到这里,陈胜没有话说,他关上房门,自己先脱光衣服。然後也解开太太身上的衣服,剥光了她。阿芳心中暗喜,终于要让自己所爱的人占有了。 

陈胜望着她那巨大而结实的大乳房,白中带红,一身肌肤雪白细嫩,两只眼睛又圆又大,黑白分明。虽然只做售货员,但以她的姿色,是可以嫁给一个经理级的男人。现在她看上他这个小巴佬,他觉得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陈胜抚摸着她的饱满的乳房,她露出淫笑,在亲吻她的乳房时,她两个大奶子起伏不停,她略带羞愧她闭上眼。他的小东西变大了,但是,当他顺利地把阳具插入阿芳的阴道时,突然想起本来是不应该这麽顺利的,于是他的阳具迅速缩小变软,而且再也硬不起来了。 

阿芳张开眼,见他这样,又羞愧又恐惧,她知道他是因为还记着那件事。 

在他熄了灯时,她暗中流泪了。陈胜仰躺着,他努力不去想太太曾被强暴的事,但是并不成功,看来这个新婚之夜,就要这样默默地躺着,直到天亮了。 

陈胜合了一会儿眼,忽然想起住在邻房的周太太,她二十五岁,高大美艳,趐胸隆挺屁股也大,而周先生却矮细得如武大郎。她一定不满足,一定会偷食,也许喝了太多酒,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他好像在半夜醒来,去厕所。出来时,听见尾房有女人的呻吟声,他认为一定是周太太!他出于好奇,偷偷走近。门没关上,只有一幅布,房内有效弱灯光。他在布帐隙偷看,周太太一个人躺在床上,正在自慰,她那粉红色的睡袍已解开。这时,她解了胸围扣,并将胸向他掷来,吓了他一跳! 

她的两只大豪乳,坚挺巨大如饱胀的足球,她又脱去内裤,向他抛来,正好盖住他的头面。他本想逃走,但好像着了魔般反而大胆地走进去。 

她笑道:“来呀!我是潘金莲,你是西门庆,快上来吧!” 

于是,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脱光了自己,强大的火炮翘首向天。当他压向她身上时,她主动向上迎凑,他的阴茎马上塞入她阴道内,随着她的淫笑,她那坚挺如足球的乳房一下子连续摇动了十几下。这时,周太太像发羊吊般全身抖动,又似奇痒难忍,身体左闪右缩。这使他更兴奋,他起劲地抽动。周太太全身发红,陈胜死命握着她的两个白嫩乳房,大力冲刺。于是她的眼在笑、嘴在笑,全身都在笑。在她全身出汗时,她紧抱他身体叫起来,而他也兴奋得就要疯狂地向她射精。 

陈胜突然醒来,已是半夜三时。他刚才是发梦和周太太做爱,感到有点奇怪,自己为什麽会想到她那里去呢? 

他真需要去厕所了。他走出门口,见到周太太的房门紧闭,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看来早已睡熟。 

去了厕所回来,陈胜亮了床头灯,见到一丝不挂而熟睡的太太,很想和她做爱。他有一位想法,今晚不行房,阿芳可能会耻笑他。但是,当他走近天生尤物似的太太时,竟一点冲动也没有!因为他幻觉中那矮劫匪正向着他冷笑。 

于是,他幻想床上躺着的不是阿芳,而是周太太。她们都一般高大,都有坚挺的大豪乳,他兴奋了,压向她身上,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刺进她阴道内。阿芳醒来,有着意外的惊喜。她假装挣扎着,潮湿的嘴蠕动着,充满了饥渴。那两只坚实的大豪乳随她急速的呼吸上下起伏,也充满了惊喜! 

然而脑海里那矮劫匪又在向他冷笑了:“二手货你也要吗?” 

陈胜在脑中赶走那矮劫匪,但却出现了矮小的周先生。周先生大怒,指斥他勾引他的老婆。陈胜大笑道:“你老婆喜欢我呀!你太矮细了,我却高大英俊过你。你看你老婆两只大奶抛得这样高,分明想勾引我呀!哈哈!” 

他闭上眼,拼命冲刺,两手紧紧抓住眼前这个“周太太”的豪乳,捏得阿芳差点儿叫出声来。但她很快她就淫声四起,全身大汗了。他放了手,全力进攻,大豪乳像一团团口烈火向他烧过来。他看“周太太”,又看见幻象中的周先生根本就是那个矮劫匪,兴奋地抓着周太太”的大奶子,狂吻她的嘴,向她疯狂射精。 

阿芳紧抱丈夫不放,满足地熟睡了。 

但是,一切回归现实之後,陈胜又睡不着了。他起来吸烟,他现在很清醒,也很痛苦。毕竟他太太被人捷足先登,而他只得回二手货! 

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下体正流着他的精液。可是她并不是周太太,而是他自己的太太阿芳。她深夜被奸,下体流出精液的那一幕又出现了。 

他大怒,努力驱走了幻觉,却产生一个杀人的冲动。只要用软枕按在她头上,不用两分钟,她必死无疑!他流泪将软枕放在太太脸上,想动手力压时,另一个景象又出现了,他不够首期供小巴,阿芳将全部积蓄十万元交给他。他在感动之,正要写下欠单,她却说:“我都快是你的人了,近计较这些吗?” 

陈胜大惊,马上拿开软忱,他深爱阿芳,怎会那样愚蠢,1想杀死她,但是,那矮劫匪却永远活在他的内心里,怎麽也驱不去! 

两个月过去了,在这两个月内,陈胜每次和太太做爱,总要熄灯,幻想着阿芳就是周太太,就是那矮劫匪的老婆才能成事。这个单位只住着他和周家,但他对那个周先生却连打招呼也没有。他越看越觉得他就是那个矮的劫匪。不过那个周先生也很少在家,现在更是已经一个月不见他出现了。 

陈胜最近开夜班,他日间在家睡觉,屋内没有什麽人。最近,周太太工作的制衣厂搬入大陆,她日间也常赋闲在家,陈胜十分留心周太太,周太太可能以为他睡着,因而十分随便,在房内换衣服,午睡都不关门。他多次用高凳偷看她换衣服,当看见她两只大肉弹微微跳动,或者大豪乳随她的呼吸起伏时,就有强奸的冲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