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妈妈替我肉偿赌债


岂有此理!真是撞邪呀!连续开了十二局都是大。我从高叉的旗袍里隐隐看出红色内裤,即时破口大骂打庄的女人。

婆娘呀!穿了红色内裤来邪着我呀!怪不得我输得多凄惨啦!

突然有人拍拍我的肩头,我的怒火马上冲出来,我快快拨开拍着我的肩头的手,赌徒最忌人家在背後拍肩头,我转身准备一拳打过去。

对方大喝一声:[是不是想在我地头玩花样呀?]

我急急收起拳头说:[嘻嘻!不敢!不敢!权哥…嘻嘻!]

权哥一脚跨在我坐着的椅子上说:[烂赌胜!输了多少呀?……想报仇吗?拿去……]

权哥掏出一劄钞票来放到我面前。

我回答权哥说:[权哥!不必了。你的贷款的息劲高,加上我今晚又当黑,借来都是白白输给你……]

权哥又说:[这麽快就认输,有赌未为输啊!]

我回答权哥说:[权哥!我被你的妹妹仔的红内裤搅邪了,输死我啦!]

权哥又说:[让我看看。]

权哥拉扯着打庄的妹仔来到我身边,将妹仔押在自己的膝上,随手揭开妹仔旗袍的後幅,果然是红内裤。

我对权哥说:[呀!……就是这样邪!]

权哥搓搓妹仔的屁股,将红内裤拉下来,妹仔露出雪白的屁股,又用力一撕,将红色内裤撕掉,权哥将红内裤抛掉又说:[这样!不会再撞邪啦,我再帮你通通她的抽屉。]

权哥竖起两双手指强插入去妹仔的小穴里,妹仔即哇哇大叫。

看来今晚真是可以翻身啊!我大叫多谢权哥……如今我要大杀三方,哈哈!果然连胜多局,真是时来运到了,嘻嘻!财来自有方。

快要天亮了。

权哥又来到我面前说:[烂赌胜!玩得开心吗?]

输乾输净的我只好苦笑。

权哥又说:[你知道规矩啦!第一期的息,今日中午12时前要还,知道吗?]

权哥拍拍我的脸颊,又在我的颈项上轻轻擘两下,表示如果我不还钱就刮了我的头下来。

当今世上只有妈妈好,我即时跑回家去。

妈妈说:[胜仔!大清早就来找我,是不是又输了钱呀!]

嘻皮笑脸的我在嘻嘻笑。

妈妈说:[我都知道你一定是走头无路才来找我啦!]

妈妈竟然将我所有需要讲台词都念出来了1

妈妈说:[可惜!我有心无力,你祖母留下的龙凤纯金手镯都卖掉来替你还债,我再没有分文帮你还债。]

我叫嚷:[呀!没钱还息,权哥一定将我啄成肉酱横屍街头呀!]

妈妈摊开双手示意无法帮我……呀!我抓住我头皮……怎麽办?

穿着性感睡衣的妈妈在骚痒,胸前的大肉球波涛汹涌,真空的睡衣里激突隐隐的乳头。

我对妈妈说:[妈妈!你真是漂亮!身材又好!]

我的奉承都只是希望妈妈可以救救我。

妈妈说:[当然!如果我不是在18岁时生了你,我就去了参加选美,随时飞上枝头变凤凰呀!]

妈妈虽然差不多40岁,但是童颜的妈妈看起来都很青春,如果……她肯出来接客真是一条财路。

机灵的我对妈妈说:[哈哈!让我看看!一双豪乳,腰又细,臀部翘翘,样子美艳动人,一等的美女,简直是仙女下凡。]

妈妈在舞手弄姿,在演示美态,沾沾自喜。

我突然摇头说:[可惜……]

妈妈即时皱起眉头来,面露不安看着我,怀疑自己的美态不再。

我继续说:[可惜孤芳自赏,有浑圆美乳都没用,真是大而无当,只用来自慰实在太浪费了。哎呀!我为你的美乳而叹息,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妈妈扼住自己的豪乳,垂头丧气低着头在疑惑。

我又说:[没用了!不要再哭了!安息吧!]

我的说话令妈妈莫名其妙。

妈妈说:[我都没有哭。]

我又说:[你看!你的乳头在哭呀!怪责你没有给人疼爱她!又没有人跟她玩!伤心欲绝,哭不成声。]

妈妈又说:[胜仔!不要吓我!讲到真的一样。]

妈妈即时拉起衣衫,双手扼着一双豪乳在迷惑。

我又说:[哎呀!]

妈妈又说:[你又哎什麽呀?我的奶子真是不开心吗?]

我又说:[哎呀!你看……]

我用手指勾开妈妈的内裤来看,长满了杂乱的阴毛。

我又说:[哎呀!长满了野草,荒废了的一块良田。哎呀!……]

妈妈说:[什麽?个个女人都一样啦!不要玩!]

我又说:[哎呀!好好的一块田弄得如此田地。啊呀!……不要再哭啦!你俩都不要再哭啦!哭都没有理睬你们!]

妈妈惊叫起来:[不要吓我,谁在哭呀!]

我又说:[奶头和小穴在哭哭啼啼,呜……]

妈妈掩着自己的耳朵叫起来:[不要再讲啦!]

我在继续扮哭叫……呜……呜……

迷惑的妈妈舔舔自己的乳房又说:[有我疼吻你们啦!不要再哭了。]

我指着她的小穴继续扮哭叫……呜……呜……

妈妈大叫起来:[呀!救命呀!不要将奶头和小穴讲成跟人一样,吓坏我了。]

我又继续扮哭叫……呜……呜……

妈妈终於受不了我的挑衅而大叫起来:[呀!怕了你!你喜欢就带她们去玩吧!]

哈哈!大胸的女人真是无脑呀!怪不得我的死鬼了的老爸在17岁就骗了老妈啦!

我立即拉着穿着睡衣的妈妈跑出去,来到权哥的旅馆。

我叫嚷:[权哥!我来还利息。]

权哥在打量穿睡衣的妈妈,奸奸的笑眯眯。

权哥拍拍我的面额:[烂赌胜!那里找了件骚货来。]

我笑嘻嘻对着权哥。

权哥又说:[一个月。]

我对权哥说:[一个月。]

权哥又说:[差不多啦!连本带息接一个月客都免强填数,没有亏待你啦!]

我摇头又竖起两只手指嘻嘻笑说:[两个月,权哥!]

权哥又说:[哈哈!有见地呀!好!烂赌胜果然是烂赌胜。]

权哥掏腰包拿了一劄钞票出来。

权哥又说:[哈!两个月呀!okok!]

笑嘻嘻的我马上接了权哥的钞票说:[多谢权哥。]

我拉着妈妈走到另一边说:[妈妈!权哥会安排壮男耕你的田,和跟你的奶子玩过痛快。]

妈妈说:[胜仔!你真是当老妈是傻子,老妈是为了帮你才下海做妓女呀!]

我呆呆的傻望着妈妈。

妈妈又说:[奶子和良田都在哭呜……不要哭啦!哭都是要给那些臭男人来耕。]

我一脸无奈地离开,心中在想只要我去赌一注,就可以将妈妈赎回来。

终於来到赌台前,我看看打庄的女人,又蹲下来偷看她的内裤是什麽颜色?白色!OK!

我擦擦手掌,参详前十局的结果,呜……那麽传来女人的哭泣声,我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

打庄的女人敲钟示意停止下注,我在敲钟的最後限期孤注一掷全数买大。

打庄的女人准备开钟之际,再次听到女人的哭泣声,突然感到非常迷茫,紧张的我已经满头大汗,全身衣衫湿透,手心都出汗,心都跳出来了,万一……买大开小。

我大叫:[等等……]

我马上拿回我的注码掉头跑去,背後传来:[三四六…13点…大。]

可是我没有後悔,我直奔跑到权哥的旅馆。

我拿着钞票叫嚷:[权哥!我想……]

权哥说:[烂赌胜!你真是性急。]

权哥抽了我手上的钞票当中的两张。

权哥说:[102号房大波美女等着你……GO!…GO!……]

权哥一定以为我来嫖妓,两个打手来推我入房,我失足跌入房间的地上。

我叫嚷:[权哥!我不是来嫖妓的,我来找妈妈呀!我不要钱呀!……我要带妈妈离开呀!]

良心发现的我,自责要妈妈做妓女来换赌本和还债,真是枉为人子。

权哥来到我面前叫嚷:[烂赌胜!——又在我面前玩花样。]

权哥指示两个手下来招呼我,拳打脚踢。

权哥又说:[孝顺仔!要老母不要钞票呀!这样!你如何还息给我呀?你们继续打,直至他有钱还给我。]

我急急将钞票送到权哥面前,权哥马上夺去我手上的钞票。

权哥又说:[这些钞票是我的……继续打…]

我已经被他们打到口肿面肿似烧猪头一样,妈妈突然跑进来推开其中一个打手,抱着我的头入怀里,用身体挡住打手的脚踢。

硬吃了一脚的妈妈叫嚷:[哎呀!岂有此理!老娘不发威当我是流局!]

妈妈转身一手扼抱住打手的脚,一口就咬下去,然後施展一招猴子偷桃,打手被妈妈的偷袭,弄得跪在地上痛哭起来,另一个打手已经一拳挥过来,打向妈妈的後脑。

.哎呀!……应声倒地……不是妈妈而是掩着眼睛的打手……不知道妈妈在何时叉开两只又长又尖的手指甲,伸到背後不偏不倚刚好插正打手的眼精,我爬起来看看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屁股有眼吗?为何背後受敌都能极速反应,先发制人。厉害呀!

妈妈踏前两步,权哥被妈妈的气焰吓倒跌在地上,妈妈又竖起两只手指,勾着权哥的鼻孔,权哥立即跪地求饶。

权哥抖振的声音说:[女侠!你义薄云天,千秋万载!一见发财!我知道错啦!不过你的儿子的的确确欠我的钱,你看有单有据,收不到钱,我如何向我班的兄弟交待呀?]

妈妈说:[岂有此理!钱!……我的确是“无”,不过我有奶子和良田。]

妈妈勾着权哥的鼻孔来到床边,顺手一推权哥就躺在床上,妈妈欲替权哥脱裤子,可是权哥双手紧紧掩着他的老弟。

妈妈说:[我没有钱可以一次还清,现在我以身当息,对你和你班兄弟都算有个交代。]

可是权哥摇着头咬紧牙关不肯放开掩着他的小兄弟的手,妈妈突然叉开两只手指向着权哥的眼睛插过去,权哥立即掩护双目。

哈哈!妈妈这招声东击西果然有效,成功拉脱权哥的裤子,二话不说一扼住权哥的老弟,反应过来的权哥已经太迟了。

妈妈说:[我虽然是女子,但是欠债肉偿的道理,我是非常明白的……让我来还今日的利息给你。]

权哥不敢反抗,权哥心目中妈妈是恶母鸡,为了保护自己的鸡仔,不顾一切。

遍体鳞伤的我坐在床边,看着妈妈替我偿还利息,心中感到酸痛却无奈,可是看见妈妈笑逐颜开,笑淫淫在吸吮权哥的阳具,啐得津津有味。看来妈妈相当享受,可能妈妈守寡太久了。哎!原本想来阻止妈妈下海做妓女,反而妈妈自享其乐。

哗!又舔又吮!权哥的老弟都坚挺的竖起来了,权哥一定很兴奋和爽爽,妈妈脱去睡衣和内裤,一双豪乳曝露出来,权哥好像野兽一样,抓着妈妈的乳房来搓揉,主动吸吮妈妈的奶子,明显权哥已经被带动了情慾,由被动变成主动,又伸手挖妈妈的小穴来调情。

妈妈的慾火也燃起来了。呻吟地叫着:[权权!让我每天都来还利息给你!好吗?]

权哥叫嚷:[好!……我爱人妻……]

看来权哥非常喜欢妈妈这种有情有义的人妻形象,水雨交融,相当投契,妈妈躺下来用手张开浓密的阴毛下的小穴,向着权哥招手,权哥已经急不及待,将他的老弟送入妈妈的小穴里,来耕这块荒废了多年的良田。

妈妈突然大叫起来:[呀!……我要呀!……]

是妈妈吓人的叫床声,我看着权哥的屁股摇来摇去,老弟在妈妈的小穴里打转。

噢!玩到妈妈哇哇大叫!又抽又插。妈妈将双脚跨在权哥的肩头上,慾火焚身的权哥越来越疯狂,狂插妈妈的小穴。

妈妈继续疯叫:[呀!……我要呀!……]

妈妈又爬起来,翘起屁股向着权哥,权哥继续抽插妈妈的小穴,我看着妈妈的表情,非常投入,一直眯着眼睛在享受性爱,女人真是需要男人的插插,看着迷人的妈妈,我的心也动起来,老弟都竖起来。可是有得看没有得用,我吞噬了涎液来饱饱饥饿的慾念。

老汉推车这一招做爱方式,我也晓可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看着权哥抱着妈妈的一条腿,明显是要让我看看他如何出入妈妈的小穴。

哎呀!……救命呀!

在我低头叹气的时候。

妈妈已经跨在权哥上面,扼住权哥的老弟对准自己的小穴套入去。

妈妈继续疯叫:[呀!……我要呀!……]

哎呀!取我条命的呻吟声!呀!我受忍不住了,我四处找寻女人来泄慾,门外有多个女人在偷看我们,我伸出双手扑出去,我抓到了一对乳房。准备拖进来就地解决我的慾火,可是我被一个嫖客的重拳打过来。

嫖客叫嚷:[我给了钱还未抓一下,你来抓我的妹仔的奶子,岂有此理!]

呀!…我只眼精,沙煲般大的拳头打在我的眼睛,痛到哭起来。

传来妈妈的温柔声音:[胜仔!过来!]

我狠狠地出尽全力把门关上来发泄。呜!……我哭着来到妈妈身旁,权哥正在握着妈妈的乳房在搓揉,摆动身体的妈妈在呻吟!

妈妈呻吟地说:[胜仔!呀!……你的弟弟在哭叫。]

妈妈伸手来摸摸我的老弟又说:[不要再哭!让妈妈来疼吻,掏出来吧!]

我哭着将老弟掏出来又说:[老弟在哭吗?]

妈妈呻吟地说:[呀!哭到声嘶力竭了,来吧!]

妈妈就含着我的老弟的头来吮,我见到权哥主动向上推插妈妈的小穴,努力耕耘妈妈的田。

我叫嚷:[呀!我的老弟跟我一起在哭叫,老弟已经硬到插穿墙,妈妈救我呀!]

妈妈显得手足无措,似乎想不到办法来救我。

权哥主动起来让出位置给我,妈妈马上跨上来,将我的老弟来耕妈妈的田。

我眯眼来享受妈妈的良田,真舒服!啊!……

妈妈呻吟起来:[呀!……]

我搓揉着妈妈的奶子,撩撩她的乳晕。

突然妈妈大叫起来。我发觉在後面推插着妈妈的权哥,回复了雄风的表情,凶猛地狂插,妈妈的田已经被我耕作啦!

妈妈咬牙切齿叫嚷:[呀!我的屁眼很爽呀!]

既然大家玩得开心,我便跟权哥的节拍一起夹击妈妈,权哥拉着妈妈的双手腕,我扼住妈妈的奶子,权哥和我同步推插。

妈妈咬牙切齿叫嚷:[呀!……我要……]

妈妈真是大食,要我俩合力才能将妈妈推上高潮,疯叫的妈妈叫得震耳欲聋。可是妈妈越疯叫,权哥和我就越兴奋。

权哥咆哮起来:[呀!……]相信权哥已经射了。

我让妈妈躺下来,我趴上来继续耕耘,看着笑眯眼的妈妈,意犹未尽,我要加倍努力耕耘让她心花怒放。

我拚尽力量去耕,加速加劲。妈妈由笑眯眼慢慢变得紧张起来,皱眉又抽畜。

妈妈咬牙切齿叫嚷:[呀!……我要……]

妈妈再上高潮再高潮。

呀!……我拔出来将种子撤在妈妈的胸脯上。

自此之後,妈妈就跟了权哥,做了权哥的女人,而我就做了权哥的便宜仔加老襟。

赌钱!已经很久没有赌了,现在改行跟便宜老爸加老襟做高利贷。

字数:11319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