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残虐俱乐部的覆灭


俱乐部的VIP刑房里,一个女孩慢慢褪去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她那丰满充满诱惑的胴体,白皙的肌肤闪烁着莹润的光泽,一头黑色的长发瀑布似的飘洒在身后,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周围,三个男人一脸狞笑的看着她,而她,脸上没有一丝羞涩和恐惧,美丽的眼眸中只有无尽的冰冷。

「小雪,可以开始了,让他们尽情的发泄兽欲,明白吗?」一个肥胖的老板对女孩说道。

「是,我知道了。」小雪平静地说道。

三个男人纷纷围住冰,开始在她身上四处乱摸,周围,是各种各样的刑具,看着这些恐怖的刑具,小雪能感觉到自己在发抖,紧张,不安,以及,那一点点的兴奋。

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即便她内心深处在害怕的颤抖,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无法回避,因为,她只是一个低贱的性奴,她的目标就是取悦这些客人,让他们玩的尽兴。

「嗯……嗯……」被三个男人肆意的抚摸下,小雪渐渐有了感觉,一丝丝粘稠的液体从她蜜穴里分泌了出来,她面色娇红,小嘴微张,轻轻娇喘着,然后,用她那淫媚的眼神挑逗着男人们,娇声道:「啊……好热……主人们……请……请插进来吧……」听到这诱惑无比的声音,三个男人更加兴奋了起来,一个男人的手掌在小雪的下体抹了一把,将满手的淫液涂抹在自己坚挺的肉棒上,然后扳开小雪的蜜穴,将肉棒使劲地挤了进来,身体一瞬间被填满的感觉让她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小穴真紧啊!」男人一副赞叹的表情。

「喜欢吗?」小雪媚眼如丝地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男人狠命地撞击着,一边撞击还一边大力地揉捏着小雪的奶子。

「奶奶的,你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爽。」另一个人在背后扳开小雪结实的臀部,然后扶着自己的肉棒,一挺身,便将肉棒狠狠插进了小雪的屁眼。

「啊……好痛……」小雪眼泪打转地痛呼一声,只是,她身后的男人可不会怜香惜玉,稍稍停顿,边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渐渐地,小雪痛苦的表情变得淫媚起来,她微张着嘴唇,双手紧紧抱着前面的男人,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啊……哦……好舒服……再用力点……不要停……」小雪高声地呻吟着,浑身火热,一丝丝爱液随着阳具的抽插分泌了出来,顺着圆滑修长的大腿逐渐流下。

「还有一位主人……请……请让我的手来服侍您吧……」小雪伸出她那洁白晶莹的手,纤细而修长的手指抓住那人的肉棒,开始灵巧的上下套弄,很快1,那人舒服地呻吟了起来。

「妈的,这骚货技术真好。」

「听说你今年只有十九岁,那么,你岂不是十四岁就来这里了?」「嗯嗯……怎么……觉得我不像吗?」小雪一边被前后两个男人干着,一边娇媚地说道。

「你这大奶子,发黑的乳头,跟少妇似的,还以为你二十多岁了呢。看,奶水都流出来了。」男人拼命地揉捏着小雪的奶子,因为被注射过催乳剂,所以一旦兴奋小雪的乳房就会流出奶水。

「你有生过孩子吗?」身后的男人问道。

「你猜呢……」小雪娇媚道。

「你这骚货,八成生过。」

「嘻嘻……可是……难道你们就不喜欢我这么骚吗?」小雪媚笑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我们就喜欢你这样带劲的骚货。」两个男人快速地抽插着,小雪也无比淫荡地配合着,终于,随着男人们的一声呻吟,两个男人分别在她的蜜穴和屁眼里射入了滚烫的精液,爽的小穴一阵浪叫。

「啊……好棒……爽死我了……小雪好幸福……」小雪仰着头,高潮的快感让她无比浪骚地叫着,下体一阵阵的抽搐,大量的阴精喷射出来,混合着精液沿着大腿根部流淌着。

「骚货……你爽了,老子还没爽了。」那个被小雪用手套弄的男人不满道。

「抱……抱歉……请原谅小雪吧……求您了……」小雪拉着那男人的手,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滚开!」那男人一脚将小雪踹到,然后坐在椅子上,道:「爬过来,用嘴巴服侍我。」「是……我的主人……」小雪流着屈辱的眼泪,慢慢爬到那人面前,然后张开小嘴,一口含住了他的肉棒,开始套弄起来。

「唔唔……嗯嗯……啾啾……」淫靡的声音不断地刺激着另外两人,他们从型架上拿来两个粗大的振动棒,那振动棒,几乎有小孩手臂那么粗,那么长,然后一把插进了小雪的蜜穴和后庭,插的她一声浪叫,正在套弄着肉棒的小嘴不自觉地用了点力,顿时将那个男人疼的一叫。

「混蛋,你想咬断我的命根子吗?」那男人一脚狠狠揣在小雪的头上,然后拿来一根鞭子,狠命地抽打着。

「啊……不要……我错了……饶了我吧……」小雪拼命地哀求着,然而,鞭子还是一下下无情地落在她的身上,很快,她身上便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了。

「呜呜呜呜……饶了我吧!」小雪不住地哭泣着,那男人也打累了,然后坐下来,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要是再出错,我觉不轻饶你!」「是……我的主人……」小雪擦了擦眼泪,然后再次爬到那人面前,张口含住了他的肉棒,小心翼翼地套弄着。

「哦……好爽……」那男人闭着眼睛爽快地呻吟着,很快,他一震抽搐,然后忽然一把抓住小雪的脑袋,将她拼命地抵在自己的肚子上,肉棒深深插进了她的喉咙,随着男人一声呻吟,大量的精液直接射在了小雪的喉咙里,呛的她不断地翻着白眼。

「好了,接下来就是正戏了。」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吞咽精液的小雪,客人上去一左一右,将她架在了一个三角木马上,然后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双脚也以一个跪着的姿势绑在了木马上,这样,她全身的重量就都承受在了下面的两片阴唇上。

「唔……」敏感的部位被这样的刺激,小雪一般在忍受疼痛的同时,下面也传来了一丝别样的快感,一丝丝的淫水又再度分泌出来,顺着木马慢慢往下流着。

「好了,这下你动不了了,接下来从哪里开始呢?」一个男人兴奋地从炉子上拿来一根烧红的铁签。

看到这男人兴奋的表情,小雪没有哀求,只是轻轻说道:「请……请温柔一点……」「哈哈哈……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一定会很温柔的。」男人大笑着,然后将铁签对着小雪乳房左侧慢慢捅着,烧红的铁签一接触乳肉,立刻发出嗤嗤声,乳房的嫩肉瞬间仿佛被烧软了一般,让铁签毫无阻碍的从乳房左侧进入,不一会儿又从右侧刺出。

小雪拼命地咬着牙忍受着,剧烈的疼痛让她额头的冷汗不断地流出,只是,她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当看到三个男人纷纷拿着烧红的铁签过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着眼睛忍受了。

「来,给我口交。」在一连插入了数根铁签后,一个男人将坚挺的肉棒抵到小雪的面前,小雪睁开有些无神的双眼,然后张开小口,将肉棒含了下去。

「唔唔……嗯嗯……」小雪小心翼翼地套弄着,任凭乳房被他们不断地插入着烧红的铁签,一根又一根,很快,小雪的乳房便被插了十几根铁签,而她至始至终都在为面前的男人口交着,直到这个男人将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口中。

「真不愧是小雪,接下来,试试这个好了。」面前的男人拿来一个铁钩子,看着这锋利粗大的铁钩,小雪本能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情,她惊恐地看着男人将钩子锋利的尖端对准自己乳房的根部,然后顺着小雪的乳房根部刺了下去。

「啊……」小雪拼命地忍受着这乳房被穿刺的痛苦,却还是忍不住尖叫了起来,眼泪不断地顺着脸颊往下流着,全身都因为剧痛而不断地颤抖着。

很快,两个铁钩穿透了小雪的乳房,小雪赶忙大口大口地喘气,钩子插好后,男人将连在上面的绳子拉了拉,这样,小雪的乳房就被钩子吊了起来。

身体的重力在慢慢转移到乳房上,乳房很快便被拉的笔直,她的身子也被慢慢拉了上去,只是随后,她的身体却在这过程中缓缓往下坠着。撕裂的感觉笼罩在她的奶子上,小雪越来越紧张,她感觉继续这样下去,自己的乳房会承受不住而撕裂的。

「好了,差不多了。」男人停下拉动的绳子,然后男人拿来一个烧红的烙铁,慢慢走到了小雪的面前。

「猜猜,我会将它烙在哪个地方?」男人将手指的烙铁在小雪面前晃了晃说道。

「只要不是脸,都可以的。」小雪虚弱地说道。

「放心,俱乐部的规定我可不想破坏,不然那十倍罚金我可承受不起。」男人说着,一下子将烙铁烙在了小雪的屁股上。

「啊——」小雪仰着头,大声地惨呼着,眼泪滚滚而下,身体更是剧烈的颤抖着,然而,男人并没有将烙铁放开,就这样一直停留在小雪臀部,持续地烙着,10秒,15秒,小雪的肉不断地发出嗤嗤的声音,一股股的青烟不断地冒出,空气中更是弥漫着浓浓的焦味。

又过了10秒,小雪已经涕泪横流,痛叫都不会了,她微张的小嘴,眼睛微微往上翻着,舌头伸在外面,口水无可遏制地往外流着着,忽然,一股淡淡的骚味传来,接着一股晶莹的尿液,从小雪的下面顺着马背流了出来。

男人终于将烙铁从小雪臀部挪开,此刻的小雪,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赤裸的胸膛随之剧烈的起伏着,眼泪哗哗的流,她的屁股上出现了一个焦黑无规则的烙印,烙印上面还冒着青烟。看着男人又再度晃了晃手中的烙铁,小雪知道,男人还要继续用这个残虐自己。

「你怕痛吗?」男人问道。

「怕……可是,这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取悦客人们,无论客人用什么手段折磨我,只要你们玩的尽兴就好,不用过问我的意见。」小雪不断地喘息着说着自己的职责,同时,也是在暗暗地催眠着自己,告诫自己,这就是自己的使命。

「那我就不客气了。」男人将烙铁毫不留情地烙在了小雪的另一边屁股上,顿时,刑房里又是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呼声。

又是长时间的烫烙,等男人将烙铁从小雪的屁股挪开后,小雪几乎昏死了过去。她低垂着脑袋,眼泪口水不断地流着,已经没有多少反应了。

「唰」的一下,一杯水泼到了小雪的脸上,她慢慢清醒了过来,下体因为剧烈的扭动而被三角木马磨破了,鲜血尿液顺着三角木马往下流着,小雪抬起她那惨白的脸,看着男人们又继续摆弄其他的刑具,她知道,新一轮的残虐又要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看着他们兴奋的目光,以及下面翘的老高的肉棒,小雪低声道:「让小雪来服侍你们吧,作为女奴的职责。」男人将肉棒伸到小雪面前,小雪很自觉地将肉棒含入口中,灵巧的舌头舔抵着马眼,爽的男人是一阵颤抖。不过,另一个男人则将刀子放在了小雪的乳头上,然后一刀将她的乳头割掉了。

「唔唔……」小雪只是含着肉棒痛呼了几声,却依旧小心翼翼地服侍着面前的男人,直到他射出了滚烫的精液为止。

「不愧是小雪,服务非常专业。」得到男人夸奖的小雪,内心竟是有着一丝丝的喜悦,她对男人报以微笑,轻声道:「谢谢。」「接下来,我们就来把小雪彻底玩坏掉吧!」男人们狰狞而兴奋地笑着,一个男人拉动横梁上的绳子,将小雪乳房上的钩子拉动起来,很快,小雪整个身子都被吊了起来,身体的重力全部转移到了乳房上,乳房被拉的笔直的,身体却在不断地下坠。

「不行……乳房……要撕裂了……」小雪吃力地说着,感受到那撕裂的痛楚,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乳房在一点点撕开,鲜血不断地往外流着,也许是不想小雪的奶子这么快就被玩坏掉吧,男人将她脚上的绳子解开,这样她才能用脚尖垫着地面,只是,已经被折磨的虚弱不堪的小雪,这样吃力的站着无疑是对她的一种痛苦的折磨。

三角木马被撤走,看着小雪那红肿不堪的蜜穴,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又是干了小雪一炮。

「接下来,玩玩飞镖吧。」三个男人拿来小刀,然后把小雪的肚子当靶子,一飞刀接一飞刀这样扔着。

「唔唔……」飞刀无情地插进小雪滑嫩的肚子上,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她的嘴角缓缓溢出一丝鲜血,有如凋零的玫瑰,展现绝望的凄美。渐渐的,随着一把又一把的飞刀插入她的肚子里,她也越发的虚弱了下去,很快,她便已经无法再用脚尖站立了,她的身体不断地下坠着,当第十三把飞刀插进她的肚子后,她整个身子就这样垮了下去,乳房也被钩子彻底的撕碎。

鲜血不断地从她被撕烂的乳房流出,她躺在地上,口中不断地咳着血,身体微微抽搐着。

这时,两个牧师过来检查了下小雪的伤情,然后施展了止血术后,示意客人继续。

小雪流着眼泪,看着自己残破的乳房,被插烂的肚子,一种深深的绝望感又一次的涌上心头。

「我是女奴,我是供人享乐的工具,我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他们能够虐我虐到爽快吗?」小雪内心不断地催眠着自己,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沙哑地说道:

「请……请大家务必要尽兴……不用……在乎我……」男人让小雪跪着给自己口交,然后另一个男人,拿来了一根烧红的小铁棒,走到了小雪的身后。他分开小雪红肿不堪的阴唇,然后拿着烧红的小铁棒对准小雪的尿道,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啊——」巨大的痛苦袭来,一阵阵青烟中,小雪的尿道被彻底的烙毁,而她也在尖叫一声后,直接昏迷了过去。

又是一桶水泼了过来,小雪慢慢醒了过来,她感觉到尿道阵阵剧痛袭来,尿液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外流着。

「我的尿道……被毁坏了……」小雪强忍着不让自己哭泣,剧烈的疼痛让她难以挤出微笑了,她楚楚看着三个男人,轻声问道:「我的服务你们还满意吗……」「满意,简直不能再满意了,不过,我们可还没有尽兴了。」男人在小雪哀怨的目光下,拿来一根烧红烙铁,然后示意小雪将两腿张开。

「我……我知道了……」小雪颤抖着身子,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她慢慢将自己的两腿张开,将已经饱受摧残的蜜穴暴露在了客人们的眼前。

「真是粉嫩的蜜穴了,让我忍不住就想要将它毁坏掉。」男人将烙铁对准小雪的蜜穴,然后一下子捅了进去。

「啊啊啊——」青烟瞬间冒出,一股烧焦的味道传了出来,小雪美目失神,凄厉地哀嚎着,下体不住地颤抖着,然而,看到如此惨象,男人没有丝毫放过小雪的意思,反而越发的兴奋了起来,他握住铁棒疯狂地抽插起来,每次的抽插都带出了大量的鲜血和碎肉,当男人将烧红的铁棒从小雪饱受摧残的阴道里抽出来的时候,她的阴道已经被彻底毁坏,变成了一个烧焦的肉洞了。

小雪的身体还在不断地痉挛着,她的脸上是极度的扭曲,哭成泪人的她还在不断地流淌着眼泪,这血腥残忍的摧残,让她近乎休克过去。

这时,看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小雪还有一口气,男人再次将烧红的烙铁对准小雪的肛门,然后狠狠捅了进去。

「啊——畜生啊——」小雪凄厉地惨叫着,泪水从她痛苦扭曲的脸上再次涌现,连续不断地高强度残虐,让小雪的身心近乎崩溃了。

「好疼……疼死了……我受不了……别烙了……求你了……」小雪流着泪拼命地哀求着,然而,男人眼中只有那残忍的欲望,他握着铁棒不断地抽插着,将小雪的屁眼彻底烙坏,大量的鲜血碎肉都被带了出来。

小雪的身体在剧烈的痉挛着,眼睛翻白,脸上更是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乳房被撕毁,阴道和肛门都被烙毁,肚子被插满了小刀,身上更是满身的滴血的鞭痕。小雪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小雪,三个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露出满足的微笑离开了刑讯室。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雪慢慢醒了过来,她的身体被抹上了特殊的治疗药水,同时几个牧师正缓慢地治疗着她的伤势。

「客人的评价如何……他们……有没有尽兴?」小雪看着自己残破的身子,用她那沙哑的声音虚弱地问道。

「女奴,这些就不是你操心的了,安心养伤,说不准下次又会遇到A级残虐。」「是,女奴知道了。」小雪露出了一丝黯然的神情,眼神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一个月后,已经彻底恢复了的小雪,这次被命令去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帅哥,我们天堂俱乐部是落日帝国最大的俱乐部,什么样的服务都有哦,只要您能够玩的尽兴……」小雪依旧和往常一样,婀娜的身姿不断地诱惑着身旁的年轻人,一双偶臂轻挽着年轻人的臂膀,丰盈的娇躯紧挨着他的身子,胸前的丰满在他的手臂轻微地蹭着。

「咳咳……」只是,这个年轻人却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他将小雪的身体往一旁推了推,小雪轻轻抬起头,脸上流露出一副玄然欲泣的样子,分外惹人怜爱,低声道:「帅哥,难道您讨厌我么?」「没,我没讨厌你,只是让一个陌生的女人离我这么近,我有些不适应而已,你,你别哭了。」年轻人赶忙辩解道。

小雪转悲为喜,稍微离开年轻人一点,但娇躯仍然角碰着年轻人的手臂,只是没有先前诱惑那么强了。

小雪暗暗运转斗气,想测试一下这个有些腼腆的年轻人的实力,要知道,这个年轻人居然单凭斗气,就能够操控天堂赌场的转盘,让自己短短一上午就赢得了三十万金币。

然而,无论自己如何努力,自己的斗气丝毫无法突破年轻人的体内,那种感觉,就好像溪流源源不断地汇聚于大海一般,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年轻人微微看了小雪一眼,仿佛并未察觉到小雪暗中的试探,淡淡问道:

「听说你们这还贩卖各种各样的女奴?」

「是的。」小雪原本妩媚的眼神立刻变得冰冷起来,他感觉到这个人是来者不善。

「有精灵美女吗?我这个人女人玩的多了,现在只想找寻刺激的来玩,所以,普通的女人我已经没有兴趣了。」看着年轻人一脸拽拽的样子,小雪不由地撇了撇嘴,心道刚刚还那么腼腆,这一会儿就装的这么老道。

「精灵美女啊,虽然我们俱乐部没有精灵美女服务,但在我们地下拍卖会场里,正好有一只前不久才抓到的精灵要拍卖了,如果您有兴趣的话,今晚的拍卖会,您倒是可以去看看。」小雪说罢,又将整个身子贴上了年轻人。

「咳咳……如此,那就麻烦你晚上带我去拍卖会场了。」年轻人轻轻推开小雪,然后进入事先安排好的客房,只不过,小雪也顺道走了进去。

门轻轻被带上,年轻人淡淡看了小雪一眼,道:「你的功力不弱,以你的身手,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侍女呢?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年轻人说罢,转过身,将自己的包裹和腰间的短剑取了下来,放在沙发上。

「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听闻这俱乐部又叫残虐俱乐部,专门以摧1残女性为乐,往往将女孩子摧残的不成人形,甚至摧残致死的都有。你在这里,很可能也会受到这样的待遇的。」年轻人背对着小雪,一般收拾着自己的包裹一边说道。

「你的眼神虽然冷冰冰的,但我能感觉出,你的眼底有一丝悲哀的感觉,这就证明,你并不想留在这里。是不是有人强迫你?我能帮你什么吗?如果你有困难,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年轻人转过身,顿时全身大震。

只见小雪全身赤裸,就这样活色生香地站在他的面前。

高耸的酥胸上面的两点深红是那么的诱人,腿间的阴暗充满了神秘,年轻人感觉到自己的心快速的跳动着,全身变得滚烫,喃喃的说不出话来,但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小雪的娇躯上移开。

小雪冷冷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道:「别说那么多光面堂皇的话,你的眼光跟别的男人没什么不同,来吧,让小雪来服侍你吧,只要你高兴,我的身体随你处置。」年轻人急促地呼吸着,身体呆立在原地,怔怔看着小雪慢慢向他走来。

「帅哥,就让小雪来服侍您吧!我只是个女奴而已,我的工作就是服侍像您这样的客人,只要您能够尽兴,哪怕将我的身子摧残的不成人样,我也会心满意足。」小雪原本想像以前那样诱惑他,可是,说着说着,眼泪却是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您看,你的肉棒都这么坚挺了。」小雪扒下了年轻人的裤子,然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张开口含了下去。

「小雪……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嗯嗯……你的身子,不是为了满足别人,你的身子,是属于你自己的,任何人都无权摧残她。你更不是取悦别人的存在,因为,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小雪正在套弄的小嘴停了下来,清澈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流着,从自己来到这个俱乐部的那一天起,自己就只是一个女奴,只是一个任人发泄的工具而已。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把她当人。

年轻人轻轻捧着小雪的脸颊,蹲下来,柔声道:「小雪,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可是,既然我来了,只要你说一声,我一定会全力帮你的。」「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奴。」小雪哭泣着,清澈的眼睛流出哀伤的泪水,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她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一缕柔情。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似乎受到过很大的创伤,而且有很多的难言之隐似的。」小雪擦了擦眼泪,语气重新变得冰冷:「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还轮不到你来担心,我的职责就是服侍你,如果你不说对我很满意的话,我是不会离开的。」年轻人叹口气,道:「那么,我对你很满意。」「不,这种敷衍的满意,我不接受。」小雪再次蹲下身子,准备含住年轻人的肉棒,不过,她却被一双手扶住了。

「既然这样……我们去床上吧!」年轻人不由分说将小雪公主抱抱起,然后将她温柔地放在宽大的床上。

「以前,总是你服侍别人,这一次,就让我来服侍你一回吧。」年轻人轻轻吻向小雪的唇,舌头伸入里面缠绵着。

「唔唔……恩……」小雪被他轻吻的感觉竟是异常舒服,这还是她第一次,有了这种浑身酥麻酸软的情欲。

太久太久,早已对性爱麻木的小雪,只是为了取悦客人,而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或痛哭,或淫荡,一切的一切,都只为客人的喜好来表现。只是今天,这种内心的愉悦,让她只想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小雪的脸越来越红润,她与年轻人疯狂地热吻着,眼睛充满了情欲。

「嗯嗯……只是亲吻……尽然会这么有感觉……」小雪半睁着媚眼,看着身上的男人,他并不英俊,可是,这朴实的外表却让她的内心是那样的安心。这一刻,她只想把自己的身心完完全全地献给他,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发自内心。

年轻人一边继续接吻,一边抚摸着小雪赤裸的玉体,他的动作是那样的温柔,好像生怕会将自己弄疼一般。他的手慢慢滑向了自己的乳房,然后轻轻揉捏着,手指划过敏感的乳头,然后一下一下刺激着。

「唔唔……好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小雪呼吸越来越沉重,脸上也满是兴奋的潮红,她默默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着这个男人的爱抚。

这一吻,很长。年轻人的舌头退出了小雪的嘴巴,看了看下面的小雪,低声问道:「舒服吗?」小雪有些羞涩地看着年轻人,轻声道:「嗯……你不用对我这么温柔的……我只是一个……」两根手指轻轻堵住小雪的唇,年轻人轻声道:「你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美丽的女人?」小雪眼泪不断地流出,第一次,有了一种朦朦胧胧的幸福感。她双手搂住年轻人,将自己两片湿润的唇凑了上去,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疯狂地热吻着。

「你叫什么名字?」小雪问道。

「我的名字叫索拉德。」年轻人答道。

「索拉德……谢谢你。」小雪柔声道。

「我们继续吧!」

「嗯。」

索拉德的手顺着小雪光滑的肚子慢慢往下,然后轻轻在小雪的阴道周围爱抚着,同时,他不断地亲吻着小雪白嫩的乳房,然后张开口,一口含住那挺翘的乳头,舌头一下一下地挑弄着。

「嗯……嗯……嗯……」这上下双重的刺激,让小雪舒爽极了,她愉悦地呻吟着,胸口一起一伏,吐气如兰。

索拉德的舌头继续向下,然后,他轻轻分开小雪的双腿,将自己的脑袋埋入了两腿之间,舌头不断地舔抵着小雪的蜜穴。

「啊……好……好舒服……」小雪闭着眼睛享受着,下体的淫水早已泛滥成灾,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索拉德每一下的舔抵,都让她的全身涌起了一股触电般的快感。终于,小雪在这不断的刺激下,下体一阵猛烈的颤抖,一股阴精喷射而出,却被索拉德吃了个满怀。

「对……对不起……」看到下身索拉德一脸的狼狈,小雪赶忙道歉着。

「没事,你又没做错什么,用不着道歉。」索拉德顺手拿来毛巾,将脸上抹了抹,道:「我们继续吧!我要插进来了。」「嗯……」小雪羞涩地闭上眼睛,随后却又忍不住睁开了双眼,她不想错过这美好的时光,看着索拉德那柔情的目光,小雪的内心第一次感受到了发自身心的快乐。

「啊……」当索拉德进入自己的身体后,小雪不自觉地娇喘出声了,然后,便是那一下又一下时轻时重的撞击。

「嗯……嗯……嗯……」小雪感受到一根火热粗壮的硬物在自己阴道进进出出,这舒爽的感觉让她情不自已地呻吟着,身体不自觉地配合了起来。

「啪啪啪啪……」索拉德动作越来越快,小雪的快感也越来越强,两个人搂在一起,一边快速地抽插着,一边疯狂地激吻,身心彼此的交融,让两个人都发出了畅快的呻吟。

「啊……好硬……好快乐……」小雪忘情地浪叫着,感受着阴道内宛如铁棒一般坚硬的肉棒,小雪感觉每一下都宛如升天一般的感觉。被这个男人占有,让小雪从里到外都异常的兴奋,还有一丝强烈的安全感。

「小雪……我……我要射了……」

「请……请全部射进来吧……」

索拉德猛的一颤,大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小雪的子宫里,爽的小雪又是一阵浪叫。

「啊啊啊……我……我也高潮了……啊哦哦哦……」小雪的阴道一阵抽搐,大股的阴精喷射出来。

「啊呼……小雪,你真棒,我对你非常满意。」索拉德喘息着,亲吻着小雪说道。

「谢谢你的赞美,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了真正的快乐。」小雪流着幸福的眼泪,与索拉德亲吻着。

「咚咚咚……」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服务员将晚饭送了进来。

「想不到这么快到晚饭时间了。」索拉德看了看时间,然后对穿好衣服的小雪道:「这位美丽的姑娘,请问我有这个荣幸来请你共进晚餐吗?」小雪「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优雅地说道:「当然。」两个人享用着这丰盛的晚餐,就好像是一对情侣一般。

「索拉德,我能感觉你不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你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吧!」小雪轻声问道,蓦地,她又有些黯然的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么多的。」「其实,我是受精灵女王的委托,来这里救一名精灵少女的。所以这次的拍卖大会,我一定要将她买下来。」索拉德肃道。

小雪看了一眼索拉德,然后再度悄悄低下头,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她低声道:「如果……可以的话……请……请把我也带走吧……」索拉德淡淡一笑,温柔地说道:「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说这句话了。你放心,等我把精灵少女救走,下一个就来带你离开这里。」「嗯!」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小雪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一刻,她不是那饱受摧残的女奴,而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少女。

吃完晚饭,索拉德在小雪的陪同下来到了地下拍卖场,在这里,有不少的人已经聚集在此了。

小雪牵着索拉德的手,来到一处座位坐下,她的身子紧贴着索拉德,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一切小心,买到精灵后尽快离开。」「嗯!」索拉德应了一声,小雪微笑着,轻轻靠在索拉德的肩头,将他的手臂搂在自己的怀中。索拉德身子颤了颤,低头看向小雪,小雪也正在看他。她那清澈的眼眸中覆盖着一层雾气,复杂的眼神饱含满足,悲伤,不甘和激动的情绪。

拍卖会终于开始了,台上一个又一个的女奴被买走,终于,到了女精灵的出场了,在别人先进行了竞拍后,索拉德直接抛出了三十万金币的天价。

「三十万一次,三十万两次,三十万三次……成交。」随着主持人一锤定音,索拉德也成功拍卖到了那个女精灵。

「先生,这个精灵是你的了。您放心,她脖子上的封魔项圈不仅封住了她的魔力,还限制了她的各方面属性,她现在只能任你摆布。」「嗯,我知道了。」索拉德接过精灵少女,然后直接带她往外走去,在一个角落里,索拉德一把扯掉了精灵的项圈。

「我是精灵女王派来救你的,这是女王的信物,现在,请马上跟我一起离开这里。」索拉德亮出一个绿色精灵手镯,严峻地说道。

精灵少女在看到这个精灵手镯后,眼睛大放光彩,这熟悉的能量深深刺激着她,原来,族人并没有放弃她,派人来救她了。

「咱们走吧!」索拉德说道,很快,他们离开了天堂俱乐部,在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小雪后,索拉德带着精灵少女转身离开了。

然而,在离开这座黑暗城后,在野外的树林里,一群黑衣人,却是拦住了索拉德的去路。

「我听闻,有一个领悟了重力领域的剑士,破晓之剑的持有者,那个人就是你吧!」带头的人大声问道。

「是又怎样?」索拉德沉声道,精灵少女躲在他的身后,显然她对这些人非常惧怕。

「你赢了我们三十万金币,带走这个精灵少女,我们都没所谓,只要你能够加入我们。」「哼,你们这些丧尽天良坏事做尽的人渣,让我加入你们,别做梦了。」「那就没办法了,你以为你还能走得出这个地方吗?」「那你就试试看啊!」索拉德拔出破晓之剑,严阵以待,忽然,他感觉胸口一阵发闷,一股强烈的虚弱感涌遍全身。

「哈哈哈……没想到吧!在你运用斗气暗中操控转盘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将黑暗圣水启动了,这种毒是通过斗气进入全身经脉的,它能不断地吞噬你的斗气,到时没有斗气的你,还不是任人宰割。」索拉德额头冒着冷汗,道:「那就来试试看啊!」索拉德瞬间横向一斩,一股强烈的劲风横扫而出,却是没有丝毫的威力。

「重力领悟……无法施展了?」索拉德大惊,他咬着牙,身体的斗气被快速的吞噬着,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的斗气就会被完全吞噬掉。

「必须速战速决了。」索拉德飞快的朝这些黑衣人冲了过去,一场激烈的战斗就此展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索拉德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他四周,横七竖八躺着一堆尸体。

「真不愧是绝对防御,身体硬的跟个铁块似的,只是,现在你已经没有斗气的支撑,铁之硬化也无法施展了吧!」领头人看着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索拉德,得意地笑道。

「精灵姐姐,你快逃吧!」索拉德对精灵少女说道。

「不!我怎么能舍弃我的救命恩人离去!」精灵少女噙着泪说道。

「你们谁也走不了。」领头人带着剩下的一人一起朝索拉德冲了过去,手中的利剑已然朝索拉德的心脏和咽喉刺了过去。

「到此为止了吗?」感受到面前袭来的寒光,索拉德闭上了眼睛,想不到自己的冒险才刚刚开始,就这样结束了。他还答应要带小雪离开的。

「对不起,小雪,我无法遵守承诺了。」索拉德暗自叹息,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天堂俱乐部的手段。

在这万分危急之时,一个白色身影出现了,她准确的撞在领头人的身上,同时手中匕首将他最后一名手下的咽喉刺透了。

「是你!」看到这个白色身影,索拉德不由地失声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小雪。

小雪面容依旧冰冷,但眼底流露出了一丝喜色,好像松了口气似的,她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递给索拉德,道:「这是黑暗圣水的解药,快吃下。」索拉德接过药丸,一口吞了下去,很快,体内的黑暗圣水透过毛孔蒸发着,只是被吞噬掉的斗气却是一时半会无法恢复了。

「小雪,你个贱人,你居然敢叛变!」领头人愤怒地吼道。

小雪愤恨地看着领头人,怒吼道:「我早就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恨你们,我恨每一次对我的摧残!」「你以为你走的了吗?你体内的圣毒如果没有按期服用解药,你活不过一个月的。」「圣毒?天下第一奇毒?」索拉德终于明白了小雪的苦衷,只是,就算是天下第一奇毒,他也相信那个人一定能够解毒的。

「一个月也好,一个时辰也好,能跟他在一起,我也知足了。」小雪微笑地看了眼索拉德,然后银牙一咬,朝领头人冲了过去。

黑夜下,刀剑对拼的声音响彻入耳,阵阵火光爆发开来,忽然,领头人一把荡开小雪,然后径直朝索拉德冲了过去。

「索拉德!」小雪那白色的身影瞬间来到索拉德面前,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她的笑容依旧美丽,她的眼睛依旧清澈:「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小雪的嘴角慢慢溢出了一丝鲜血,一把利剑从她的身体贯穿了出来。

「小雪!不——」大喊声划破寂静的夜空直冲天际,索拉德愤恨地看着领头人,在他错愕之际,左手扼住他的脖子,一把将他摁在地面,右手破晓之剑,一剑狠狠插进了他的心脏,鲜血顿时染红了索拉德的面庞。

「小雪……」索拉德搂住小雪的娇躯,拼命将刚刚恢复的斗气输入她的体内,小雪的脸色白的吓人,她微笑地看着索拉德,眼中尽是迷离之色:「能够遇见你……真好……」「小雪,我一定会救你了!」索拉德拼命地输入着斗气,他的眼睛湿润了。

「放弃吧……我已经……无法压制体内的圣毒了……咳咳……」小雪不住地咳嗽着,每一下都咳出大口的鲜血。

这时,精灵少女用她那残存的魔力施展治疗之光,为小学治疗着,只是,这也仅仅只是延缓她的死去而已。

「小雪,对不起,我答应带你离开的!」索拉德搂着小雪,泪水不断地流淌而下。

「傻瓜……你已经带我离开了呀!」小雪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索拉德的脸颊,柔声道:「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了。」小雪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喃喃道:「你知道吗?我原本早就心如死灰,自从我被父亲卖到这里,我就每一天都接受严格的调教,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摧残我,将我摧残的身心都麻木了。我只是一个女奴,一个玩具,是你让我再次体会到了,原来,我是一个人……咳咳……」小雪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而这鲜血的颜色却是越发的暗淡了。

小雪看着索拉德,眼中尽显柔情之色:「是你……重新唤醒了我的希望,你是我唯一喜欢过的人,咳咳……像我这样肮脏的人……居然还对你有所奢求……我真是下贱……」索拉德咬住自己的嘴唇,他已经不再默默流泪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小雪眼底一直流露着深深的哀伤,她只是一个19岁的少女,却经历了如此多的,难以想象的痛苦。

「我知道你肯定会中了黑暗圣水的毒……所以我悄悄将解药偷了出来……总算是赶上了。如果你死了,我想,我一定会比现在更痛苦……」小雪轻抚着索拉德的脸颊,她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声音也更加虚弱了:「我……我爱你……你能抱紧我吗?」「小雪……我也爱你啊……在我心中,你并不是不洁之人,你的心是那么纯洁,不要死……我还要用一辈子去呵护你啊!」索拉德的眼泪无声地流淌着,怀中的小雪微笑着,一滴晶莹的眼泪顺着她那苍白的脸颊滑落下去,她满足的去了,无怨无悔,似乎再也没有遗憾。

小雪的身子在慢慢消融着,这是天下第一奇毒圣毒的效果。看着小雪一点点的消失,索拉德的心也如死灰一般,他整个呆滞着,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小雪,你的愿望就由我来为你实现吧!」索拉德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气,他摸着手中的破晓之剑,脸上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三天后,天堂俱乐部出现一个可怕的年轻人,他刀枪不入,见人就杀,已经没有人能够挡住这个可怕的煞星了。

「滚!」年轻人对着角落几个瑟瑟发抖的女人道,他便是索拉德,他要为了小雪报仇,他要亲手毁掉这带给她无尽痛苦的地方。

这时,数把利剑砍到了索拉德的身体,却是如同砍到钢铁一般,擦出一片火光。索拉德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下这些打手,反手持剑的右手瞬间舞动,数道剑光划过了他们的身体,随后,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爆发开来,他们也身体就这般颓然倒下。

「快跑,这家伙根本不是人!」

看着这些四散逃跑的人,索拉德忽然将破晓之剑往地面一插,顿时,一道紫色的结界一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天堂俱乐部,顿时,所有人都瞬间倒地,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身体怎么这么沉重!」所有人都被一股无形的重力压的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索拉德一步一步朝他们这样走来,然后无情地收割着自己的生命。

这一夜,天堂俱乐部所有男人都被杀死,女人则都逃了出去,索拉德站在门口,将手中的火把点燃了俱乐部的大门。

「小雪,你看到了吗?摧残你多年的天堂俱乐部,已经被毁灭了。」索拉德在熊熊烈火中转过身,他的眼中透着无比的坚决,在转身的刹那,他的内心已经作出一个决定,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字数:2846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