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色人妻  »  【网游之天下无双绿帽版】(15)
作者:playczb 字数:8627 前文链接:thread-9218926-1-1.html

(十五)

王栋梁看着此刻紧张得落泪的何艺轻轻一笑,熄灭了熏香,喂给何艺一块口 香糖,过了一会儿,何艺面前的陆尘又变回了王栋梁。

「这是怎么回事?」何艺停止了哭泣惊讶问道。

王栋梁把熏香的效用解释给了何艺听。

「太神奇了。」何艺听到了熏香的效用内心里又打起小九九。

「能给我一点吗?」何艺不由得又向王栋梁讨要。

「只要你这三天好好的陪我,到时候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王栋梁得意道。

「嗯。」为了达到目的,何艺已经不惜任何代价了。

「EVE,我这里该怎么办呢?」王栋梁坏笑着挺了挺发泄后半硬不软的阴 茎。

何艺美目轻启、泪水婆娑间,只见到一根粗黑的阴茎正硬挺在自己眼前,那 阴茎靠得如此之近,上头充满男人欲望的味道直透何艺鼻尖,她甚至可以闻得到 那上头的火热。

何艺恍惚之间,竟渐渐感觉不出自己抗拒的必要,她虽咬紧牙开,可却阻不 住王栋梁的阴茎一下下地在唇瓣上轻顶,淫荡的味道不只从鼻尖,更从毛孔中不 住涌入。

迷惘之中,何艺渐渐放弃了抗拒、放下了坚持,就在王栋梁不知耸动了多少 次阴茎时,终于等得云开见月明,等到了何艺樱唇轻启、香舌微吐,将阴茎给吸 入了口中。

只听得王栋梁一声喜上心头的嘻笑,竟是顶住了何艺口中,任她香舌缠卷, 再不肯放松了。

浓浓的腥味冲入口中,比之在鼻端萦绕的味道更加深刻,何艺猛地一省,这 才悲哀地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忘了形,但事已至此,她又哪里能够抗拒?何况那 打从体内深处涌现的渴望,将她心中的抗拒死死缠住,别说出力挣扎了,就连抗 拒的意志部放不开手脚。

本来还可用力咬下的银牙,却是一点咬啃的力气部不愿使出来,丁香小舌更 是飞蛾扑火般地缠紧了入侵的阴茎,顺从驯服地巧吮倩吸,轻柔娇媚地在那青筋 勃发的阴茎上头滑动游走,舐去上头还未全然干却的淫渍,吸得王栋梁身子不住 颤抖,双手扣上何艺肩颈,美得身心俱颤,再也不愿放开。

身心都逐渐陷入迷茫妙境的何艺心中一痛,没想到那淫荡的本能竞如此强烈, 根本就别想控制压抑,可身体的反应却再也控制不住,唇舌更是火热甜蜜地服侍 着侵入的阴茎,银牙轻柔地顶着阴茎颈间的微凹陷处,好让那巨物不在口中不受 控制的顶动。

樱唇甜甜地含着棒身,微微地蠕动着,香舌的动作更是巧妙,无所不至地吮 着吸着那火烫的顶端,尤其当舌头轻柔地滑过阴茎顶端处那敏感的开口时,那抖 动的滋味,更令何艺松不开口。

感觉到身下的美女落力服侍,王栋梁口中不住嘻嘻哈哈直笑,却是一个字也 漏不出来,双手着迷地在何艺火热的娇躯上头游走,揉捏爱抚、搓弄拈摸,尤其 是一对不住颤抖、诱人已极的美峰,更是不肯放过。

原本被那双大手抚玩时已酥得浑身无力、畅美已极的何艺,哪里受得住王栋 梁双手的分进合击?

王栋梁一双大手时而有力、时而轻巧地玩弄着那傲挺的美峰,种种肉欲的快 意直透何艺心底,她平滑而活力十足的纤腰不住扭着,紧啜着阴茎的樱唇间唔嗯 连声,展现那快乐的享受,偏生嘴里被阴茎占满了,连点声音都漏不出来。

偏偏随着樱桃小口被阴茎侵犯,难以想像的快意却在体内肆意充斥,此刻的 何艺一心一意只想承受那淫邪的攻势,任这个男人尽情玩弄,好将她从身到心彻 底征服占有,收得干干净净,一点都留不下来。

何艺只有无奈地继续着口交的行为,以王栋梁所教的舌技,去服侍他粗大的 阴茎,首先将舌头由阴囊开始,接着沿着棒身一直舔到硕大的龟头,再集中在紫 红色的龟头上,灵巧地撩拨、舐吮着。

「呼……太好了……不要停!」王栋梁闭上双眼仰起着头,享受着自己辛苦 调教的成果。

何艺薄巧的香舌,有如吐信般一吞一吐地轻点着,彷彿蜻蜓点水般不断地柔 击着王栋梁的龟头最前端,同时一双柔软的玉手,包覆着阴茎的棒身,开始上下 地套动起来,立时一阵超乎想像的快感,便有如电流般直冲他的脑神经中枢。

「喔!太舒服了!这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美妙喔!」王栋梁闭上眼赞美着, 彷彿是在嘉许何艺。

「好了,EVE,趴在床上吧!我给你擦拭一下身体!」王栋梁先扶起何艺 雪白的臀肉,让她跪趴在床上,从卫生间拿出一条热毛巾,捂住何艺细緻娇嫩的 菊穴,伸出了中指,隔着热毛巾轻揉着……

「嗯……」何艺发出一声既娇又媚的梦呓,疲惫的娇躯依然昏睡着,浑然不 知自己另一个劫难将至。

王栋梁将何艺的菊穴热敷之后,菊穴四周的肌肤更加柔软细嫩,愈发显得可 爱迷人。

看着何艺的菊穴,王栋梁刚发泄过的粗大阴茎又再一次悄然怒举,接着他将 毛巾往地上一丢,在她LV包里取出一瓶她平时惯用的润肤液,将润肤液倒在手 指上,均匀地涂抹在菊穴的四周。

娇喘吁吁的何艺,乖巧柔顺地跪趴在床上,任由王栋梁为所欲为,一双修长 白皙的玉臂,无力地搁置在赤裸娇躯的两侧,雪白的臀肉高高翘起,涂抹了润肤 液的菊穴,此时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着淫媚的油亮光泽,说不出的惹火诱人。

王栋梁紧接着将自己粗大的阴茎,涂抹上一层厚实的润肤液,跪在何艺的身 后,粗大阴茎顶端的龟头,对准了她的菊穴,微微用力地向里面顶了进去。

可是也许是用力不均,也许是何艺的菊穴太过窄小,王栋梁粗大的阴茎从她 的臀沟滑了出去。

王栋梁连忙再次对准,并且用足力道,猛然贯穿。

「啊……」身体彷彿被撕裂开的痛楚,使得蒙在鼓里的何艺俏脸惨变,喉咙 里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哀号,感到自己的菊花被粗大的东西顶穿,火辣的剧痛顿时 传遍全身。

「你……你做什么?啊……痛死了……啊……不……不可以啊……啊……」 何艺痛得眼泪夺眶而出,本能地扭动娇躯,拼命挣扎了起来。

但是王栋梁却从后面牢牢地抱紧了何艺纤细的小蛮腰,大喝一声,猛地将粗 大的阴茎完全捅进了她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菊穴最深处。

「嘿嘿,真是美妙的菊花,夹得好紧啊!」王栋梁发出淫笑赞不绝口,粗大 的阴茎奋力地抽插着何艺最私秘的排泄器官。

何艺的菊穴,被迫容纳了王栋梁粗大的阴茎,粉红色菊穴口的皱褶,刹那间 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圈惨白,接着裂开四、五道伤口,每道伤口均流出了 鲜红色的血液。

王栋梁藉助鲜血的润滑作用,将又粗又长的阴茎,在两团雪白细嫩的臀肉间, 无情地抽插着,尽情享受着那被直肠嫩肉紧紧包缚住的强烈快感。

「呜……好痛……啊……啊……求你拔出去……呜呜……」

第一次的肛交,使得何艺痛得死去活来,痛苦哀求着,姣美的双手拼命地向 后推,想要推开王栋梁的身体,无奈丝毫起不了作用,反而更激起他征服的欲望。

何艺菊穴里的嫩肉,彷彿被一只圆柱型粗大的锉刀在来回地拉扯着,每一下 的抽插,都好像要将直肠撕裂一般,令何艺不断地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别再哭叫了!多插几次只要习惯就好了,到那时候你就会发现,肛交就跟 性交一样的爽,将来你一定会爱死这种感觉的。哈哈哈……」王栋梁一边喘息, 一边大笑道。

何艺虽然听过「肛交」这个名词,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在心里总认为这 是变态的行为,自己绝对无法接受这种行为。

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在失神的状态下被王栋梁一举得逞,在羞愧欲死的同时, 下体竟不由自主的流出了爱液蜜汁,菊穴的撕裂痛楚感,彷彿也减轻了许多,子 宫深处甚至开始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对于自己不争气的肉体,何艺内心充满了 悲哀。

「啊……啊……啊……」何艺娇喘吁吁的哭喊着,雪白细嫩的臀肉开始不知 不觉地又摇晃了起来,看上去格外的淫荡。

「呼!太爽了……EVE,你的菊花……干起来实在太爽了……」就在王栋 梁兴奋至极的高亢叫声中,何艺丰满成熟的娇躯不停地颤抖着、哭泣着,迷人的 肉体又一次被王栋梁彻底征服了。

「啊……不……不要了……呜……」何艺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虚弱而羞苦地哀求着,她已经被王栋梁蹂躏到唇色苍白、发丝凌乱,白皙美丽的 娇躯还不时传出无法自主的抽搐与颤栗。

何艺的哀嚎,更激起了王栋梁的兽欲,这种刺激的感觉,更是让他兴奋莫名, 粗大的阴茎更是犹如巨杵一般,重重地捣在她的菊穴里。

「啊……啊……求求你……我痛死了……我会被你弄死的……我求求你…… 啊……啊……求你不要……啊……」何艺一边痛不欲生地娇喘呻吟着,一边扭动 娇躯,想将他粗大的阴茎看看是否能从自己的菊穴中挣脱出来。

王栋梁赶紧死命地抓紧何艺的纤纤蛮腰,非常狭窄的菊穴,在粗大阴茎每次 插入时,紧缩的挤压感刺激之下,产生电流般的酥麻。

何艺温暖柔嫩的菊穴嫩肉,紧紧地裹住王栋梁粗大的阴茎,随着粗大阴茎的 插入,菊穴口四周的嫩肉便向内凹陷,接着又随着粗大阴茎的抽出,向外翻了出 来,如此周而复始,令他看得血脉贲张,不知不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救命呀!不行啊……呜……求求你……饶了我吧……啊……不要再 插了……我会痛死的……呜……求你了……呜……」何艺剧痛难忍,发出了一连 串的惨叫声,她的头更是随着王栋梁狂猛的抽插,不停地痛苦摇动着。

这时王栋梁已经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弯下身去将自己的胸膛,紧贴住何 艺雪白滑嫩的裸背,右手紧搂着纤细的小蛮腰,左手慢慢地揉搓着她那洁白修长 的美腿,向着何艺粉红娇嫩的小蜜唇花瓣抚摸去。

「啊……不行了……啊……太大了……啊……我受不了啦……呜呜……求求 你……呜……」变态的肛交行为,产生无与伦比的强烈羞耻感,冲击着何艺的娇 躯上下每一处神经,让她最后的尊严,完全崩溃,痛哭失声地苦苦哀求。

王栋梁丝毫不为所动,左手突然按住何艺鲜嫩诱人的珍珠花蒂猛烈地搓揉起 来,同时更加狠狠地将粗大阴茎往何艺的菊穴狂抽猛插。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重点的敏感部位遭到王栋 梁的操控,何艺性感的赤裸娇躯,强烈地颤抖、抽搐着地,并且发出痛楚与欢愉 交杂的娇喘呻吟。

何艺满脸红霞,明亮的双眸不再水灵柔媚隐,取而代之地却是含着屈辱羞愧 的神色,动人的羞红娇靥上,不见平时的美貌艳丽,取而代之地却是一副失魂落 魄的表情,明白显示出何艺正沉浸在身不由己的矛盾快感之中。

王栋梁粗大的阴茎,仍然不知疲倦地抽插着何艺的菊穴,小腹一次又一次地 撞击着她雪白的臀肉,身心均受剧创的何艺,体力不支差点昏晕过去。

房间里顿时少了何艺的哀嚎呻吟声,只剩下肉与肉交合的撞击声,以及王栋 梁粗重的喘息声。

官能的刺激享受,充斥着王栋梁壮硕的身体,终于突然胀大的龟头处传来一 阵酥麻,接着有如火山爆发般,在何艺菊穴的深处射出了腥浓的精液。

王栋梁抽出沾染血迹的粗大阴茎,只见从何艺饱受蹂躏奸淫的菊穴中,慢慢 地流出了混合了血液的浓精。

就这样,何艺陪了王栋梁三天,期间,何艺放下了所有女性的矜持,身上所 有的地方都被王栋梁玩了个遍,使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心,彻底转变成了一个 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而后王栋梁也遵守约定将特制春药和熏香给了何艺。

**********************

终于陆尘在书生的帮助下要回了林逸欣的账号,当陆尘得知林逸欣账号恢复 的消息,飞快的拨通了清清水香的号码,狂喜着说道:「青青,逸逸的账号已经 恢复了,快告诉我,她在哪儿?」

孙青青道:「真的恢复了?」

「千真万确,通过月恒中国区南方总部的凌雪总裁确认的,你说呢?」

「好吧,你要去找逸逸?」

「嗯,你有地址?」

「嘻嘻,我刚从那里回来,你去吧,在上海呢,地址我发给你!」

「多谢了,有空请你吃饭!」

「嗯!」

挂掉电话,不久之后,一条信息发了过来,正是孙青青发来的地址,陆尘马 上跟何艺、北冥雪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何艺虽然吃味,但是表面上还是叮嘱道: 「下雪了,地上滑,高速上给我用80迈开过去!」

「知道啦~~」

冲下楼,启动车子,风驰电掣的冲了过去。

……

大雪纷飞,车速很慢,陆尘开了所有车灯,降低车速,飞驰向了上海,地址 是在郊区,一处别墅区里,与凌雪、书生的住处倒是有些相似。

等陆尘进入上海市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大雪茫茫,更加影响视线,直到夜 里8点多的时候,终于缓慢的抵达了目的地。

「啪!」

走下车,头上、围巾上马上全部落上积雪,陆尘也懒得去抖,拿着那张纸条, 一路寻过去,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座红色别墅静静的坐落在那里,窗里发 出温馨的光芒,里面有人影走动。

木质结构的房,看起来有些古典的感觉,果然,林霄还是挺有钱的。

绕着房走了一圈,最右边的一楼房间里传来林逸欣的声音:「妈妈,要奶茶 吗?我热一下……」

「不用,你忙吧!」果然,是林逸欣的声音!

陆尘欣喜若狂,看了看四周,似乎也没有给她准备什么礼物,没有办法了… ……

「啪啪啪……」

轻轻敲着林逸欣房间的窗,她马上走过来,「吱呀」一声打开了窗,看到陆 尘浑身积雪的站在那里,带着傻傻的笑容:「逸逸,总算找到你了……」

「陆尘……」林逸欣呆在了那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惊讶,美丽的眸蒙上 了一层水雾。

陆尘指了指身后,假山边缘的积雪,道:「看,开心吧?」

林逸欣探头看看,雪地上,写了一行大字「,LOVEYU」。

「嗯?」

林逸欣歪着可爱的脑袋,笑问:「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那个YU会没有你 少写了一个字母……」

陆尘老脸通红:「没尿了……」

「你!」

林逸欣俏脸通红的瞪着陆尘,下一刻,她又做出惊人之举,猛然打开窗户, 穿着毛绒绒的拖鞋就从房间里跳出来,把陆尘扑倒在雪地里,绝美的眸近距离看 着他,笑道:「什么都别说了,先让我亲一下!」

陆尘怀里拥着心爱的女孩,世上怕是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两片温热的触在了上,陆尘紧紧抱住她,静静享受这**蚀骨的甜蜜,林逸欣 这方面还是笨得让人欲哭无泪,丁香小舌笨拙的回应着,一边吻着,一边闭上眼 睛,一片温湿的泪水湿润了他的脸颊。

双臂张开,拥着她,林逸欣的身体微微颤抖,吻着吻着便哭了起来。

这些天来,她承受得实在太多了。

陆尘解开大衣,抱住她,问:「冷吗?」

「你说呢?」林逸欣低头看着他,她那长长的睫上已经沾上了不少雪花,眨 了眨的,雪花片片掉落在我脸上。

陆尘说:「我好想你!」

「嗯。」她不置可否,又吻了陆尘一下。

正在这时,大厅外传来「咳咳」的声音,林逸欣急忙触电般的跳起来,伸手 拉着陆尘一起起来,然后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拢着睡衣的裙摆,脸蛋红红 的对站在大厅口的少妇弯弯腰,笑道:「妈……」

没错口那个少妇就是林妈妈,已然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陆尘木然站在那里,*** ,被人家老妈抓个正着,这下怎么办?

却不想,林妈妈一脸雍容的笑意,道:「是陆尘吧?快点进来吧,外面雪那 么大,你想把我们家逸逸冻坏吗?」

陆尘尴尬一笑,急忙扶着林逸欣快步走进了小别墅,里面开了空调,一下变 得好暖和。

林逸欣拍拍身上的积雪,然后笑的看着陆尘,说:「你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 真不错,是不是青青那个家伙告的密?」

陆尘点头:「其实青青还是非常忠贞的,我威逼利诱了好多天,她终于告诉 我。」

「哼哼,还是告诉了!」

陆尘抬头看看林妈妈,彬彬有礼的说道:「阿姨,您好!」

「好啦,别客气了!」林妈妈笑着看陆尘,说:「我在昏迷中的时候,听过 你的声音,我也知道,你跟我家逸逸的关系,你还没有吃饭吧?刚刚好,我和逸 逸正准备吃火锅呢,你也一起吧!」

陆尘伸长脖看了看。

林逸欣扑哧一笑,挽着陆尘的手,说:「好啦,别看了,老爸去公司了,今 天不会回来,哼哼,你就那么怕他吗?」

陆尘想起论坛上跟林霄的对峙,忍不住后背发凉:「怎么能不怕……」

林妈妈在旁笑道:「不要管那个老家伙,年纪越大,就越是执拗,你们的事 情逸逸跟我说了,其实陆尘你做的很对,而且,游戏里的那个城池不是守住了吗? 这为中国挽回了不少虚拟财富,你也证明了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

陆尘于心有愧,道:「可还是让逸逸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

林逸欣裹了一条皮袍,更加清灵漂亮,笑道:「没什么,了不起重新练一个 战士系账号好了,不过你可得带我练级哦,不然我可不依!」

陆尘笑笑,神秘兮兮的说:「其实,不必重新练。」

「什么?」林逸欣睁大了一双美目。

陆尘继续道:「我在月恒中国南方总部的总裁凌雪、书生那里蹭了几顿饭, 使得书生亲自去纽约总部去争取你的账号,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你的账号恢复 一半,等级归零、装备归零、仓库归零,不过宠物保存、职业保存、技能保存, 就连名将技、神将技和大地变身也都保存了。」

「真的?」林逸欣惊喜交加,猛然又扑到陆尘怀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喂,不要当我不存在好不好?」林妈妈笑着揶揄道。

林逸欣红了脸蛋,说:「妈妈,不是说要准备火锅的吗?你快去吧,我要吃。」

不久之后,三个人围着热腾腾的火锅坐下,买了许多冷冻的牛羊和素菜等等, 陆尘和林逸欣都拿着筷,等着锅里的汤沸腾,迫切得就差没有用筷敲着桌有节奏 的喊着「吃饭!吃饭!」

陆尘说:「逸逸,你的装备和等级都清零了,就连冰龙克里斯的等级也清零 了,所以练级等于是从零开始,我打算带你先去100级怪的区域练级,这样拿 到的经验比较多,攻击也不会太离谱,争取几天内冲回100级!」

林逸欣笑嘻嘻道:「你也不过70级,别在我面前充大头好不好啦……」

陆尘得意洋洋:「我跟你不一样,我虽然是70级,但是穿着一身高阶装备, 天器青冥剑、龙曜头盔,地器赤岩龙铠、镇魂斗篷、战焰护腕、惊涛战靴、鬼影 戒,而且还有一头150级的幻影狼王,你说呢?」

「那确实是厉害多了……」林逸欣努努嘴。

陆尘笑道:「经验分配是看输出的,所以,你要是划水可是拿不到什么经验 的。」

「嗯,对了!」林逸欣睁大一双美眸看着陆尘,说:「你不是国战的MVP 玩家吗?一定得到了装备奖励,是不是?」

「应该吧,我还没看……」

「那件装备,我要了!」

「没问题」陆尘爽快答应,脱口而出:「你就算是要我,我也给,何况一件 装备……」

顿时,林逸欣脸蛋又红了。

林妈妈在旁切菜:「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聊……」

唉,多好的妈妈!

饱餐一顿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林妈妈收拾了一下就去睡了。

陆尘被安排在右侧的房间里,坐在布局格调温馨的房间里,看着一旁的壁炉, 却又觉得有些无聊,还不想睡,连一个电脑都没有。

林逸欣的房间就在旁边,她在干嘛呢?

站起身,走到林逸欣的房间前,伸手想敲没勇气,灰溜溜的退了回来。

没几分钟,「咚咚」陆尘的房间响了,开一看,果然林逸欣裹着一条毯走过 来,笑道:「在干嘛呢?」

「在想你。」陆尘不假思索的说道。

林逸欣脸蛋红红的:「嗯,我也在想你,想了好久。」

陆尘飞快的关上搂住她,笑道:「逸逸,你不上游戏看看账号吗?」

「不,我要等你一起。」林逸欣笑嘻嘻的看着陆尘,美目中透着狡黠,道: 「你不是也等我上线,号被杀到70级就一直没有上线吗?」

「嗯,那好吧,我明天回去,一起上线。」

「嗯。」

林逸欣静静的坐在陆尘的床上,忽然脸蛋第N次红了,小声问道:「我能不 能……能不能今晚跟你睡在一起?」

陆尘一下差点石化了,TD,陆尘打死也不敢说出口的话,被这么一个漂亮 小妞说了出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时间,陆尘心如麻,说:「好是好,可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你要准备什么?」林逸欣吃吃笑的看陆尘。

陆尘说:「我怕……一不小心就吃掉你了……」

「放心!」林逸欣指了指另一侧,笑道:「木板房隔音效果很烂的,妈妈就 在那个房间,你敢做什么,我就叫出声来,扭送你去警察局里!」

陆尘嘴角的肌动了一下:「好吧……」

靠在温暖的枕头,林逸欣穿着睡衣靠在陆尘怀里,两人着窗外飘过的雪花, 一切显得宁静而恬美。

不久之后,林逸欣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弯月般的弧度,带着笑意 沉睡了过去。

陆尘拥着她,拽了拽被,闭上眼睛,很快的睡了过去,梦中,一切都是美丽。

翌日,凌晨。

耳边,一个少女的惊呼声把陆尘惊醒,急忙睁开眼睛,却发现林逸欣触电般 的蜷缩在陆尘怀里,一双美目瞪着陆尘,说:「你……你没事吧?」

陆尘点头:「没事,睡得很好,你怎么了?」

「你那里……」林逸欣脸蛋通红,说:「那里怎么了?」

陆尘脑袋里嗡的一声,大事不妙!

急忙解释道:「你看过倚天屠龙记没?」

「看过!」

「张三丰告诉张无忌最厉害的一招……」

顿时,林逸欣脸蛋更红了,挥舞粉拳捶了陆尘一下,说:「居然跟我说这些, 你找死了你……」

「好啦,快起回去练级了,下一次国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想1级光屁股菜 鸟去跟人家硬碰硬吗?」

「嗯,好……」

林逸欣是个明事理的漂亮,飞快跳下偷偷溜回自己的房间。

上午,告别了林妈妈,然后林逸欣跟着陆尘一起回苏州,她还是要去学校的, 林妈妈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非要让林逸欣带上,陆尘沾了光,得了一条金华火腿, 这玩意是好东西,一片片的切下来,酒精灯上烤一烤,那是绝佳的烧烤。

林逸欣穿着雪白的羽绒服,跟着陆尘出来的林妈妈送到外面,外面已经放晴, 大雪停了,地面上厚厚的一层,可想而知,苏州古剑魂梦基地的一群们说不定已 经在堆雪人了。

一路飞驰回苏州,中午时分抵达科大,将林逸欣送回女生公寓,然后约定了 下午1点钟上线,一直练到晚上12点能下线。

当陆尘回到工作室的时候,何艺、北冥雪、慕容明月三个已经在大厅里等着 了。

「哥哥,事情搞定了没有?」北冥雪笑问。

慕容明月道:「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就知道搞定了,说不定,已经把林小妞收 了……」

何艺紧张的看着陆尘。

陆尘飞快说:「没有收……」

「吃饭吧,你得练级了!」何艺松了一口气,如果万一陆尘跟林逸欣已经上 床了,那她计划要执行的难度可就大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