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种马圣斗士星矢】(长篇第23章)
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5941

第二十三章不解之谜

看来选择后山这条路线没错,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截,照这个情形用不 了多久就可以逃出圣域了,可以快点到魔都去求援。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 身影,那个人目光阴沉,身上穿着黑色的冥斗士盔甲,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让 星矢感觉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我可没时间在这里磨蹭,谁敢阻拦我我就杀了谁!星矢丝毫没有放 慢狂奔的脚步,直接使出天马流星拳朝这个黑衣人打去!谁知道对方一只手轻轻 挥动就化解了星矢迅猛的攻击,还把他弹出了几米远。

星矢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你、你究竟是谁?」星矢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 预感,这家伙的实力强得惊人啊,小宇宙虽然比不上朱利安那么霸道,但好像完 全不在加隆之下。

「我就是冥界三巨头之一的艾亚哥斯。」那个男人冷冷的说道。

「什么?你、你不是一直留在冥界守护着哈迪斯的灵魂么?原来如此,我懂 了,我们全都受到了贵鬼的蒙蔽,没想到这次你们冥界三巨头全体出动,看来对 圣域是势在必得啊!」星矢一脸的愤怒和惊恐,没想到他们还在这里安排下了伏 兵,自己如何才能够跨过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呢?

「哼哼,我一早就预料到你们之前只是在佯攻,目的就是为了掩护一个人逃 出去请求增援,这么低级的策略如何瞒得过我?派几百个人出来送死也只有愚蠢 无比的圣斗士才会这么干,真是笑死人了。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也可以让你死 得瞑目。贵鬼一直都是哈迪斯大人手下的得力干将,在很多年前哈迪斯大人就已 经在部署着一切,所以让贵鬼拜穆先生为师。这几年他一直潜伏得很好,没有露 出一丝的破绽,直到最近我们才正式让他发挥作用,果然一击即中,性吧首发不 是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嘛,哈哈。」

「他是不是已经回到你们那边去了?」星矢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当然,他又重新成为我们冥斗士中的一员了。可惜这几年贵鬼好像或多或 少被你们给同化了,他最终不忍心趁你们不备把纱织给杀死,而是自己偷偷地溜 了回来。这让我们几个相当的不满,这件事我们一定会上报给哈迪斯大人,看如 何处置这个家伙。冥斗士就应该心狠手辣,要不然如何能够成就大事!好啦,这 次轮到我出手了,星矢,使出你真正的实力,不要给圣斗士丢脸哦!」艾亚哥斯 缓缓走向了他。

星矢全身大汗淋漓,没想到纱织居然逃过了一劫?当时大家对贵鬼那么信任, 他如果忽然对纱织出手确实无人可以阻挡,而且他还可以利用瞬间移动迅速的逃 走,冥斗士这个计划真可谓是天衣无缝。星矢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害 怕过,之前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他都可以泰然处之,可是今天他如果战败了, 那就意味着地堡中一千多名圣斗士都得跟着丧命,星矢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

艾亚哥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星矢这两年名声大振,传言是不是有些言 过其实了?看他这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哪里像个战无不胜的圣斗士,之前他又是 如何打败撒加和朱利安的?让我现在就结束你悲惨的生命吧!

艾亚哥斯双手一扬使出了必杀技「天鸠喷射风」,铺天盖地地拳风将星矢完 全笼罩了,星矢明白以自己目前的心态,根本就防不住他这石破天惊的一击,只 有闭目待死。「对不起了,圣斗士们,对不起了,纱织,我辜负了大家对我的期 望……」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闷哼,一个人影不知从哪里飞扑过来,抱着星矢弹向了一 边,他们在地上滚了几圈,虽然姿势相当的狼狈,但总算是避开了艾亚哥斯的强 力必杀技!

这个人紧紧贴着自己,她的身体充满了弹性,而且听刚才的叫声好像是个女 人,这声音听着是那么的耳熟。那个人拉着星矢脱离了小路,拐向了草丛之中, 两人全力向前跑去,艾亚哥斯在后边狞笑着追了上来,看看很快就要追上了。

两人忽然停下了脚步,面前居然是一道悬崖峭壁,下边是一条汹涌的河流, 这高度看着足足有一两百米高,看来他们是无路可逃了,这个高度跳下去只有死 路一条,就算掉到河里,巨大的压力一样会让他们粉身碎骨。直到此时星矢才有 机会注意他身边的人,这个人……她、她居然就是——魔铃!

星矢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紧紧拉着魔铃的手,高兴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突然 他的心情瞬间又跌入了低谷,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捉弄自己,好不容易才让自己 见到了心爱的姐姐,可是转眼间却要成为他们的绝唱,在强大的艾亚哥斯面前, 他俩只能闭目待死,这,就是上天的安排么?

星矢将身体挡在了魔铃面前,「姐姐你快走,你的移动速度很快,说不定还 能有一线的生机,我还可以拖延他一会,我们不可以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快走!」

看着艾亚哥斯一步步向他们逼近,魔铃拉住了星矢的手走到悬崖边上,「跟 着我,跳!」

「姐姐我不怕死,更何况能跟你死在一起我很开心。但是,我身上还有任务 没有完成,我死了会有无数圣斗士跟着送命的,你快点找机会逃走,替我去送个 信,这样我就再也没有遗憾了。」

「嘿嘿,你们一个也走不了。星矢我要把你的头砍下来插在旗杆上示众,让 地堡中那些缩头乌龟看了之后吓得屁滚尿流。至于这个小妞嘛,所有冥斗士一定 会好好招呼你的,准保让你整晚叫唤个不停,哈哈!」艾亚哥斯说完扑向了他们。

星矢愤怒的准备迎上去,忽然身体凌空飞起,已经被魔铃拉着朝悬崖下方急 速地坠落,艾亚哥斯扑上来想要抓住他们,最终还是迟了一步,只能望崖兴叹, 一脸的沮丧。

星矢搂着魔铃腰部,只感觉两人正在不断地往下掉,眼看距离底下的河流只 有几十米了,很快俩人就将粉身碎骨。星矢深情的看了魔铃一眼,他现在最遗憾 的是就临死前没能看到姐姐的真面目,如果现在能将她的面具给摘掉就好了。

魔铃忽然从身上抽出条长鞭,右手用力往上一挥,盘住了悬崖上凸出来的一 块石头,只听嘭的一声两人暂时悬在了半空中,魔铃更是痛得叫出声来,显然手 臂有些经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停顿了没几秒,随着石屑纷纷落到了头顶,那块 凸出的石头颤动了几下之后从中间断裂,两人在尖叫声中掉到了河里!喷起了一 束巨大的水花。

两人都被强大的冲击力给拍晕了过去,随着河水飘向了下游。不知道过了多 久,星矢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头顶上阳光非常的刺眼,没想到他们终于捱过了 恐怖的黑夜,终于逃过了敌人的追杀。

星矢挣扎着站起身来,四处寻觅着魔铃的身影,幸运的是她就躺在不远处的 石滩上。星矢赶紧跑上去抱住了她,想看她会不会失去了知觉。忽然星矢心头巨 震,她、性吧首发她的面具已经在掉落河流的时候脱落了,露出了那张长年得不 到阳光照射、因此显得格外苍白的脸庞。

星矢终于可以细细端详这张面孔了,这个时刻他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老实 说魔铃长得并没有星矢想像中那么的漂亮,论五官立体她比不上身为洋马的莎尔 娜,论清丽脱俗她比不上女神纱织。但是,就是这张接近于亚洲传统女人的面孔, 却让星矢看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和喜欢,甚至还超过了对纱织的爱。这究竟 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积蓄了十几年所迸发出来的爱情呢?恐怕就连星矢自己 也没有搞懂。

现在已经入冬,虽然阳光明媚气温还是很低,看着魔铃全身都湿透了,嘴唇 更是冻得发紫,星矢赶紧将她抱了起来,着急地寻觅着一个可以取暖的地方。非 常幸运,走了一两公里终于发现前边有一间废弃了的小木屋,屋里虽然霉气熏天 灰尘厚重,但是各种设施居然一应俱全,有床铺、被褥、炊具……甚至还有个壁 炉,星矢看了不禁喜出望外。

他将魔铃轻轻放在了床上,准备脱去她身上湿渌渌的衣服。星矢站在床前犹 豫了半天,迟迟不敢动手。她、她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亲姐姐,我怎么可以观看她 的裸体呢?看到她的脸孔魔铃待会估计就要大发雷霆了,如果再碰了她的身体, 等她醒来自己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管了,这大冷的天如果不把身体给擦干,很快就会重感冒的,救人要紧! 星矢咬紧牙关,将她身上的衣裤一件件全给脱了下来,很快魔铃就一丝不挂地呈 现在了星矢的面前。星矢拿了块干布用颤抖的手替她擦拭着身体,一边欣赏着她 诱人的身体。

魔铃的肤色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由于常年习武的原因身体相当的健美。胸 型虽然没有纱织那么的完美,乳房也没有莎尔娜那么的丰满,但是胜在结实坚挺, 而且弹力十足,星矢擦拭她胸部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她的小腹非常 的扁平,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还能看到几块明显的腹肌,给人以活力四射的感 觉。

魔铃下身的阴毛相当浓密,两瓣小阴唇就像是一朵在草丛中绽放的佛兰花, 微微张开又不会显得过于的放荡。星矢咽了下口水,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 他一只手揉搓着魔铃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了下边,将手指在阴蒂和阴唇上按摩 着,底下的肉棒马上嗖的一声竖了起来。

很快魔铃的小穴就湿了起来,星矢忍不住将手指滑了进去,魔铃她还是不是 处女呢?这几年她在外边有没有和其它的男人交往?哦,很快小穴内的肉芽就将 他的手指牢牢地吸附住了,抽动起来的感觉相当的紧致,一点也不松垮,那种娇 嫩湿滑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咦,前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他手指的进入, 难道……这时候听到魔铃发出了一声呻吟,眉头还微微皱了起来。

星矢吓了一跳,性吧首发双手赶紧离开了她的身体。从小魔铃对他就相当的 严厉,平时更是不苟言笑的,星矢见到她是又敬又怕。如果让魔铃知道自己趁人 之危,那非得扒了自己的皮不可。星矢赶紧拉过被单盖住了她赤裸的身体,又跑 到外边捡了些柴火,把壁炉给点着了,屋内终于一室皆春,增添了不少的暖意。

这时只听床上传来一声嘤咛,魔铃终于醒了过来,正四处张望奇怪自己为什 么会躺在这里。星矢赶紧坐到了床边,「姐姐你终于醒啦,身体还有没有事?」

「嗯,之前救你的时候肩膀被艾亚哥斯打了一下,现在全身还使不上劲,休 养个一两天应该就没事了。哇,刚才扯着鞭子的手好痛。」魔铃从被窝里伸出了 手臂。她忽然低呼一声又把手给缩了回去,抬高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见里 面光溜溜啥也没穿,而且脸上的面具也没有了。

「星矢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魔铃冷冷的看着他,脸上还泛着红晕。

「我、我一直就坐在你身边啊。」星矢神色慌乱的说。

「你把脸凑过来,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的身体暂时还动不了。」魔铃皱 了皱眉头。

星矢半信半疑地把头伸到她的面前,「什、什么事情?是不是想要喝口水?」

只听啪啪两声轻响,星矢两边脸庞各吃了一记重重的耳光,顿时感到火辣辣 的疼痛。星矢手捂在脸上,赶紧把头收了回来,随时做好了准备逃走的准备。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魔铃冷若寒霜的问道。

「我、我不该看了你的脸……脸部对女圣斗士而言是不容亵渎的。」星矢支 支唔唔的回答。

「还有呢?」

「我、我还看了你的身体……」

「本来你看了我的脸,我就应该杀了你,更何况你还看了我的身体,真是死 一万次也不足为惜。只是打你两巴掌不算过份吧?」

星矢沮丧地摇了摇头,「一点……一点也不过份,我这是罪有应得,请姐姐 不要生气,免得气坏了身体。」

「哼,算你识相。还不快点把我的湿衣服拿去烘干,还想让我在被窝里光溜 溜地躺到什么时候?」

星矢如释重负地跑开了,捡起地上湿渌渌的衣服到壁炉边一件件地烘干。星 矢一边双手提着衣服放在壁炉边上烘干,不时的望向了床上的魔铃,心中感到既 亲切又温暖,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而且还救了自己。

「魔铃姐姐,你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不可能只是凑巧吧?」 星矢忽然想起了什么。

魔铃没有回答,她的眼睛一直望着窗外,好像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她轻 轻叹了口气,转过头来注视着星矢,「离开圣域之后,我就一直待在东京,我也 知道你跟莎织他们住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不快点跟我见面,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星矢眼圈 都发红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找我,只不过……只不过我看到你们取得了一场又一场 的胜利,你跟纱织在一起又相当的幸福,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破坏了你们之 间的宁静……」魔铃幽幽的说。

「你是我的姐姐啊,你出现只会让我们觉得高兴,一点也不会影响到我们。 除非……除非是魔铃姐姐你吃醋了?」星矢眼睛亮了起来。

魔铃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忽然大声喊了起来,「你这个小变态,跟你爸爸 简直一模一样,你还要拿着我的内裤摸到什么时候?都快让你给摸烂啦!」

星矢苦笑着瞄了她一眼,「我是一边烘干一边摸它干透了没有,我、我不是 变态。咦,姐姐,你难道见过爸爸?你之前不是说我还没出世的时候他就已经去 世了么?」

魔铃犹豫了一下,没想到刚才自己说漏了嘴,「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是 时候可以告诉你真相。你听了可不要吓晕了过去,永远记住你是一名圣斗士,嘿 嘿。你的爸爸就是——城户光政!」

「什么?」星矢手里拿着的内裤掉到了地上。

只听啪的一声,一块湿布扔到了他的脸上,魔铃正对他怒目而视,「你要是 把我的内裤给弄脏了,我就过去杀了你!哎呦,伤口好疼啊,都是让你给害的!」

星矢赶紧坐到她身边,一边伸手去按摩她的肩膀,一边焦急的催促她继续讲 下去。魔铃推开了星矢伸到被子里的手,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的爸爸,呸, 应该说这个性吧首发老东西,他的私生活就像天神宙斯一样的淫乱不堪。他喜欢 去世界各地旅游冒险,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猎艳,都会找当地的美女陪他过夜。 这家伙长得风度翩翩相当有魅力,而且又是世界上最大财团的CEO,没有哪个 女人可以抗拒他的诱惑和邀请。这个家伙非常之变态,从来不喜欢用避孕套,而 且繁衍能力异常的强大……」

「繁衍能力强大?这是什么意思?」星矢一头雾水的问道。

「笨蛋,也就是说他的精子生命力相当旺盛,任何女人跟他春宵一刻都会怀 孕,这老东西简直就是一匹种马!哼,希望你将来不会像他这样变态。言归正传, 记得我那年只有三岁,跟母亲相依为命住在崎玉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小我就没有 爸爸,母亲也从来不说他的事情。记得那天下着鹅毛大雪,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出 现在了家门口,母亲飞奔着扑到了他的怀里,两人就在我面前亲吻个不停。」

「难道、难道他就是城户光政?」星矢问道。

魔铃没有回答,「当天晚上他就住在了我家,母亲把我的被褥搬到了客厅, 她自己和那个男的睡在卧室的地板上。睡到半夜我被一阵奇怪的响声吵醒,我偷 偷地拉开房门一看,只见母亲和那个男的全身一丝不挂,两个人缠绵在了一起。 那个男的一边用他底下那根粗大的东西插着母亲,一边双手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 母亲不停的呻吟着,脸上露出了痛苦而又快乐的表情。我当时以为他是在欺负母 亲,想要冲进去制止这个家伙的暴行,没想到母亲已经注意到了我,性吧首发她 轻轻对着我摇了摇头,还示意我回去睡觉。

我一直都很听母亲的话,乖乖回到客厅睡觉了。只不过那天晚上卧室里一直 很吵,我被吵醒了很多次,到最后只能把头蒙到了被窝里。第二天那个男人离开 了,母亲伤心的哭了很久,那个男的还抱了我一下,捏了捏我的脸蛋,还要我叫 他爸爸。我死也不愿意,用力地扭动了几下,从他怀里挣脱了。「

星矢愣了半天,渐渐明白了些什么。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2015-5-3 11:1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