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双娇】(第八回)
作者:Tina33C 字数:3008

女主角

铁心兰,武林盟主铁如云之独女,南海神尼的弟子,懂得南海神掌及铁扇无 影剑,兵器:铁扇。

孙蝶,快活林的歌姬,一位武林老前辈的孙女,有一定的江湖见识,自学弯 刀刀法,兵器:流星弯月刀。

*******************************************************************

船舱建造得精巧而华丽,绝没有一寸地方浪费,也绝没有一件东西让人看不 顺眼的,走下楼梯是间精緻的起居室,船上的灯光慢慢照到湖的两边。

此刻这手上拿着杯子,杯子里倒的是楚留香平日喜欢喝的酒,他眼前是四个 美人儿。

李红袖、宋甜儿,是他的红颜知己;孙蝶和铁心兰是他刚救回来的两位绝色 美人。他在想:「只要我开口,无论那一个都会愿意来服侍我,甚或两个一起来, 又或是三个,四个一起来吧!」

楚留香心想,这不太好的,自己就不断的喝酒来麻醉自己,压抑自己的坏思 想。

此时,李红袖拿了一扇琴出来弹奏;铁心兰就借了一支洞箫,随着琴声吹奏 起来了;孙蝶则翩翩起舞。

宋甜儿说:「楚大哥,你平日经常背的那首诗,我谱了音律,不如我唱给你 听……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飘我影踪,

云彩挥去却不去,迎得一身清风.

尘沾不上心间,情牵不到此心中,

来得安去也写意,人生休说苦痛。

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

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啊……独行不必相送……独行不必相送。「

船上五人都开怀畅饮,各人都喝得醉醺醺,李红袖及宋甜儿都醉倒睡着了。

星光已升起,在如此温柔的星光下,孙蝶和铁心兰自知酒量浅,没饮太多, 但此刻她们却陶醉在彼此的美色中,孙蝶已躺入铁心兰怀里.

美酒可以喝醉人,美色也是可以使人陶醉。

铁心兰轻抚着她的柔发,轻轻道:「你总该知道,我们绝不可能永远守在一 起的。」

孙蝶道:「我知道。」

铁心兰道:「你不后悔?」

孙蝶道:「我绝不后悔,只要能让我以后有个甜蜜的回亿,就算要我死,我 也心甘情愿了。」

铁心兰不再说话,她的手滑进了孙蝶的衣服,抚摸孙蝶的乳房。

楚留香虽然不是君子,也不能再看下去了,他悄悄翻了个身,仰望着天上的 星光,星星似乎在向他眨眼。

女人与女人之间怎会相爱起来?他实在想不到!可是,女孩子到了她这种年 纪,可有谁不怀春呢?

楚留香暗暗歎息,暗暗苦笑。他似乎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错过了机会。

星光更朦胧. 楚留香只有闭上眼睛。

但他却不能塞住耳朵,过了半晌,楚留香忽然听到孙蝶道:「痒死人呀!」

楚留香忍不住扭头瞧了一眼,只见铁心兰的柔美的嘴唇,已在孙蝶裸露的身 上吻着,并轻轻的道:「小蝶,你的皮肤很柔滑……」

孙蝶道:「哎呀……哎呀……姐姐……好痒呀!」

船身忽然剧烈的动荡起来,风中传来了孙蝶销魂的呻吟声,是连绵不断的入 骨呻吟声。

过了半晌,只听铁心兰梦话般低语道:「你真……真的很美。」

楚留香心中荡漾着,又扭头去看,只见两个身体赤裸着在抱紧,颤抖着在船 尾的地版上面。

楚留香忍不住再看下去,只见孙蝶双腿已左右提起,放了在铁心兰的肩膀上。

铁心兰不停地亲吻着那放在自己肩膀上的玉足,那又笔直又柔软的玉足。

铁心兰每亲一一亲,那一只玉足便伸展着,五粒玉趾随着玉足的伸展,也一 起伸直。

两个处女的稚嫩阴户,在互相拥吻着;两片柔软的女性阴毛,则互相撩弄着。

孙蝶则闭目在享受着,享受着自己的阴户在她的身下面转动,磨擦。

铁心兰每一个动作,都活像是个男人,正在和他的女人干着,不同的是铁心 兰有一个美臀,活像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月亮,又圆又光亮的美臀,在孙蝶的两 条长腿之间抽动着。

孙蝶掩着口,在低低的喘息道:「嗯…嗯…嗯…干我吧!」

铁心兰也喘息道:「嗯…我…很喜欢干你!」

铁心兰年少时,曾偷看过一对男女在丛林中打野战,此刻她便模仿当时那个 男人的动作,用自己的阴户碰撞孙蝶的小阴户。

拍…「呀…」拍…「呀…」拍…「呀…」

拍…「呀…」拍…「呀…」拍…「呀…」

拍…「呀…」拍…「呀…」拍…「呀…」

阴户轻碰的声音,与两人的呻吟声,此起彼落,弄得楚留香的肉棒随着拍子 在动弹着。

孙蝶和铁心兰:「呀…呀…呀…

咿呀…呀…咿呀…呀…咿呀…

咿呀…呀…咿呀…呀…咿呀…「

突然,铁心兰下身故意暂为减慢动作,邪气的笑笑说:「你还想要吗?」

孙蝶哀求道:「我的好姐姐,我还要…」

孙蝶双手抓在铁心兰的肩膀上,一条修美的腿缠绕在铁心兰的玉背上轻轻撩 着。

铁心兰道:「你说清楚一点吧,你想要什么?」

孙蝶含蓄地把脸转向,看到了三个人影在偷看着,她乍看不见:「姐姐,我 还要你给我干呀!」

铁心兰道:「你真的是个欲望女孩吧!难道你不知道楚大哥他们在偷看着呜 吗?」

孙蝶道:「心兰姐,就尤得他们偷看吧!快来吧!」

铁心兰淫笑的道:「小蝶妹,快来什么呢?」

孙蝶娇媚的道:「心兰姐,快来干你的心干宝贝吧!」

铁心兰府下就亲吻着孙蝶,下身又开始抽送。

孙蝶半闭着眼睛享受着:「唔…唔…唔…」

星光下,迷雾渐渐来了,两个美人儿交欢着的情境,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与楚留香一起偷看着的李红袖及宋甜儿,忍不住不停的掩口笑着。宋甜儿忽 然也站了起来,在低迷的星光下,她年轻的少女胴体,看来晶莹如玉。

宋甜儿吃吃笑道:「楚大哥…我又要呀…来干我。」

楚留香看着宋甜儿的脸上,只带着女孩子的稚气,美丽的眼睛里,却充满了 欲望。

躺依在楚留香脚旁的李红袖,像蛇一般,慢慢地爬上来,牵起了楚留香的袍 子,头钻了进去。

李红袖二话不话,她的小口已为楚留香的棒子在吞吐着了。

楚留香叹声道:「你在下面…弄得我…快受不了!」

宋甜儿埋怨道:「唉吔…气死人了!红袖姐,每次都是被你捷足先登的!」

楚留香喘嘘嘘道:「甜儿,来来来…我给你吻胸吧!」

宋甜儿便站到楚留香身旁,楚留香便在她那个小小的肉团上吻着,那是宋甜 儿一生中感到最幸福的事,她拥着楚留香的头,闭起眼睛享受。

李红袖的玉手也不忘为好姊妹的小穴撩弄,宋甜儿被两人上吻下撩,口中不 断发出呻吟声。

楚留香又不知不觉的在偷看着铁心兰和孙蝶,那一对正在交欢的绝色美人胴 体,那对已二合为一的胴体.

他看着她们,幻想自己在孙蝶上面,男上女下的干着她。

楚留香又在想,究竟女人何以会爱上了女人,她们怎可能不需要男人呢?

又或者她们在没有找到男人时,才需要女人来安慰她们?如果她们找着一个 像我这样的男人,来爱护她们,她们或者根本再不用找女人交欢了!

楚留香心中的疑惑像已解除了,心情一放松,便连同棒棒的压力也释放了在 李红袖的口中。

连场大战过后,帆船又荡人浓浓的夜色中,夜色已浓,浓雾反而淡了些。